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不明觉贵”的新加坡

2014-09-10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于文轩,南洋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系助理教授。

经济学人信息部(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近日公布了2014全球主要城市生活成本排行榜,新加坡一跃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这一消息引起了新加坡民众的议论。不少民众借此表达自己对近年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忧虑和不满。作为多年从事绩效测评和排行的研究人员来说,新闻媒体其实有义务对这一排名进行详细的介绍和解读,说明这一排名的目的、适用对象和方法论,而不至于对公众产生误导。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政府和民众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的绩效信息,公立中小学学校教育质量、大学教育排行、企业经营环境和国家竞争力是大家最为熟悉的例子。这些排行榜对政府做出决策非常有帮助。但是太多的信息也会令人产生混淆,不同的排行榜经常会出现差异极大,甚至完全相反的结果,反而增加了决策的难度,甚至对决策产生负面影响。

    在笔者刚刚和同事完成的一项研究里,我们特别关注有可能产生冲突信息的各类排行。我们指出决策者和民众特别需要考察不同信息来源、不同排行榜之间的差异,审视他们的适用范围,排行的目的,研究的有效性、可依赖性。如果我们稍微多了解一下EIU所做的这个城市生活成本排行,我们可能就会发现,新加坡其实是“不明觉贵”(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觉得贵)了。

    EIU每年进行的这项研究其实并不是针对普通民众的生活成本,而是针对跨国公司外派人员的。这些跨国公司的外派人员很多都是中高层管理者。他们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在所在国家都属于中等偏上。EIU的研究以美国纽约市为基准,每个城市选取了167项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这167项产品和服务被分到包括购物、酒精饮料、家居用品、个人护理、烟草、水电费、衣物、保姆、娱乐和休闲、交通及房租、国际学校、健康和体育以及商务差旅在内的13个类别。也就是说,每项平均只有13项。按照EIU网站上的说明,只有前10个类别的商品和服务被统计到指数里面。有海外生活经验的朋友都知道,这样的比较可能是具有误导性的。先撇开外派人员不说,哪些商品和服务被统计都会影响统计结果。比方说纽约的樱桃1美元1磅,同样的樱桃到新加坡价格可能要翻八倍了,但在纽约想吃到山竹和榴莲是非常不容易的。

    笔者在南洋理工大学学校食堂,花了不到3美元就可以吃一大碗美味的兰州牛肉拉面,这在美国纽约是断断不可能的。在很多幅员辽阔的国家比如说美国,私人小汽车是生活必需品,在新加坡这可是相当奢侈的消费品。至于服装,不同品牌产地的服装是差别极大的。此外,还有一个需要考量的重要因素是生活成本占收入的比例。没有任何信息显示EIU有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

    即使是出自同样的目的,采用相近的研究方法,不同的排名也会出现相当不同的结果。著名人力资源咨询公司美世(Mercer)每年也进行同样的世界城市生活成本排名。在他们公布的2013/14世界生活成本排名里,日本东京排第三名,新加坡排第五名,香港排第六名。通过这样的比较和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即使以外派跨国公司人员的生活水平来看,新加坡也未必是最贵的。

    对于公众而言,要对各种排行榜有理性客观的认识,不要被误导。对于媒体而言,要尽可能做出较为详细的说明和澄清;作为排行榜的制定者而言,则需要提高研究的透明度,以提高公信力;对于政府而言,就需要综合各方面的信息做出判断和决策。

    新加坡的普通民众没有必要为EIU将新加坡列为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而担心,这个排名离大多数新加坡民众的生活相距甚远。但是,新加坡政府却不可以掉以轻心,因为这个排名可能会影响跨国公司投资和人员外派及雇佣的选择,影响外国专业人士工作地点的选择。这个排名对普通民众心理的影响也不容忽视。然而,政府和民众需要理智和清醒地认识到生活成本只是公司和个人决策的诸多要素之一。

    是否有好的经商和生活环境,是否有企业和个人不断发展、繁荣的机会,比生活成本要重要的多。至于普通民众对生活成本上涨的担忧,政府应该坚持自己已有面向长远的优质政策,即使这些政策可能会导致结构性的生活成本的上升。政府最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进一步发展经济,促进就业,不断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和削减贫富差距。

    总而言之,有信息比没有信息好,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去芜存菁,做出明智的决策。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