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德”字中间要不要写一横

2018-10-2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李朋(湖北经济学院)


     湖北经济学院校训“厚德博学、经世济民”石刻位于学校北大门行政楼门口(如图1),镌刻著名书法家陈义经大作,其中“德”字的“目”部和“心”部之间没有写一横,有人理解为书家特意以此惕励师生德行修为永无止境;还有人认为,德的书法体就是没有这一横,不存在其他含义;也不免有人暗地里嘀咕:是不是写错了。面对各种质疑和说法,民间口头官司已久。今举唐以前碑版字例作比对,试图解释大家的疑惑,同时求教于各方家。



图1

     在甲骨文中,“德”字的外围是一个“行”字的象形,“行”字的含义是一个相互交叉的两条道路;中间是一条向下直线,直线下是一只眼睛,正好位于路的中央(图2),按象形、会意、指事的方法表示人行走时要眼睛看清方向,走在大路的中央。在金文中,将心字增添在目的下方(图3),延展为不仅要目正,还要心正,引申为品行端正(《画说汉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2014.7)。这一意思直观明了,一直沿用至今。《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5月增补版(第四版)272页关于“德”的释义也继承了这一说法,从古至今被广泛使用,普通大众都耳熟能详,运用自如。我校校训也取此意。所谓“惕励师生德行修为永无止境”的解读实为附会之说。



图2


图3


     “德的书法体就是少一横”的说法是不完整的。比较严谨的表述可以是:书法家在创作中书写”德”字时,根据其艺术风格及其取法的对象,可以写一横,也可以不写一横.”


     首先,如图4, (凡此七十种(鉴于篇幅,此处不便一一标明出处),皆为笔者在平常学习中所见,也是书法史上比较受大家认可的名拓法贴,涵括西周到中唐的各种写法,其中的先后顺序及继承关系暂且不论,应该是比较主流并能够引领后世文人学子取法学习的样榜。通过仔细观察和比对,有五十六种“德”字目部与心部中间没有一横,有十四种目部与心部中间有一横。没有一横的写法明显占多数。笔者自知孤陋,即便对有一横的写法的文献多有疏漏,也无法否定这种没有一横的写法是在广远的历史文化空间里被使用、被认可、被接受的,是成立的。


图4


     其次,汉字从起源、演化、流变到定型的漫长历程中,有四次大规模的统一规范:一、秦始皇要求“车同轨,书同文”,嘱李斯等人创立秦篆为统一的规范文字在全国推广。二、汉灵帝请蔡邕写《熹平石经》立于鸿门供天下儒生学习效仿。三、清康熙年间政府组织编纂刊印《康熙字典》。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7年统一出版发行《新华字典》,并推行简化汉字。除此以外,在新中国成立以前的文字发展的漫长过程中,一直没有国家层面的持久有效的统一和规范。特别是南北朝时期文字流演恣肆滥觞,很多字的书写形体结构发生改变,笔画有所增减的现象并不罕见。而且在民国以前的学习和书写都是靠民间刊印的书本及先生口传手授,没有如我们今天所谓的权威版本。更重要的是据《书谱》云:“杨雄谓:诗赋小道,壮夫不为(此二句有单引号)。况复溺思毫厘,沦精翰墨者也”。就是说古代的文人学者没有把书写当做一项非常核心的个人素质去讲究,一般成型的字已经通过从小到大反复地识读、书写沁入骨髓,有不同写法的字一般人也不会太计较,只是要求用的恰当,写的清楚,看的明白。如图5、图6,同为颜真卿书,一个有一横,一个没有。如果真要追究,恐怕只有请他老人家爬起来才能说清楚。



图5


图6


     以此共识为背景,对一个在很久以前的流变过程中本就有不同写法的“德”字,在书法创作时,只要“下笔有由”。多一横少一横并不像中学生写作文那么重要。说的更直白一点,老先生在学着写这个字的时候,还没有全国统一规范的《新华字典》。他只能照着以前学习临摹的样子写,而且习惯成自然。所以根本不要怀疑先生写错了。


     再次,接着上面说,《易经》有云“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以笔者浅陋之识,观陈老先生气象,妄估其始于平原,追溯秦汉,遍摹金石碑版,独钟情《郑文公碑》,凝练日久,乃融会贯通,自成一家,得以傲立江汉,名重一时。为该校所书校训,方正厚重,浑然朴茂。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依“取法乎上”法则,先生书作多取法北魏郑道昭,如图7、图所示,原碑的“德”字都没有那一横。这一写法符合书法鉴赏中法度严谨的审美要求,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


图7

 图8

 

     至于“德”字中间那一横为什么时有时无,又为什么此有彼无,为什么只取中唐以前字例作比照、是否有偏狭阿谀之嫌。后期将别署详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