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专访传播学者夏伟:从紧箍咒看未来移动终端的形态

2014-11-17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926日,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互联网安全大会,周鸿祎对5000人发问,未来的手机是什么?就这个著名的“手机之问”,本刊专访了知名传播学者夏伟,让他从传播学和人类发展的角度,谈谈未来的移动终端的发展方向。

 

可穿戴设备是未来手机的方向

亚洲新闻周刊:夏老师,您好。请问您对360总裁周鸿祎先生在2014年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那个著名的“手机之问”有什么样的理解?

夏伟: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未来的手机不叫手机,而是可穿戴设备。但是要具体到哪一个物种,目前尚不能确定。

亚洲新闻周刊:能具体谈谈吗?

夏伟:这要从最早的可穿戴设备说起。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我得打一个比方。最早的可穿戴设备,是孙悟空头上的那个金箍了。这个设备的工作原理十分简单,师傅发送咒语,金箍接收信息后进行分析处理,发出收缩金箍的指令。当金箍收紧时,悟空的脑袋受到挤压,疼痛信息传递到中枢神经,悟空求饶。当求饶的信息被唐僧收到以后,停止念咒语。随后,悟空认清金箍与咒语的关系,以及咒语与师傅的关系,调整行为以适应唐僧的要求。这样,就完成控制。    

信息是动物行为的实际控制者

亚洲新闻周刊:按照紧箍咒的工作原理,能否说,信息在很大程度上对动物具有影响力?

夏伟:可以这么说,但还不全面。信息不仅是影响,而是动物行为的实际控制者。以悟空为例,当悟空饿了,饿的信息由肚子发送到大脑,大脑接收信息后进行处理。处理的过程无外乎是将过去饿的信息从大脑内存中调用出来,产生一个新的信息就是“吃”,由这个信息衍生出“吃什么”、“去哪儿吃”、“怎么去”等一系列的信息。这些信息指挥悟空去选择和行动。当第一口食物进入到悟空的胃时,胃给大脑发送“不饿”、“饱了”、“吃撑了”等信息,使得猴子采取继续进食、停止进食等行为。

亚洲新闻周刊:能具体谈谈信息的运行机制吗?

夏伟:以猴子为本体,外界的信息作为输入,通过猴子的眼睛、耳朵等感官接收,进入大脑后进行集中处理,将历史信息与当前信息进行比对,遂产生一个新的信息,这个信息就是输出信息,输出信息传递给我们的执行器官,比如手、腿等效应器。

     手机的本质是什么?

亚洲新闻周刊:您在一篇文章《论人的延伸》中谈到,望远镜是人眼睛的延伸,汽车是人腿脚的延伸,那么,按照这个思路,手机是什么的延伸呢?

夏伟:我认为,手机人体的新器官,它既作为信息采集器,延伸人的眼睛、耳朵等感官,同时,它又是信息的输出器。

亚洲新闻周刊:既然,信息的输入输出对于人类如此重要,您能从人类的发展角度谈信息革命吗?您怎么看待工业革命与信息的关系?

夏伟:人类始终被限制在他们的感官所能触及的范围内,亿万年的演变后,人类获得了蒸汽机等动力技术,使得输出信息的能力得以提高,这就是著名的工业革命。工业革命提升的是人的体能,大大增加了人类输出信息改变环境的能力。信息时代的来临,有了更新的革命性的变化。

亚洲新闻周刊: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有哪些新的革命性的变化呢?

夏伟:电力的应用、计算机的发明和互联网的普及,让人类在输入端有了更强的能力。首先获取信息的能力,网聚人的力量,让人类在采集和存储信息的能力上有了巨大的提升。这种提升,具有与蒸汽机等为标志的工业革命同等的意义。不同的是,前者提升的是输出信息的能力,尤其是与能源结合以后获得的巨大的体能上的释放。而后者提升的,则是输入和存储信息的能力。是一种计算能力和思维能力的提升。作为人类,有了这两次革命性的提升,其受到环境改变和改变环境的能力得到了空前的提升。

亚洲新闻周刊:人类有了手机之后,这种提升有什么新的发展吗?

夏伟:人类发展的过程,本质是突破时间和空间限制的过程,而手机和互联网组成的移动互联网,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时间和空间的实际控制能力。手机,是人类从原来的生物控制、机械控制、电子控制原始组合,向生物控制、电子控制、机械控制的逻辑组合迈进。

亚洲新闻周刊:请您阐述一下手机的本质是什么?

夏伟:确切地说,未来叫不叫手机还要打一个问号,它是信息输入、存储、输出器官的延伸,作为人脑决策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还是人类的信息中枢基站,是一切指令的出发点和终点。

未来的终端可能是哪些形态?

亚洲新闻周刊:周鸿祎在2014年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说,汽车是带着轮子的手机,未来叫不叫手机他不知道,您怎么看?

夏伟:周鸿祎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比一般互联网从业者要深入得多,但遗憾的是他没有进行更进一步的思考。今天,我要通过你这个平台,明确地告诉周先生,“移动终端”是继“耳、眉、眼、鼻、口”等“五官”之后的“第六官”,夏伟给它取的名字叫“信息官”。

 亚洲新闻周刊:很新颖的提法。您能具体说说,这个“信息官”的形态可能是什么呢?

  夏伟:它可能是谷歌眼镜。谷歌眼镜以其人脸识别和与互联网相连,依托互联网信息的大海,使人们在对眼前信息与数据库信息对比时,有着更加丰富的库存,大大降低了人脑的记忆负荷。

亚洲新闻周刊:谷歌眼镜不能传递声音吧?

夏伟:是的,正因此,它更有可能是帽子。类似于孙悟空头上的金箍,永远在线的可穿戴设备,通过移动互联网与外界的人和物进行着实时的互联,能实现语音通话,能发送邮件,能参加视频会议等等丰富多彩的功能。

亚洲新闻周刊:它还有可能是别的东西吗?

夏伟:它可能是汽车。当然,这是不恰当的指代。汽车是腿脚的延伸,也就是腿,手机作为人脑决策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眼和耳及脑的综合体。一个感官不能用另一个感官来指代。因为,从逻辑上来讲,手机和汽车是平行的物种,庄子说,不能以一种马指认另一种马,而要用一种不是马的东西来指认。

亚洲新闻周刊:还有没有其它可能?

夏伟:它极有可能是房子。一个现代化的房子,应该具有信息采集和互动功能,互联网时代的房子具备与周围环境的交互,应该说,它除了能监控房子四周的环境防火防盗之外,还能知道主人的位置,实时与主人进行信息互动。它能知道屋内什么时候需要通风,什么时候应该开启空调和电视,什么时候该放起床音乐,等等。

亚洲新闻周刊:您能给手机的本质做一个总结性的描述吗?

夏伟:不管未来移动终端以何种形态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其核心是不会变的。手机的本质是能接收、存储、处理、输出信息的自动智能终端,实时与外界海量信息互联,时刻发生着信息交互,被环境改变和改变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