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习近平为什么号召学习王阳明?

2015-06-15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习近平为什么号召学习王阳明?

作者 刘浩锋

王阳明又称王守仁(1472-1529),汉族,浙江余姚人。字伯安,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故又称王阳明。中国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家、、道家,而且能够统军征战,王阳明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封“先儒”,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
“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这是中国文化发展到儒释道合一的高峰后,宋明心学的高度概述。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倡导国学复兴,重视传统国学智慧,还说:“景仰龙场悟道的王阳明先生”,赞誉“王阳明真正做到了知行合一”,认为“古代优秀文化值得自豪,要把文化变成一种内生的源泉动力,作为我们的营养,像古代圣贤那样格物穷理、知行合一、经世致用,”号召学习、敬仰王阳明,这是有深刻内涵与现实意义的。
西方天体科学最大的缺陷是,没有继承古希腊哲人的认知道统,将天或者神作为一个大生命来研究。他们忽略了苏格拉底、柏拉图的思想:“神或上帝是虚空中永恒大写的人”。不知道这是对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经典解读。
运用形式逻辑思维范式与分析方法,将宏大的世界,通过假设范畴再求证还原,这是中西文化早期共同的特征。西方自从亚里士多德开创了形式逻辑三段论开始,后人将形式逻辑用来研究上帝的问题。这与儒家的认识论“格物致知”是异曲同工之妙。然而,儒家在董仲舒之后,形式逻辑文化受到了创伤夭折,并没有继续发展出形式化、符号化的数理形式逻辑语言体系。西方则通过布尔、弗雷格、罗素等的努力创建了现代科技的基础数理形式逻辑系统。这种逻辑系统的优点在于能够引导事物朝精细化方向发展。它的缺陷在于,数理模型越精致,论域越窄,运用范围约局促。以致,它只能发现局部真相,而不能发现整体真相。只能发现一定条件下的物理规律,而不能发现符合宇宙整体运行秩序的普遍真理。
著名的“霍金悖论”是怎么形成的?霍金自己不知道。中西很多顶级科学家更不知道。“和学”的第七卷《宇宙生命科学》一书指出:霍金的局限在于,他缺失哲学上的升华,以致不能认知宇宙是个巨大生命体,只是把宇宙作为器物世界分割化去研究,而不能整体性把握。所以,他无法理解载着信息的光线进入黑洞后,失去联系了的缘故,而佛学作出了“隔阴之迷”的生命学解释。整体性把握是个科学难题。因为人类无法视觉观察到宇宙整体。
传统通过天启或天降觉悟真理的圣人来布道。而科学不仅是分科之学,而是只有能够获得逻辑推理成立的才是科学,它对一切不能逻辑论证出来的事物是持批评质疑否定态度的。科学与宗教的割裂也正是两者认知事物思维方式与方法论的不同形成的。两者都有合理性。但是,这个状态,随着“和学”的诞生圆满解决了。
和学通过数学与逻辑的双重论证,将传统宗教的核心智慧提升到了宇宙生命科学的高度,也是整体性科学高度。(参见“天道是宇宙真理的数学逻辑学以及自然物理证明”,该文参加了中国逻辑学会在中山大学举行的“2011年第九次全国科学逻辑研讨会”论文集)而西方科学只是局部有限的科学。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只有在论域为宇宙的时候,两者在逻辑上才能等同。或者说,这个时候,形式逻辑也即是辩证逻辑。(具体参见刘浩锋著:《和学——中国文化传承与开新》,九州出版社,2013版)
其实,每个生命都有黑洞。不同层级的生命有不同的黑洞。为什么?
西方学术范式只能把握局部真相物理,无法洞察整体真相真理
我常说,西方学术范式的局限导致它只能把握局部的物理,而不能洞察整体的真理。
只能把握局部真相,而无法洞察整体真相。这个范式,就是分析思维形成的分析哲学,以及相应的方法论、价值认知的局限。古希腊有综合哲学的道统,但在西方没有发扬光大。就像中国先秦有分析哲学的道统,但没有在中国发扬光大一样。这与东西方现阶段不可能同时天亮一样,是自然之理。除非地球成长为恒星大生命,这叫自性光明了。
警察与小偷跑步,警察只有速度快过小偷才能超越小偷进行抓捕。同理,能够捕捉到光线的事物,一定是比光线更快运动的事物。宇宙中,有什么比光线更快呢?爱因斯坦认为,比光线更快的事物,在自然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爱因斯坦的局限在于,它发现了质能守恒定律,但由于它不懂得宇宙阴阳法则与事物普遍蕴含的矛盾属性,他竟然拒绝认同后来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数学家纳什的“纳什均衡”又称“纳什悖论”原理。所以,爱因斯坦不懂得与之截然相反地宗教文化普遍蕴含的“心能守恒原理”。就像人们只懂得“物极必反”,而不懂“心极必反”一样。这一点,中国宋明理学心学都早已辩证贯通。佛学的“色空循环原理”其实蕴含着“物极必反与心极必反、质能守恒与心能守恒”等科学原理。
纳什这个原理将整个欧洲文艺复兴以降树建的理性人基础上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政治学经济学构成了直接颠覆。它首先证明了以往自由主义认定的真理“每个利己主义者追求利益最大化最后实现全社会利益最大化”的论证是伪科学。这导致了亚当斯密以来西方经济学的基础性崩溃。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不过是自由主义经济学假设的翻版。这种经济学只会导致经济周期的两极分化,除此之外,要维系系统的运行,不得不通过数学论域的拓展来弥补,这一思维方式与方法论,导致了欧洲文明文化的扩张性。无论是军事沙文主义、地理殖民主义、市场殖民主义、金融霸权主义、政治霸权主义根深蒂固的源头在此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的局限,“和学”称此为“西方文化自性危机”(参见刘浩锋著:《和学——中国文化传承与开新》,九州出版社,2013版)。它的科学表现,是数理界一直无解的悖论问题。
著名思想家何新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思想界纵横驰骋,就是因为远远超过一般教授学者,不仅发现了西方文化普遍存在的悖论的困境,并试图去解决,而且,深察到佛学关于心的奥秘。而学术界大多数人并没有认知到这个深刻的基础性层面,处于西方文化中心主义下的“只能由之而不能完整知之”的洗脑受控制状态,或者说这是文化殖民的特征。或者停留在拜物主义教条中误入歧途。
前者而言,悖论是西方数学界逻辑学科学界渴盼解决,却一直未能解决的大困境。爱因斯坦、霍金也好,钱学森也罢,之所以都未完成“大统一场”论,就是因为形式逻辑工具的局限所致,它只能构造简单的巨型系统,而无法构建复杂性巨型系统。一切复杂性系统都必须是接纳矛盾的系统。不能完整懂得形式逻辑的优缺点所在,不能理解掌握辩证逻辑,不能用辩证逻辑驾驭形式逻辑创建理论系统,那么,学院派也罢,民间学者也罢,任何号称构成大统一理论的都是伪学。
宇宙黑洞是大生命心轮运动的物理现象
和学第七卷《宇宙生命科学》,本质是心灵科学的学术著作。它得以成立的科学基础在于“心能守恒与心极必反原理”。
科学的物理实验证明了,光线是自然世界运动的极限。然而,古老的宗教智慧指出了,比光线更快的心意识的运行速度。或者是阴性能量、信息的运动速度。与之相反的是阳性能量。当你发深广的大慈悲心、菩提心、大爱心的时候,你就已经和整个宇宙构成了一一对应的几何关系,实现了天人合一。所以,生命的心意识速度是光速无法比拟的。
道学、佛学、耶回犹学都有因果论,其实这就是对心意识跨越时空运行状态的论述。所谓,种什么因造什么果,当你发心动念在做任何事情时,已经在宇宙中种下了超越时空的果。成佛成圣也是修炼修心种的宇宙性的正果,好比是宇宙大树上的圆满果实。发圆满的普提心大慈悲心才能与宇宙一一对应,才能修成圆满的正果。不发圆满的菩提心大慈悲心,自然得到的果报不圆满,是畸形的果。彗星为何是魔星灾星?就是因为如此。故《楞严经》说“行善不发菩提心是为行魔道”。东方闪电、一贯道、中功如此,热衷于清算的法LUN功更是如此,末法时期的当代很多儒释道耶回修行人还是如此。失道已久,道心惟危,他们不懂得如何去实现天人合一。当代科学美学界将天人合一作为玄学伪科学则是以西方范式来衡量所致,这是文化殖民洗脑后的状态。都是末法时代的必然精神现象。
《金刚经》为何说“降心成佛”成就宇宙正果?就是因为发大圆满菩提心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在心极必反与心能守恒原理的运作下,能够吸纳宇宙物质能量进入黑洞,包括光线,使之创新成为新一个宇宙婴儿。
因此,宇宙中黑洞的诞生与消失,是见证大生命在修炼过程中的表现心意识的运动过程。或者说,就是科学解读了为何“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的原理。
银河系中心必有大黑洞。任何星辰都有黑洞。彗星也有黑洞。彗星作为畸形果报,在天界的灵魂是兽形。降落转世人间必然是兴风作浪。有魔在人间,必然有圣降临,才能降魔成圣救度众生。
只要有心意识运动的生命,都存在大小不一的黑洞。黑洞是阴性能量与阳性能量的转化通道。是意识与物质的转化通道。如果粒子中有细小的黑洞,那么,证明粒子里有各种生命形式。从宇宙生命科学而言,星空中的黑洞这是一种生命现象,而不仅是物理现象。只有把它理解为生命现象,才能科学解释“霍金悖论”与生命的轮回造化运行。
因此,儒释道耶回犹梵神等人类的几大宗教都是教人如何行大善,去实现天人合一、神人合一、梵天合一、真主合一、上帝合一。他们知道,只有合一,才能修成宇宙大树的正果,才能通过黑洞创造新的虚空中更大的生命体,获得星空中的大自由大福祉。这个过程就是觉道成道正果的过程。
随着西方哲学美学陷入价值虚无主义的困境。世界亟待掀起一场新的全球的文艺复兴。它的根本目标就在于通过文艺再现文以载道的方式,觉醒生命运行真相,阐释真理,实现自渡渡人,既缔造和谐与和平的人类社会,也不断成就星空中的巨人。
呜呼,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今日可以重现天理,重建科学秩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