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撒一泡尿,照照香港同胞和我们自己

2015-07-07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李禹东简介

80后畅销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省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包括散文集《狂若处子》、《带刺的莎士比亚梦》,侦探小说《夜案》、《罨》,长篇小说《人间犬吠》。

有位朋友希望我谈一谈发生在香港的“内急”事件。一位内地的母亲因2岁的孩子内急,无奈在众人面前让孩子小解,因为害怕弄脏香港那高贵的马路,这位母亲特意接住了孩子的尿液。这时候,不知从哪窜出一位《壹周刊》的记者,“咔嚓”几声,就将这一切记录在案。事情就这样展开了。母亲和丈夫一起上前抢夺记者的相机,双方发生了推搡。事情越来越热闹,旁边围观的人群开始起哄起来。于是,又一出有关两地人民的所谓矛盾紧接着就被炒作得沸沸扬扬。

199771日香港回归。还是个小学生的我,带着浓浓的自豪感观看了交接仪式的全过程。香港,在那个年代,是内地几乎所有年轻人向往的地方。那时候,内地的发展才刚刚渐入佳境,基础设施依然落后,人们的思维还有点“土得掉渣”,可香港不同。香港是一颗明珠。他们说话时,隔几句就会掺杂一个英文单词,往往要将“妈妈”念成“妈咪”,将“爸爸”念成“爹地”,别提有多洋了。香港的高楼大厦能把云彩捅个窟窿,这座86层,那座84层,夜晚,霓虹灯连成一片,绚丽多姿。更让内地的少男少女爱慕的是那些香港明星们。从李小龙时代起,这座城市就变成了好莱坞之外的又一个标杆。90年代,香港电影业更是井喷式发展,80后的孩子到现在都能随口说出一大串名字——“四大天王”、周星驰、周润发、成龙……内地第一代独生子女的成长,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伴随着个性解放的节奏,终于开始敢于憧憬、敢于想象,他们逐渐开始自己掌握自己的未来,而不是由谁来掌握他们的未来。谁不想有个辉煌的前景,谁不想让万人欢呼,谁不想行走在聚光灯之下?已经获得尖叫的人,也自然就成了这一代人的榜样——那时候,内地的娱乐业才刚刚起步,大陆才刚开放不久,经济基础还很薄弱,西方在中国人眼里,强大而神秘,香港,这个大英帝国曾经的殖民地,在国人眼里,是进步的代名词。

这样的看法是相互的。大陆人这样看,香港同胞也这样看。大陆人看到,香港是前进的,香港人眼里,大陆自然就是落后的。大陆人看到,香港是“洋气”的,香港人也自然看到,大陆人是“老土”的。这都没有错。在那个年代里,全体大陆人——包括我自己在内——确实都是“土包子”。那时候,我们还在讨论的是哪座城市刚有了麦当劳、哪座城市有了观光电梯、哪座城市有人开宝马,如此种种。有人穿着耐克阿迪穿越马路,我们都会抛去羡慕的眼光。这些,在香港同胞看来,实在是太幼稚了。

你知道吗?这短短的十几年,我们这个国家,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改革开放,使中国人开始羡慕西方、学习西方,并开始反思自己,有时甚至嘲笑自己。而这样的中国,才是最可怕的。当中国人开始对自己表示不满的时候,才证明这个民族的视野打开了,才证明这个民族的潜力和创造力也随之被打开。

突然有一天,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额大幅度提升,中国的海外留学生大批增加,中国的社会矛盾也日益激烈。改革开放引进的不只是西方人的资本,更重要的,他们看待问题的视角也被中国人所了解。然而,这其中却有一个有趣的状况。当西方人向中国人输出他们的价值体系时,中国人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思维方式,而当中国人接受西方人的思想时,西方人却摆出一副先行者的姿态,偶尔也向中国学习,但毕竟只是形式主义的皮毛。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对这一点感触良多。中国人能够轻而易举地列出许许多多欧美国家拍摄过的电影、有名的建筑、著名的人物,能够整段整段地讲出他们的历史,而他们,却只知道长城故宫、只知道功夫电影或李小龙。有人说,这是因为人家强大。确实,那段时间里,他们是很强大。而强大带来的优越感,却往往是落后的开始。中国清朝末年,不正是这样么?

2001年开始,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当然,这样的发展,是在不断地产生矛盾、解决矛盾、又产生新的矛盾中进行的。从我们小时候,对高楼大厦的向往,到后来为高楼大厦欢呼,再到如今,人们重新呼唤蓝天白云,这是一个质的变化。从过去,对山珍海味的追求,到后来大小饭店的爆满,再到如今对节俭的重新提倡,这是一个质的变化。从过去对明星疯狂地追随,到后来娱乐圈的高度膨胀,再到如今理性地看待名利、反思自己的人生观,这也是一个质的变化。随着财富的膨胀、贫富阶层的诞生,我们逐步开始呼唤社会的公平正义,呼唤合理的社会分配,呼唤对人——而非对金钱、对利益的尊重,在我们依然持续着的批判声中——也正是因为这从不间断地自我批评,我们的国家,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强大起来。

中国的发展对西方的价值观念是一个冲击。他们已经“确定的”最佳社会体制,在中国人的面前似乎变得没有了竞争力,所谓的“民主政体”,正在朝着柏拉图曾经担心的方向发展,政府与人民逐步失衡,过度松散的百姓逐渐表现出惰性。你一定无法想象,修补一条60米左右长的马路需要花费8个月的感觉是怎样的——而这正发生在我曾经在英国住过的公寓楼下。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中国人常常提到的“英国人的工作态度”,其实早已成了过去的传说。而令人欣慰的是,我们依然不满意自己那已经遥遥领先的效率,我们还在加速,还在改进,还在一步一步地将所有这些对手甩到更远的身后。

在这样的高速发展中,国人的素质成了一个话题。

这也是全世界任何一个社会都曾碰到过、或将要碰到的问题。南北战争后,一大群美国投机商人突然变成了暴发户,他们的粗俗和他们的腰缠万贯实在不相匹配,这也一度成了美国民间反感的东西。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投机商人迅速崛起,他们的粗俗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欺骗善良人、压榨老实人,实在有些恶心。中国社会尚未完全成熟的今天,当然也存在这样的暴发户。除此而外,行走在街头巷尾、没有很高文化水准的小市民也比比皆是。这些人很令我们懊恼。但,请不要忘了,如果不是社会的发展,不是财富的涌入,如果所有人都还处在手持“红宝书”的状态下,如果所有人都还不敢有那么些自由意志——这些人也就都不存在。那样好吗?你当然不会喜欢。

一番对大陆的论述后,这时必须回到香港的问题上了。

在内地的支持下,香港维持着它的经济增长。两者都在发展,所不同的是,内地的发展,伴随着一系列的改革和变化,而香港的发展,则主要是将过去已有的体系,摆在巨人的肩膀上——那巨人正是内地的市场潜力。前者的发展,势必带来人民意识的发展,而后者的发展,却并没有造成更多思想的前进,相反,在内地的支持下,他们可以更少地考虑创造,更多地伸手获取。

突然,富起来的大陆人一窝蜂涌进了香港。这里面混了些暴发户或者小市民。突然,香港人的生活被打乱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那“英式体制”的祖宗大英帝国,这时已用极为不景气的经济证明,这一切都陈旧了、落后了。他们不知道,涌入香港的大陆游客,正是一笔笔可观的收入,正是一次次有益的商机。他们依然保留着自己过去的思维,依然还以为那曾经帮助他们领先过的生活方式,今后也一定能够领先世界。他们只是单纯地还念过去的生活。

为了这“崇高”的理想,他们占领了中环,高喊着耻辱的、殖民地的口号,怒骂大陆游客是“臭虫”,却不曾动一动脑子,思考一下,正是他们怒骂的“臭虫”带去的商机,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他们那陈旧的生活方式。香港人自己那僵化的思维,其实和晚清没什么两样。只是他们自己依然还抱有特殊的优越感。他们依然认为,那欧美国家的所谓“民主体系”,是这个世界上最科学的体制,依然还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东方明珠”。

在内地与香港“矛盾激化”的背景下,那可怜的母亲,在那陈旧的旺角,无法为孩子找到一间公厕,为了不弄脏地面,她用东西接住了孩子的尿液。按照香港人的习惯,当众撒尿本身就无法接受,好的,这没有问题,从内地来,并不清楚些,做错了,你走上前来,提个醒,告诉她下不为例,或者找来有关人员,罚她些钱了事——我想这都没有任何问题。而香港人所做的是什么?

《壹周刊》是尽人皆知的花边儿新闻刊物,造谣、诽谤、胡说八道是他们的专长。这种杂志的存在,即便体现了所谓言论自由,也不过是一种无德的自由,是一种无聊的自由,这样的事物在大陆已渐渐淡出视野。而香港人的观念中,这种“自由”却依然拥有很大的市场——这本身就是落伍的表现。

一个身体未发育健全的2岁孩子,因为严重缺乏的公厕设施而就地小便,于是被这样的杂志拍到,并极有可能大肆渲染,请问对他的未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一位年轻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无辜的孩子,一时冲动,推搡了这无良的记者——这是一种搅拌着无奈的崇高,而这样的崇高,竟会遭到其法律的处罚,请问,这能不说明是这种法律本身的落伍吗?

而当我听说,球星贝克汉姆的孩子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却得到香港人对“厕所不够用”这一问题的反思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泡尿,照出了香港这个地方精神的落伍、基础建设的落伍和思想的落伍。199771日,他们回归祖国,而这群习惯了生活在狭窄视野里的人们,只是悲观地面对自己将要发生变化的生活,却根本不晓得怎样利用这机遇,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他们的眼中只有香港,却一点儿也不明白,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游客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粗俗的举动,更是深不见底的经济福利。

内地没有发展的时候,香港就是我们眼中的世界。而当内地经济腾飞的时候,香港,只不过是世界中的一叶扁舟。可是,香港人却依然将自己当成内地人眼中的世界。他们就像晚清时代的人那样,以为落后体系下的中规中矩,是领先于进步思潮中的短暂混乱的。

没有发展,就没有矛盾,但有了发展,也就解决了矛盾。真可惜,我们看到了香港人对被内地“挤压”所产生的忧虑,却看不到他们放眼全国,看到祖国母亲正在走向繁荣后,所表现出的欣喜。

而我也必须说,香港人可以狭隘,但我们不能狭隘。香港人的视野可以不延伸至全国,但我们的视野,决不能不包括香港。香港人可以小肚鸡肠,但我们一定要宽容。香港人可以谩骂,但我们却一定要理智。

你也许会问我,凭什么?

我得告诉你,就凭她是我们祖国的一部分,就凭我们的目标,不是搞什么区域对抗,而是成为屹立于世界的强国。

一泡尿,照出了香港人的落伍与狭隘。

而当我们面对这一切时表现的愤怒,也不难看出,我们的发展,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