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安倍经济学”:日本改革的神药or毒药?

2014-09-10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自日本前任首相野田佳彦去年11月14日宣布提前选举以来,至今已经过去一年时间。这一年里,日本经济在新首相安倍晋三力推的“安倍经济学”作用下,取得了一定改善。

但蜜月期总是短暂的,安倍和他的经济学如果不能解决很多结构性问题,日本经济未来可能在短暂的回暖之后,进入另一个“失去的十年”……


安倍经济学的蜜月期

时间拨回到2012年12月安倍晋三上任之时, 日本面临人口老龄化、债台高筑、经济停滞和通货紧缩一系列问题。近年来, 日本经济总量被中国赶超,在电子产品和技术领域的优势受到韩国的挑战。安倍晋三认为日本处于危机状态,承诺迅速采取行动来扭转局势并及时取得显著效果。

因此上任之后安倍晋三便急急射出财政、货币政策两支箭,前者为今年1月推出的10.3万亿日元经济刺激方案,后者先是日本央行调高通胀目标1倍至2%。

然后是日本央行提前启动无限度的量化宽松,加大货币放水力度。为此安倍还不惜换掉了当时不太配合的央行行长白川方明,由支持自己的黑田东彦接任。

这项“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目标非常明确——克服通缩和压制日元强势,重新焕发日本经济活力,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居民消费能力。

一切似乎都在沿着乐观的轨迹前进。最新出炉的日本三季度经济数据显示,该国当季GDP环比年率增长1.9%,好于市场预期的1.7%,这也是经济连续第四个季度取得增长,创下日本三年来最佳增长纪录。

日本股市今年以来大升近40%,成为全球最佳股市,而过去一年里日本股市甚至涨幅接近70%;而日元则应声大幅走软,过去一年里下跌了19%。

在日元贬值作用下,日本出口企业盈利情况都有所改善,特别是大企业利润强劲增长。而虽然进口能源价格上升,但还是让日本在历经两个饱受通缩之苦的“失去的十年”之后,消费者价格出现上涨。

而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安倍经济学甚至还有第三支箭没有射出,日本真的已经找到摆脱经济停滞的良方了吗?


安倍的赌博

然而就像浮士德临终前高喊“:你真美呀,请停留一下!”随声便倒地死去一样,还没等安倍享受成功,情况就出现了转折。

三季度经济增速虽然超出了预期,但比起第一和第二季的成长4.3%和3.8%仍有大幅的放缓。主要原因是资本支出、个人消费和出口均放慢了增长。企业始终对经济增长没有信心,迟迟不愿将利润转化为企业投资或者为工人加薪。这不啻是对此前取得的所有成绩的一种否定。

从二季度的数据就可以看出,日本经济复苏态势早在5月份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安倍晋三领导的自由民主党及其联盟伙伴公明党在7月份上院选举取得过半数席位。选举结果给了安倍联盟上下两院国会的控制权,巩固了安倍的政治权力。但这并没有为安倍减轻多少压力。

安倍经济学两支箭已经射出,经济复苏势头就遭到迎头痛击。安倍还没等来得及庆祝,债务问题又已迫在眉睫。

安倍经济学的政策增加了日本的债务负担,日本债务水平一直居高不下, 2011年以来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200%,预计到2014年此比率会升至230%,居发达国家之首。这也加大了发生黑天鹅事件的风险。

招商证券甚至警示,需要留意日本债务泡沫突然破裂的可能性,尽管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不大。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制造泡沫,却可能捅破泡沫。突发性事件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灾难。

为此,安倍宣布将从明年4月份开始将消费税从5%提高到8%,旨在降低庞大的债务水平。根据以往经验,提高消费税率对长期增加税收有积极作用。

但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重、工资增长缓慢、以及日本国内产业空心化的影响下,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下滑的势头难以扭转,提高消费税的目的可能难以达到。同时由于社保和公共建设等支出压力有增无减,日本政府的税收根本跟不上支出的步伐,降低债务水平的目标难以实现。

同时提高消费税还极有可能在明年成为阻击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杀招——居民消费能力将进一步减弱,提高通胀的目标将渐行渐远。这一冰一火的策略被视为安倍的一大豪赌。

安倍经济学虽然短期效果良好,但可能无助于解决长期增长的问题,而且财政进一步紧缩可能对长期增长带来不良影响。日本的复苏可能对全球经济是个利好,如果失败则会带来更大的国债压力并引致新的危机。安倍政府的蜜月期正在结束,日本民众将开始要求在不久的将来看到切实的结果。

无人问津的日本政府工程



第三支箭迟迟难以射出

是的,安倍还有第三支箭没有射出——结构性改革和市场自由化。但这支箭是最难规划、最难实施、最易失败的。结构性改革需要大量政治资本、公众支持、时间和计划。因此未见在此方面的重大行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货币和财政政策只能提暂时推动日本经济增长,要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增长还是要靠结构改革和市场自由化。

结构改革对日本来说不是一个新话题。十多年来,日本一直在试图进行改革,但始终困难重重。实际上此前小泉政府也曾在2001年到2005年将结构性改革作为其核心政策。

结构性改革不仅设计复杂,同时也很难成功实施,其主要原因就是代表不同历史和政治因素的利益集团会反对新政策。小泉政府的改革失败就显示了想通过改革以实现长期效果的难度。

日本经济存在一系列结构性问题,核心问题包括由经济扭曲导致的竞争力弱、人口老龄化及不断增加的国债负担。改革的重点领域包括农业、养老保险制度、医疗保健行业、经济特区、税制改革、劳动力市场和能源行业。

好在安倍还没有完全失去最初的改革热情。通过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贸易谈判,安倍展示了向外部竞争开放日本经济的承诺,这是值得赞扬的。但他的外部日程必须有同样强有力的国内改革来匹配。没有这些改革,投资者对其“三支箭”最初抱有的热情可能会很快消失。

短期内受到安倍经济学前两支箭提振,日本经济仍将延续弱复苏态势,但中长期则前景不明。不过安倍经济学“赌博”的意味越来越浓,最终结出个中庸的果实不太可能。日本很可能在短暂的经历复苏之后,进入另一个“失去的十年”。

(来源 腾讯)


安倍上任后日元相对美元贬值。







若无结构性改革,增长势头将减退。

日本政府近十年的支出大于税收,财政赤字不断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