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罗马天主教教皇:在美国国会都说了些什么?

2015-10-17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罗马天主教教皇:在美国国会都说了些什么?

教皇简介

(弗朗西斯一世,尊号方济各,1936年12月17日出生于阿根廷,是现任教宗(第266任),本名豪尔赫·马里奥·贝戈利奥(西班牙     语:Jorge Mario Bergoglio),耶稣会会士。他拥有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的化学硕士学位,并在之后决定加入神职人员之列。1969年,他被     按立为耶稣会的神父,1992年被按立为主教。1997年,他被任命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助理总主教。2001年2月21日,他被选入枢机主教         团。在2013年3月14日获选为教宗,成为首位出身于美洲(西半球)、南半球与耶稣会的教宗,也是继额我略三世后一千二百年来,首位非     欧洲出身的教宗。


导读:

      9月末,国内各新闻媒体都是习大大访美的报道,而美国媒体在习大大访美的期间大篇幅报道的,却是罗马天主教教皇弗朗西斯一世访问美国事件。罗马天主教教皇弗朗西斯一世,即方济各,是第一位耶稣会教皇,也是第一位拉丁美洲教皇。弗朗西斯教皇于当地时间9月24日,在美国国会发表了一个历史性演讲,成为第一个在美国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讲话的罗马天主教会首脑。

      教皇演讲的主题涉及到当今世界的严峻问题。众所周知,现今世界仍不太平。宗教暴力、难民、死刑和种族歧视等问题都在威胁着和平与发展。值得一提的是,教皇演讲的同一天,千万穆斯林赴麦加朝圣又发生踩踏事件,死亡人数超过700人。另外,9月初,一个叙利亚难民小孩在偷渡到欧洲的过程中因船超载倾翻而溺水身亡,摊尸海滩的照片也震惊全球。这重新引发全球对难民问题的思考。最近的种种国际事件,更加显示了教皇决定接受国会邀请,发表此次演讲的必要性。


      作为一个移民的儿子,教皇在演讲中呼吁美国,这个拥有1200万非法移民的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以公正和人道的方式对待移民和难民。同时他还提到了死刑、和平等世界性问题。

(图为罗马天主教教皇弗朗西斯一世)



以下为演讲原文:

副总统,尊敬的国会成员,亲爱的朋友们:

      我非常感谢能够接受你们的邀请,在这“自由与勇气之国”的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讲。为什么我今天要站在这里呢?因为我觉得,我自己也是这片伟大领土的孩子。这片土地给予了我们太多,我们也应该对她肩负起共同的责任。

      每一个国家中的每一个公民,都有一个使命,都要承担个人责任与社会责任。作为国会成员,你们的责任就是通过立法活动,促进这个国家壮大为一个民族。作为这个国家的门面、国民的代表,你们所被要求的,是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和严格的自律要求,追求共同利益,保卫和维护好你们同胞的尊严。这也正是所有政治家的首要目标。一个政治社会之所以能够持续下去,离不开这个社会的人把满足公众的共同需求作为一种使命。通过鼓励其所有成员的发展,特别是刺激鼓励成员中的弱势群体的发展,这个社会才能达到一种大同的境界。立法总是为人民服务的。为此,你们受人民选举所托,更应当为人民服务、受人民要求、为人民召集。

      你们的立法工作让我从两个方面想起了伟大的摩西(译者注:据《圣经》记载,摩西曾亲自和上帝接谈,受他的启示,领导希伯来民族从埃及迁徙到巴勒斯坦,解脱他们的奴隶生活)。一方面,这位以色列民族的领袖及立法者,是各民族希望通过立法的方式保证民族统一愿景的象征;另一方面,伟大的摩西引导着我们直接享受主的恩泽,也因此让我们人类能享受世上超越其他生物的高贵地位。摩西给予了我们一个立法工作的很好的总结,那就是“以立法的方式,维护主在每个人面容上塑造的形象”(you are asked to protect, by means of the law, the image and likeness fashioned by God on every human face)。

      今天我的演讲不仅是针对你们展开的,还想通过你们,把我想说的话传播给整个美国民族。鉴于人民的代表和我今天都在这里,我想借此机会跟全体美国民众对话。

      我想跟千千万万为了家庭生计和美好未来而挣扎拼搏的善男信女对话。这些人不仅仅担心着家庭个人的问题,还用自己朴素的方式默默地维持着社会的生命力。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展示着与社会休戚与共的信念,也创立了许许多多组织,来帮助比他们更困难的人。

      同时我也想跟许多老年人交流。他们阅历丰富,足智多谋,以不同的方式,尤其是参加志愿活动,分享着他们的故事与思想。我了解到他们很多都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了,但仍然很活跃,勤勤恳恳地为建设国家做贡献。

      我也想跟年轻人聊聊天。他们为自己伟大且高尚的理想奋斗着,遇诱惑不堕落,遇困难不退缩。

      我想跟你们所有人交流,想让这些话深深地印在你们脑海中。


      我这次来到美国,刚好碰上一些深受善男信女怀念的伟大的美国人的纪念日。

      这些伟大的美国人,不管历史多么错综复杂,或是人性的弱点多么明显,通过他们的勤奋工作和自我牺牲,创造了更美好的未来。在这过程中,他们有些还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塑造了将永存于美国民族精神的根本价值。而一个民族,如果具备这种精神,那么在布满危机、压力或冲突的道路上,她总会找到劈断荆棘的利器,昂首挺胸地向未来迈进。这些美国人给予了我们面对现实、反映现实的方法。纪念他们的过程中,我们能受到鼓舞,甚至在冲突中也是如此。在这里,在现在的每一天,我们都能领略到最深厚的文化蕴涵。

      在这些伟大的美国人当中,我今天想说说其中的四位。他们分别是: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多萝西·戴(Dorothy Day),还有托马斯·默顿(Thomas Merton)。


      今年是林肯总统(译者注: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第16任总统,首位共和党籍总统,也是美国最有作为的总统之一。他废除了叛乱各州的奴隶制度。内战结束后不久,遇刺身亡)被刺杀的第150周年,他是自由的捍卫者。为了那句“在主的保佑下,这个国家会重获自由”(this nation, under God, [might]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他不辞劳苦地奋斗着。建设一个自由的未来,要求我们每个人具备对共同利益的大爱以及本着辅助精神和团结精神进行合作。

      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也很担心动荡的国际社会及政治现状。我们的世界充斥着越来越多的暴力冲突、仇恨和残酷暴行,有些甚至是以主和宗教的名义进行的。我们都知道,宗教免不了让一些人产生个人幻想和意识形态的极端主义。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密切注意每一种严格奉行宗教的主义,不论是宗教的形式还是其他形式。我们要求一个精致的平衡来对抗暴力罪行。在对抗以宗教、意识形态、经济体系的名义进行的暴力罪行的同时,我们还要保障宗教自由、思想自由、个人自由。同时还有一个倾向是我们必须特别提防的,那就是简单地分成好与坏,或者功臣与罪人的过分简化主义。当今世界的不同发展,迫使我们要面对不同形式的两极分化,而这些分化将整个世界分成两个阵营,影响着我们的同胞。众所周知,在努力摆脱外敌的时候,我们容易在内部树敌。有些人认为,代替暴君和谋杀犯的最好方法是去模仿他们的敌意与暴力。但这是你们作为一个民族,所应该摒弃的。

      对于敌意和暴力,我们的回应必须是充满希望和治愈的,是和平与正义的。我们要鼓起勇气和智慧来解决今日许多关于地缘政治和经济的危机。即便在发达国家,不公正体系和行为的影响也是很明显的。我们必须为了重塑希望、纠正错误、信守承诺,为了促进个人福祉和民族的美好发展而努力。我们必须作为一个整体前进,以一种全新的友爱和团结的精神,本着谋求共同利益的目的进行慷慨合作。

      我们今天面临的挑战要求我们号召大家发扬团结合作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已经在美国历史长河里战胜了许多的困难。这些挑战的复杂性、严峻性以及紧迫性都要求我们穷尽我们的资源和智慧,求同存异,致力于支持彼此。

      在这片土地上,各种各样的宗教派别对于社会的建设和发展都有着巨大的贡献。古往今来,这对于信仰的声音能被传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信仰的声音,是友爱的声音,是尽力为每个个体和每个社会带去福祉的声音。我们所提倡的这种合作,对于消除全球范围内的新形式奴隶主义和严重的非正义,是非常有力的途径。消除这些行为,只能靠新政策和新形式的社会共识,而不能依赖以暴制暴的方式。

      政治是我们共同生存所必需的一种表达方式。通过政治,我们要建立起一个伟大的共同利益体。在这个共同利益体中,我们可能会牺牲某些特定利益,以一种公平与和平的方式,分享这个共同体的商品、利益和社会生活。我不低估建立这个共同利益体的难度,但我鼓励你们要往这方面努力。

      在这里我想到了五十年前,马丁·路德·金(译者注:马丁·路得·金是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他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1963年,他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是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发起的从塞尔玛到蒙哥马利的运动,来实现他那希望非裔美国人拥有完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梦想。这个梦想直至今天,仍然在激励着我们所有人。令我高兴的是,美国今天仍然是很多人心中的“梦想”之国。是梦想,让人们去行动,去参与,去贡献!是梦想,唤醒了一个民族生命力中最深厚和最真实的部分!

      几百年来,成千上万的人来到这片土地追求梦想,梦想着能建设一个自由的未来。我们,作为这片土地的人民,并不惧怕外来者,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曾经是外来者。之所以想提到这个,是因为我自己也是移民者的儿子,当然知道你们其中的许多人也是移民者的后代。可悲的是,在这里定居的时间比我们久得多的原住民的权利往往不能得到尊重。对于这些人民和他们的国家,我,抱着一颗美国奉行民主主义的心,想再次对你们表示我最高的尊重和感激。过去,人们最初的接触往往是动荡和暴力的,但是很难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过去的对错。我们必须尽可能公平和正义地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因为我们教育新一代不能冷漠对待我们的“邻居”和周围的一切。建设一个国家,要求我们认识到,我们与其他人息息相关,要与别人好好相处,消除敌意,互惠互助,不断努力做到最好。而我有信心我们能做到这一点。

      二战以来,我们的世界正面临着大量的难民危机。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诸多艰难的抉择。美国这片土地也不例外。千千万万的民众为了给自己和他们所爱的人更好的生活,为了获取更好的机会,不辞辛苦涌向北部。这难道不是我们为自己的孩子想要做的事情吗?获取更好的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不能仅仅关注这些难民的数量,而应该从他们个人出发,见其所见,听其所听,尽力去帮助他们,本着人道、正义和友爱的心去帮助他们。我们还应该避免一种普遍的倾向,那就是“摒弃任何麻烦”。让我们记住这条黄金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Do unto others as you would have them do unto you 马太福音 7:12)

      这条法则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让我们怀着一颗自己渴望被珍视的情怀去对待他人,让我们同样为他人寻找自己渴望的机遇,让我们去帮助他人成长,就像是渴望自己成长那样。总之,如果我们想要平安,那我们就要给予他人平安;如果我们想要生命,那我们就要给予他人生命;如果我们想要机遇,那我们就要给他人创造机会。这条用在他人身上的标准总有一天也会用来测量我们自己。这个黄金法则总是提醒我们,在人类生命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有保卫生命的责任。

      我自从事神职以来,就一直坚守这份信念,在不同层次上倡导全球的死刑的废除。我坚信这是最好的信念,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神圣的,每一个人都被赋予不可剥夺的尊严,那些被定罪的人得以改造对社会才有益。最近,我们的主教在这里,也就是美国,再次要求废除死刑。我不仅支持他们,而且我也鼓励他们相信正义,相信必要的惩罚不会磨灭正能量和罪犯得以改造的目标。

      当社会的关注如此重要的时候,我不能不提多萝西(译者注:多萝西?海特,被奥巴马誉为美国“民权运动教母”,早在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表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时就已经站其身旁,她终身未嫁,为社会平等事业奋斗了八十年),这位创建了天主教工人运动的天主之仆。她的社会行动、她为正义的激情、为被压迫事业的激情都是因主的福音、她的信念以及圣人的先例而启发。

      这个领域在世界的许多地区已经取得了多大的进步!在第三个千禧年的开始有多少努力投入在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我知道你们在分享着我的信念,但还有很多努力需要我们去做,而且在全球经济危机困难时期,不容有失。同时,我鼓励你们要记住我们周围那些被囚困在贫穷里的人们。他们也需要给予希望。消除贫困与饥饿的斗争将持续不断,尤其是要从根本上出发。我也知道许多美国人在今天,正如过去一样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毫无疑问,要解决这种问题,财富的创造和分配至关重要。自然资源的正确使用、科学技术的合理应用以及企业精神的塑造,是建设现代性、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经济制度时必不可少的因素。“商业是崇高的产业,涉及创造财富并改变世界。它可以将其开展业务的领域创造成硕果累累的繁华圈,尤其是如果它见证了作为服务于公共利益地核心部分——创造就业机会。”这项公共利益还惠及地球,我最近写了一篇以“与全人类讨论我们共同的家园”为中心主题的文章。“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可以囊括每个人的对话,因为我们现在经历的环境的挑战以及人性的根源正在影响我们所有人。”

      在《愿你受赞颂》(Laudato Si’)中,我呼吁大家勇敢地、负责任地为“重定我们脚步的方向”而努力,并且尽力避免人类活动引起环境恶化带来的严重影响。我坚信我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并且我毫不怀疑美国以及国会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现在是时候以勇敢的行为和决策,实现“关怀的文化”以及“通过综合性方法消除贫困、恢复对那些被否定的人的尊严,同时保护大自然”。我们有限制和引导科技的自主性必要”;“制定……发展并限制我们的权利的智能方式”;并把技术“投入在另一种进步类型的服务当中,而这种服务会更健康、更人性化、更社会化、更综合化”。在这方面,我相信美国接触的学术和研究机构可以在未来几年做出重大的贡献。

      一个世纪以前,被教皇本笃十五世称为“毫无意义的屠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另一位著名的美国人诞生了:西多会修士托马斯·默顿。他集中了精神灵感的来源并给许多人指引了方向。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以上帝的肖像,我是自然的馈赠,在我出生的世人的眼中,我只是我自己暴力行为和自私人性的囚徒。这个世界就是地狱的写照,充满了像我一样的人类,热爱上帝却又憎恨他;生来爱他,却又恐惧绝望地在自相矛盾的饥饿里活着”。默顿首先是一位祈祷者,又是一位挑战自己时代的信条,为每个灵魂与教会开辟新天地的思想家。同时他也是一位善于对话的人,促进民族与宗教之间的和平。

      从这种交流的角度来说,我想最近几个月所做的努力,有助于克服与过去惨痛经历相关的历史分歧。以任何可能的方式牵线搭桥引导以及帮助他人,是我的职责所在。促使两个有争执的国家以最正当的理由展现未来共同的机会,需要勇气和胆识。优秀的政治领袖应当将所有人的利益铭记在心,以一种开放的和务实的精神把握时机。优秀的政治领袖总是选择开创进程而不是占有空间。(参见:《福音的喜乐》Evangelii Gaudium 222-223)

      处于对话与和平之中也意味着真正决心减少并从长远的最终消灭贯穿世界的武装冲突。在这里我们必须扪心自问:为什么会把致命性的武器卖给那些计划给个人和社会制造无尽痛苦的组织?遗憾的是,答案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只是为了钱而已。这浸透了鲜血的钱,常常浸渍的是无辜者的血。我们的沉默是可耻的,是有罪,面对问题和制止武器交易是我们的责任所在。

      这片土地上的三儿一女,这四个人,这四个梦想:渴望自由的林肯;追求梦想多元化和非排他性自由的马丁·路德·金;伸张社会正义和捍卫人权的多萝西;致力于与上帝坦诚对话的托马斯·默顿。

      这四位是美国人民的代表!

      我将在费城结束访问贵国的旅程,在那里我将参加天主教的世界家庭会议。我希望通过我的访问,这个“家庭”会成为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家庭在建设这个国家时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对它的支持和鼓励是多么值得!尽管我还是无法掩藏对这个大家庭的担忧。它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且从内到外的威胁。婚姻和家庭是基础,而这种基本关系却受到质疑。首要的是,我必须重申家庭生活是那么的重要、丰富和美好。

      我尤其要号召大家关注那些最易受伤害的成员,以及家里年轻的成员。对他们而言,未来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却似乎迷失了方向,漫无目的地徘徊着,沉陷在暴力、虐待和绝望的迷宫里。他们的问题就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我们要共同面对困难,要与他们沟通并且寻找有效的解决方案。在过度简化的风险下,我们可以说我们所处的文化迫使年轻人选择不成家,因为他们缺乏对未来的可能性,同时又从这文化中发现许多未来的选择。

      如果一个国家可以像林肯那样去捍卫自由;像马丁·路德·金那样为了实现为自己的兄弟姐妹谋求权利的梦想而努力;像多萝西不懈努力地争取正义并消除压迫;像托马斯·默顿那样将信仰变成对话世界与寻求和平的工具时,这个国家就是伟大的。

      在这些话语中,我都力求展示美国文化遗产和美国人民精神的丰富性。既然这片土地已经激发了很多人追梦,那我希望美国精神可以持续发展并不断壮大,使尽可能多的年轻人可以继承根植在这片土地上的精神。

      愿主保佑美利坚!


    (来源网络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