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说说正能量

2015-04-1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今天一早,看到一位老师的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这样一段话“经常听到正能量这个词,但我一直不理解真正的意思,是积极心态吗?只要你消沉,你抱怨,你无奈,你指责,你痛骂,就有人跳出来,要你传播正能量!我就奇怪了,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全是正能量,那是奥特曼吧,你说呢?”对于“全是正能量”这句话,我深以为然。

但对于抱怨、指责别人、无奈、痛骂这四词,我想说,这不是情绪能量范畴,这是行为范畴,就算是有所谓“负面”情绪,也不一定会做出上述无益于自己及他人的行为,而且这四种是典型的弱势群体行为。关于行为层面,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今天来专门谈一谈“正能量”这个词。

现如今,“正能量”这个词被人们广为传播和使用。但是,不疑不悟、小疑小悟、大疑大悟,我们对正能量这个词理解得到底是不是更有利于我们自己的成长、更有利于我们的状态提升呢?我倒认为,其实情绪及情感本无正负之分。我们倒不如把正能量理解为高能量。

所有情绪及情感都是需要的,都是好的,都应该是被允许的。没有阴天怎么有晴天?没有黑夜怎么有黎明?没有死怎么会有生?没有悲伤怎么会有快乐?其实这些对立面本就是一体,或者说就是一,不可分割,排斥掉任何一方,另一方也将不复存在。除非你已从二元世界开悟进入到了一元世界,否则永远不可能走出二元本为一体的自然规律。

美国著名心理学教授大卫霍金斯曾经花了三十年时间,研究出了人类各种情感和情绪的能量等级(如图),在这个研究成果中,也并未把能量分为正负,最低也是正20。所以,看来在心理学专家眼里,能量也只有高低之分,而没有正负之分。也可以这样说,从这个表格上看,所有的能量都是正的,为啥这么说呢,我是这么想的:一个人只要有情绪,不管是啥情绪,最起码说明这人还没有完全麻木如行尸走肉,或最起码说明这人还没挂。

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总是被告之或教育:愤怒不好,不要愤怒;悲伤不好,莫要悲伤;消极不好,不要消极;男子汉,不要哭……所以,人们从小就被压抑了很多种情绪,而这些被压抑了的情绪迟早会以其它形式表现如来,如身体疾病、更大的情绪爆发等。所以,这些情绪是不能被压抑的(但这些情绪的表达或呈现的方法,需要符合系统平衡)。

人尤其不能压抑的情绪是愤怒,所以我们才会在媒体上看到一些案例,某些平时脾气特别好的人表现特别乖的人,一旦爆发起来会放火、会杀人。

其实,所有的情绪都是好的,都是有助于我们觉察、提升和成长的,如果觉察力够强,基本每一个所谓“负面”情绪出现时,都是个人成长的大好机会。每一种情绪背后都是一份提醒或是一份礼物,如果疏导运用好了都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生命养料。

比如,我在微信朋友圈及新浪微博里里发过这样一段话“关于委屈感这种情绪:委屈感是一种小孩子才会有的情绪,或是说内心还未成年的一种情绪,成年人没有委屈感,只有小孩子才有委屈感,成年人只有感恩,没有委屈。在职场上或在生活中,如果经常有委屈感这样的情绪,说明内心还没有真正成熟和长大,这时就是觉察和成长的时机。”

再比如惭愧、内疚、遗憾、后悔这些情绪,都是提醒我们:在已经完结的事里尚有未完结的部份。这些情绪是指引方向的,若明白了它们的意思,它们能转化成为力量去推动拥有者把未完结的部分完成。

又比如悲伤,悲伤是提醒我们,之前(大部分的可能是三岁之前的幼年)的悲伤情绪还没有处理完结,要去完结它。我以前是一个特别容易悲伤的人,我的好朋友、国际NLP导师班的同学王国峰导师说“瑞萍以前就是个万能哭”,因为我以前特别喜欢哭,有一次课上分组做个案练习,正好和国峰一组,做着做着就哭了,一哭哭了一个小时,把王导吓坏了。后来参加时间线治疗师国际认证学习时,在课程上做练习,通过探索潜意识走回到我六个月大的时候,把那次事件所遗留的大量悲伤情绪做了非常好的处理。现在已经被王导称为“万能笑”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以前也认为悲伤不好,一悲伤就逃避,而且我以前是典型的九型人格七号,逃避的本事比大多世人强上一万倍,结果越逃越严重。后来通过不断的学习,不再逃了,转身直接面对,走近、走进我的悲伤,深深地拥抱和接纳我的悲伤,于是,悲伤就慢慢弱化及消失了。

对于那些所谓“负面”情绪,越是反抗、越是逃避,其实越是给它一份强大的反作用力,就等于是把它喂养得越加强大。

正因为有了这些深深的自我成长感悟,我曾写过一首短诗,如下,送给大家。祝愿各位朋友们都能更加自在更加通透,生命本就是一场体验,没有正负、没有好坏、没有对错,所有的能量,都是一份礼物。接纳就好,活着,就好!活着,真好!

 

和情绪舞蹈

沮丧时,
我拥抱自己的沮丧。

悲伤时,
我允许自己的哭泣。

病痛时,
我让自己停下来休息。

恐惧时,
我接纳自己的恐惧并带着恐惧前行,

自卑时,
我承认自己的自卑。

不安时,
我承认自己的不安。

穷困潦倒时,
我以富足的内心状态身处穷困。

力不从心时,
我接纳自己的无力,
并让自己的内心走向更加的无力并充分体验那无力的感受。

当我感觉到黑暗时,
我欣赏这份黑暗,
因为没有黑夜便没有黎明,
我更允许自己跌入更深的黑暗。
因为,
最深的黑暗过后,
才能迎来真正的光明。

现在,
我不再逃避所谓负面的情绪,
我愿意迎接和体验,
我知道,
它们和正面情绪一样珍贵和重要。

我接纳并允许自己的情绪,
我顺应它们的流动。
直到引领它们走向喜悦、一致和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