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父亲的三句话

2014-09-10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作者 白冰

父亲三句话,伴随我一生!每次回家父亲总要把我叫到身边,送上三句话……父亲是位老革命,抗日战争时期在新四军军部工作,解放战争后编入三野。解放初期在上海华东局工作,后调到北京,在中央办公厅任重要工作。60年代调入某省当检察长,后又到高级人民法院做院长。他身才高大,相貌堂堂,一身正气!有点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政委。

王立军的父亲

小时候每次我看电影《英雄儿女》,都会想到我父亲。他会不会就是那个王政委的原型?为什么长的那么像?再说我哥哥王干成,只与英雄王成差一个字,我姐姐分别叫王文,王琳,王平,王荣,会不会其中一个就是王芳的原形?姐姐们都是文艺爱好者,有专业的,有业余的,有的是“南京小红花艺术团”的老师,有的是歌舞团的独唱演员。

小时候人人都有英雄梦,长大了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许多英雄都是虚构出来的。更多时候是作家们在事实的基础上做艺术加工。随着1969年“干部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工作”的展开,我父亲所在的省检察院被砸掉了,检擦长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普通农民,与我一道来了农村,开始了“战天斗地”的生活!当时我刚好16岁,从此便踏上崎曲坎坷的人生路!

农民,军人,工人,警察,记者……无论我走到哪里,干什么工作,父亲那“三句话”永远陪伴在我身边,直到今天,所以保持了不败的记录!回望过去,历经风雨,工作这么多年来我敢说我没有贪污过国家一分钱,没有受贿过当事人一分钱!眼下,看到一个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纷纷倒下了,其中不乏有才之士,我感到悲哀,痛心,更感到不可思议!住着国家的房,开着国家的车,拿着国家的钱,到哪儿哪儿隆重接待,就连死后骨灰盒都由工会来购买,还要贪!他们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天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一被抓住,不是昏到在地,就是口吐白沫,左一个对不起国家,右一个对不起父母,那副熊样!我们的党和国家为什么会提拨这样的干部?我们的干部制度是不是存在着严重的缺陷?!有人说现在还不如古代,古代当官还要考试,现在一个电话,一张字条,一顿酒席,一叠钞票就能解决了。制度不改,不能根治,抓再多的人也不管用,这不是,越抓越多?!贪官与好官,体制很重要,家庭教育更重要,父母表率更更重要。有的父母常对儿女说:“好好读书,将来进城当大官,挣大钱!”他儿女当大官后怎么可能是个清官?而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被父亲领到刑场,指着躺在地上被枪毙完的罪犯对我说:“看见了没有,不学好将来就是这个下场!”他全然不知,他儿子的裤档已经湿了!

我们全家都怕父亲,他平常很少与我们讲话、交流,见到我们只是看一眼,一句回来了?然后就不理采你了,自已独自看起报纸,根本不觉得我们存在,我们想走不敢走,想说又不敢说,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每当我们犯了错,那可了不得,他身上的牛皮腰带就是教训我们的工具。有一次打我姐姐,姐姐是个犟脾气,打死也不认错,最后他打累了,把皮带往地上一扔,叹气道:“唉,要在解放前又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父亲对儿女的严厉,对百姓的亲,对物质的不屑一顾,从小就感动了我们的心灵。一次一位当事人向我父亲讲述完一个案件走后,父亲发现门后有一条鱼,想到是刚才那个人悄悄放在那儿的,立即叫我弟弟骑车去追那个人,把东西还给人家。每次他下班回家,看到门口有上访的人,都要亲自把他们送到法院招待所去,这样的高级法院院长全国也很少见吧?父亲是我的傍样,娇傲!能有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爱民如子的父亲也是我的自豪!父亲虽然己经到马克思那儿多年了,他只是先走一步,接着就是我。我们做为下一代要把父亲这种优秀的品德继承下来再传承下去。一个人干了坏事,伤害的不是你一人,而是许多人,横看:亲戚,朋友,战友,同学,本来为你骄傲,现在为你羞愧;纵看:500年以后,介绍你是xxx的后代,你不会感到自豪吧?我实在搞不懂,许多人不缺钱,也不用钱,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记得80年代,我当法制报记者,到无锡去采访,一个老板掏出十万元港币给我,那时没见过港币,大大的,红红的,煞是好看!我没有心动,坚决不要,我和老扳讲,这钱就是手铐子,我拿了就成了罪犯,不拿就是好人,就这么简单!10万港币,了不得呀,当时是可以买一栋别墅的。三年前,一位上海收藏者背来300万人民币,他要出售一只珐琅彩瓶子,买主说必须要看到我开的证书才肯掏钱。

我看过瓶子后,认为是赝品,不给他开,他又加了100万,并说生意做成了还会再来感谢我,做不成400万也不要了!我说你给我1000万,我也不会给你开,我不想去害人!所以我痛恨那些乱开证书的“砖家”,要知道你一张证书,也许害了一个人,一家人,一群人,一个企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父亲的三句话时常在我耳畔响起:1,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干什么事都不要有侥幸心理;2,一失足成千古恨;3,世界上就有一种药没有卖的,那就是后悔药!这三句话将伴我一生,直到在马克思那儿见到父亲为止。“爸,我来向你报道了,儿子没有做亏心的事,没有给祖宗丢脸!”

希望人们不要忘记这三句话,记住它,你会幸福快乐地度过一生;忘了它,你会从辉煌落入谷底,在监牢中度过余生!这三句话是老祖宗传下的祖训,人生之精典之句,管用!

(截选自长篇纪实文学《他把风雨变彩虹——记著名鉴定家王立军风雨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