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唯美、抽象的有机融合 ——浅析雷纵宇先生的绘画艺术

2016-05-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雷纵宇,57年生,祖籍湖南邵阳,笔名九歌山鬼。先后就读于邵阳学院、清华美院,本科学历。多年来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并得到画家、理论家、陶艺家祝大年恩师的悉心传授,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大展,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画文物学会理事、中国美协湖南分会会员。

老子曾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宇宙万物皆生灵,都是“有”和“无”的统一,“虚”和“实”的统一,有了这种统一天地万物才能运动变化,才能发展。而“虚实结合”则是中国美学理论的一条重要原则。万事根深则固本,绘画也不能超越。涉水深者易湿襟,潜心传统,师法自然,能够在当今鱼龙混杂的画坛,不拘一格,推陈出新,不断地努力探索积累,一边追求传统艺术,一边另辟新径,大胆创意,实难能可贵也。而雷纵宇先生正是这样一个勇者,敢于涉激流,越险滩,披荆斩棘,置世俗偏见于不顾,遂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将水彩、抽象、唯美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真令人敬佩也!

雷先生是一个天资聪慧,诚实善良之人。为人热情豪放,平易近人,淡泊名利。自幼酷爱绘画,数十年如一日勤恳兢业、在美术教育事业上辛勤耕耘,充分利用工作闲暇假期之

余,遍游三山五岳,拜名师、交画友,汲古人之精华,采众家之所长,广博学识,丰富阅历,以刻苦谦虚的精神、坚韧的毅力、邃深明澈的心境,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心境生义,终成正果,这正是其成功之根本。

雷先生是一个创新型画家,善于从绘画实践中发现问题,总结经验,提出自己的绘画语言,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肌理”论。这种“肌理”论应当说是山水画技法中的一种独创,对今后山水画的发展将起着很大的作用。这种“肌理”是画家在作画实践中大胆使用墨色,通过墨色的不断变化,彰显画面的空透,宁静之美,通过微观抽象,具象“肌理”的变化,来体现画家的思想情感和创作意图,为意境而造境,使墨尽而意无穷也。

雷纵宇先生在山水画创作中,是有其艺术思想和艺术语言的.山水画的最高境界是“形神兼备”、“天人合一”,一切都在“似与不似”之间,讲究“意趣天成”。在数十年不断地实践探索中,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又摸索出蜡笔画法、喷淋画法、滴流画法、洒盐画法、重叠画法等等。通过这一系列画法的交递使用,不仅丰富了思想情感和肌理的自然效果,而且创造了具象造型和意象造型地完善融合,将意境美和肌理美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尽而幻化出有灵气,有神韵,神秘而又飘渺的境界。

观雷先生之画,无论是屋宇村落、山涧石径、花鸟树木,其画面中的意象、具象,还是抽象与肌理,都是虚实、疏密、

粗细、深浅、节奏、韵律地和谐统一,画境中虚实互补,亦幻亦真,相辅相成。其形幻和意幻功能不仅极大地丰富了创作的艺术表现力,而且强化了作品的心灵感应力和视觉冲击力,同时充分显示了作品的自然美、形式美、抽象美,并充分展示了画家热爱生活、热爱社会、热爱大自然的真挚情感。收到了极强的艺术效果。如《重峦叠嶂》、《重峦绩翠》、《峭壁攒峰千万里》等作品。

在当今画坛,雷纵宇先生应当说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个例。他的创作思想是无拘无束的,瑰丽奇特的,这不仅体现在他绘画上的创造性,而且也表现在其独特的绘画风格上。湘南人热情豪放的性格,形成了他在绘画艺术上,毫无顾忌地放胆前行的绘画风格。他不是简单地求变,而是在意向性地表现上立求突变,将主观的精神性表达向纵深发展。品读雷先生之画,首先给人的感觉是那种热情洋溢、自由驰骋、豪放不羁的艺术精神。他的作品,一改传统面目,给人以全新的感觉,朴实、真诚、热烈、纯静、空灵,应当说这就是他内心神往、迷恋的精神家园;一种如梦幻般、超脱世俗的世界。画家正是通过这种意象笔墨把理想与现实、意象与具象、抽象与唯美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在墨色“肌理”的不断变化中,化无奇为奥妙、化平淡为神奇。在画家的理想诉求与观者感受之间架起一座唯美桥梁,从而完成心灵间地对接。凸现出画家超越现实的大家风范。如《万壑凝烟》、《万峰雪霁》等作品。

从其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雷先生笔下的水墨明显地浸淫着西方艺术的影响,他的艺术之路也是曲折的。数十年来,他一边教书育人,一边潜心作画,充分利用假期遍游桂林、张家界、太行山等大江南北,通过写生和对各种流派的西方艺术大师的经典作品地反复研读,来探求“水墨”转换的方法和途径,寻觅中西兼容的艺术语言和风格。在他的作品中,山与水、树木与花鸟,已经掘弃了空间设置的常规性,理想化和随意性尤为突出,依心灵而生发,循激情而驰骋,力求表现出当代绘画的空间美感。以删繁就简的符号化手法,把充满活力的生命在抽象与具象的折衷中表现出天籁般的动感韵律,如《山间天籁声》、《千峰拔地》等。

雷先生作画对色彩的使用是非常大胆的,充分运用浓烈的色彩演示,打破了人们的视觉习惯,从而挑战观者的视觉神经。将大红、湛蓝、明黄、翠绿等色素渲泄在宣纸上,使无声的色彩幻化成有形的生命,用色彩弹奏出一曲曲美妙的动人乐章,其抒情性的表现功能发挥到极致。色彩是激活素,色彩是兴奋剂,它不仅美化了自然界的万物,而且也创造了艺术的生命活力。雷先生既可以在水、墨、色并施的渗化交融中,唤化水晕墨彰的奇效,又常常把纯色用到极致。他可以用大红涂抹群山,用明黄绘画天宇,用蓝宝石般的纯色表现湖水的宁静柔美,叛逆式地抛开因物着色的传统观念。如《梯田颂》、《华灯璀璨》等。

纵观其画,我有理由说雷先生的作品是超越现实的,带

有很大的理想化成分。画家假借对美妙山川河流地诗意表达,从而表现了作者炽热的人文情怀,和对地球家园、对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无比热爱的高尚情操,从而向世人展示其向往美好生活的大爱!

雷先生花甲之年未过,正值其创作的高峰期,以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创作热情,在今后的创作实践中一定会厚积薄发,收获颇丰。

《中国书画市场报》副主编

主任记者 祝天文 Jtztw96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