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梁璐:从出凡修行到入世建业

2014-09-11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作者 王璞

见到梁璐前,听闻此人也曾是同行,先后任职于江西商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晶报,是一名干练精明、见识多广的记者。同时,他是位才华横溢的文人,出版过众多畅销书籍,在文坛里名声斐然。在本刊记者见其本人时,他早离开媒体行业多年,转而下海经商,成为深圳市麦轩食品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一番言谈下来,记者大吃一惊,梁璐还干过一门职业——和尚,他曾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出家岁月。那年他决然地削去三千烦恼丝、披素色袈裟,与山间庙里的僧人同吃同住同修行,过了一段深居简出远离俗世的生活。难怪,他对宗教有着深刻的理解,犀利的目光下总隐约跳动着悲天悯人的花火。有意思的是,记者头一次面对一位商者,不言商海风云,只与品茶论阐。


Q:随着中央政府反腐力度的加大,所波及的行业也在扩大,从国土到能源,再到如今的新闻业。作为一名媒体人,你是如何看待新闻腐败的?又是如何看待当前的反腐浪潮?

A:在中国执政党的眼里,新闻是政府体制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媒体机构。所以大浪潮在反腐,新闻机构反腐也是必然的。宗教对于执政党来说很小的一部分,当执政党把大事都做好的时候,也会腾出手来收拾宗教的腐败份子,只是时间还未到而已。但我是希望这次的反腐,能从体质上解决问题,最终形成法案,而不仅仅是各宗派系斗争的轮回。

 

Q:你是如何理解宗教跟科学的关系?有人认为宗教是伪科学,对此,你持什么观点?

A:科学是宗教的一部分。3000年前佛祖法眼能看到的东西,预见的未来,今天全部实现了。所以,宗教不仅不是伪科学,恰恰是用宗教理论可以证实很多科学试验也无法证实和解释的东西。

 

Q:普通人理解的出家是看破红尘了却尘缘遁入空门,这种理解恰当么?你怎么理解“出家”?

A:出家,确实是需要看破很多东西,他是大丈夫,了不起。但出家有很多因缘,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出家,或者有机缘遁入空门。因为僧团里面的僧人素质参差不齐,导致社会在家人对僧人的误解也很多。还有就是出家人与在家人的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本来就是不一样,甚至是反方向的。所以不能用世俗人的眼光去看出家人的行为。

 

Q:有人说宗教是一种精神鸦片,尤其是倡导清规戒律、远离人间亲情的佛教,它让人忘掉自己的社会属性,盲目地感恩和知足,使人忘却世俗的权利和义务,对整个社会的进步不利。对此,你怎么看?

A:这里你所说的主要是针对佛教。佛教是教人积极入世的,不是避世。出家是不会参与政治与经济建设,但在家人学佛恰恰是要做好自己的角色,通过奉献传承佛法,让更多人遇到问题能容易看破放下,其性质类似老师,其实也一样也在为社会创造价值,当然对社会进步有利。更关键是出家人劝人向善,不与人计较。对社会的和谐也有很大帮助。

 

Q:在你眼中,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二者谁对世界的影响力更大?在政治主导一切的中国,宗教往往依附或屈从于权力,这是否就是寺庙被强拆等一系列事件的根本原因?你所从事的僧侣维权,是否也只是头痛医头的权宜之策?

A:这个没有可比性。一个是隐形看不见的,一个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两者是可以相互利用相互促进,但使用不当也会给社会造成祸害。其实我们的执政党也是有精神力量与价值观的宗教信仰,也在输出共产主义的价值观,类似佛教的极乐世界。

从历史长河看,宗教对社会的影响肯定比世俗权利大。宗教的影响几千年不倒,政党或朝代的更迭最多也就数百年。

我参与宗教维权,不是权宜之计,恰恰是希望以点带面,通过个案解决在中国当下存在的侵占庙产的顽疾。

 

Q:你曾说,大陆的佛教如同一座即将拆掉的大厦,需要重修。中国的执政党也一样像这座大厦,面临重新洗牌。这二者的重建有哪些相似点和不同点?

A:不同点就是一个是宗教信仰的组织,一个是执政党的组织。腐败现象与社会现象紧密联系在一起。当社会在面临洗牌的时候,各行各业都免不了或多或少卷入这个时代的潮流。

 

Q:在你的记者生涯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自媒体、新媒体等概念层出不穷,你为什么没有在这些自己熟悉的领域创业,而是选择之前并未过多接触的电子商务?

A:做记者最大的收获可能是紧密接触社会,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朋友,同仁。这些对我的未来人生规划很大帮助。电子商务是个趋势,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虽然从事电子商务行业,但我主要工作角色还是通过自己的人脉优势,做好这方面的宣传策划工作。并没有投入太大精力去研究互联网的数据。说到底我其实还是在互联网上做整合营销的宣传工作,而不仅仅是卖东西。

 

Q: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移动电商也开始步入人们的生活,并逐渐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购物方式。你目前运作的电商项目麦轩食品一号店仍然是以PC端为主,有没有想过在移动端做一些布局?

A:我们有做这方面的工作,各大电子商务平台的PC端会自带移动端。关键是我们如何做好优化与宣传。未来的移动端是在一个海量的信息窗口精准挑选某一个产品。所以,产品的特色,品牌影响力,故事的吸引力、用户体验等等都将是能引导客户消费的重要方式之一。

 

Q:相比于其他卖家和店铺,麦轩食品一号店的核心优势在哪里?有没有想过走小米的粉丝经济或罗振宇的社群电商的路线?

A:麦轩是一家以生产月饼、老婆饼、鸡仔饼、核桃酥为基础的传统食品企业。我们的企业规模与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发展方向不可能走小米手机的饥饿营销。因为这种食品到处都有卖。我们还在摸索自己独特的营销之路,我们的线下团购方式非常成熟,未来网上的营销模式有可能尝试这种模式,但还需要不断探索,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Q:创业之后,因为需要对投资人、对公司、对员工负责,是否会因为自己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为了避免给公司和团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从而在减少自己在某些公共事务上的参与程度呢?

A:这是必然的。现在基本不怎么参与社会公共事物,专注自己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精力。除非特别需要我去关注的。人的精力有限,必须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在业界做出成绩,别人才会对你信服。

 

Q:如果将来你创业成功,成为一个有钱人,你会如何处理自己的巨额财富呢?会拿来支持佛教事业或慈善事业吗?另外,你是如何看待因慈善爆得大名的陈光标?你认同他那种做慈善的方式吗?

A:布施是肯定的,我一直在坚持做。现在的我是个穷光蛋,刚刚还俗,什么都没有,等我做好了自己,让我身边的最亲爱的人跟着我过上了好日子再说其它的。未来心不可得。     

至于陈光标的行为,我不想过多评价,因为我不了解他。佛教反复强调发心。我相信他做善事的起心动念、过程与结果是善良的,只是方式有些高调与逆袭。

在佛门里,常常有一些功德主,都是亲手把钱交到僧人手上的。其实这个过程,对于接受者是非常惭愧的。因为人家对你不认识,仅仅是穿了僧服就供养你。所以这对僧人精进道业有帮助。

佛教讲:富贵从布施中来。其实,布施不是越布施越穷,如理如法的布施恰恰是有助于人与人的关系,成就别人也是在成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