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意象油画中国情

2017-09-21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浅谈杨兴雅先生其人其画

 

作者:祝天文

 

杨兴雅,亦称杨新雅,艺名雅心,职业油画家,现居北京宋庄。1946年10月生于辽宁丹东,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世界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华夏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国名家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山水、人物、油画、水墨、样样皆精,是一位多才多艺,国际知名,思想内涵极丰富的艺术家。

 

作为中国油画新传承主义绘画体系的创始人,杨兴雅先生有自己的绘画语言和绘画风格。在长达近60年的绘画实践中,兴雅先生把中国传统文化理念融入油画的创作中,提出“中华品格,我法万象,有术无束,弘粹图新”的绘画理念,应当说这种绘画理念对当今中国绘画的发展有着积极重要的影响。另外在绘画思想上,杨先生也有自己的独特的理论,提出学画之法,即:看法、手法、想法。并且把画分为五品,即:美、雅、精、妙、绝,对一个绘画的实践者来说,是非常的难能可贵。

 



兴雅生于书香门第,幼承庭训,从小就酷爱文学、绘画。良好的文学修养,为杨先生绘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西方绘画大师,列宾、苏里柯夫、谢洛夫、毕加索、莫奈、凡高的绘画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对他的绘画产生了深远地影响,中国画传统的技法给了他很大启迪,龚贤、巨然、八大、清四王,近代张大千、齐白石、任伯年、李可染、黄宾虹等大师的绘画风格使他茅塞顿开,绘画技艺日臻成熟。

 

杨先生天资聪慧,为人纯朴善良,性格开朗大方,不拘小节,平易近人,诚恳谦逊,淡泊名利,不趋炎附势,故得到众多名家同行和书画爱好者的盛赞。在家乡丹东,杨先生与其哥哥杨兴林、弟弟杨兴新被并称“杨氏三杰”,在艺术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众口皆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末,杨氏兄弟应日本有关友好人士之邀,在日本东京银座地球堂展出后获得成功,引起极大地轰动。日本NHK电视台、日本关西电视台等多家新闻媒体都进行了专题采访和报道。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随后又在吉川市、京都法然院举办四次展出,均获得成功。杨兴雅先生更是一举成名。消息传至国内,也引起国内艺术界的广泛关注,从此杨先生开启了属于自己的艺术之门。

 

回国以后,杨先生便客居上海,成为职业画家,结识著名画家俞晓夫、陈逸飞。国画家毛国伦来丹,在互相切磋中,被毛先生称为‘奇才’。通过耳濡目染和现场观摩,杨先生博取众长,并在造型、色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作为新传承主义的油画家,杨先生在审美情趣和造型观念上,深受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家苏里科夫、列宾、赛罗夫等影响,同时也对浪漫主义画派的画家籍里科,德拉克洛瓦以及现实主义画家库尔贝心怀敬意。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杨先生对印象主义画派的莫奈,西斯莱、德加以及后期印象主义的塞尚、凡高有了更详细的了解,使其更加开放了视野和兴趣,并对抽象主义画家德·库宁的形体和色彩的极度释放,撼人心魄的视觉张力赞叹不己。具象和抽象绘画同时影响着杨兴雅先生,对于创导新传承主义基本观念的杨先生来说,如何将中国气派,中国精神体现在自己绘画艺术实践中,是他不断探究的课程。

 

写实需要放松,恣意挥洒的抽象又需要收拢,这种兼收并蓄的态度,使他的油画艺术具有自己独特的新传承主义的清晰面貌。这一切我们从其画作《七彩梦》、《荷仙》、《花季》就能看出。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有其真诚的创作态度和艺术追求的,而杨先生对艺术地追求就有着朝圣般的虔诚,他以其严谨踏实的创作态度,与历史对话,同画布交流。他将视觉和思想深度、民族气质、文化底蕴等众多元素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内在的精神力量,倾注在画面的每一个人物上,每一块色彩中,使之产生无穷的艺术感染力。如其油画仙女系列,《月下》、《秋韵》、《湖畔》、《热吻》等。

 

人生最有意义的追求就是返璞归真,顺应历史和自然发展的规律,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去感受社会和自然,多给别人带来快乐,少给自己烦恼。而杨先生就是这样一个画家,他的人生态度就是追求艺术、追求宁静和谐,在宁静和谐中不忘红尘世界,不忘初心。在追求中不断地改变自我,超越自我。东北人朴实憨厚,真诚的个性和其慈祥的面容,共同构成了他绘画的品格。其人可亲,其画可亲,并且在绘画技法上不断地突破自我。杨先生的画不论山水的气韵飞扬,还是仙女的瑰丽华彩,还是罗汉的凝思顿悟----我们是乎都能感悟到画中的气场-中国精神!


 

《林中仙女》


在他的作品里,无论是山石、林木、屋宇村落,都已幻化成有形的生命,从而表现了画家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高尚情操。

 

    杨先生在绘画方面始终坚持自己的生活信条,不论环境如何变化,生活条件如何艰苦,他依然取前人之长,补己之短,遵循“又发而为无法”的古人之经验,丰富自己的创作资源。在新的历史时期,他从新历史的起点上跨越了陈旧的传统之美,开始了对感性浪漫之风及其丰富内涵地追求。并使自己的艺术成长逐渐成熟起来,使自己的作品在新的历史时期获得了质的蜕变和阐释;从而实现了画家艺术内在生命和自然感性规律地完美交融。

 


    综观杨先生的之画,无论是油画、国画,是山水还是人物,既有西方画的丰富色彩,又有中国画意韵,更有一种非凡的视觉冲力,产生一种极强的艺术效果,可以说他的画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一切都与杨先生的综合素养分不开的。构图的严谨是一幅画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杨先生的作品构图则是十分合理的。他把人物和环境精心地组合在一起,充分运用各种绘画语言,如点、线、面、黑、白、灰、色块大小,虚实进行表现,使人与景物,和谐生动,使观者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尽而体现出画家娴熟的艺术技巧和对整幅画面把控的能力。如《箫声》、《渔趣》等。


 

《渔趣》

精准地人物刻画是杨先生人物画的又一特点,画家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透视变形,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不同的情绪,不同的动作,采用不同的光源,顺光、逆光、顶光、灯光,充分把握人与人之间虚实变化,角度变化,环境变化,尽而把人物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如作品《山魅》、《达摩顿悟图》、《回眸》等。


杨先生在绘画上基于传统,同时又吸收西方绘画的色彩原理,,既有具象架构又蕴含着强烈的抽象意味;不仅有唯美的色彩,而且有鲜活的笔墨神韵;既有传统精神,又充分体现了现代审美情趣。因此,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其作品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有自己欣赏者。

 

西洋画的真谛在于理解和战胜自然,人与自然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中国画则讲究“天人合一”,将自然物象与人的意象融为一体。而杨先生结合中西特长,基于物象之真实,加以意象之升华,在观者面前呈现出追求自然、心造万物的艺术世界。尽而使自己的画作具有现代美感的情趣。

 

可以说杨先生的作品在传统的基础上,以创新的手法开拓出一条新传承主义的绘画之路。实在是可喜可贺。杨先生在五彩缤纷的西方艺坛,广泛吸取采撷异域精华,把西方色彩和中国意象巧妙融合,创造出丰富瑰丽的中国油画。极具张力!我们从其作品山水系列中,不难看出他的画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偶发性,极富幻想。色彩地变化是产生美感效果地重要技法,而杨先生正是运用色彩的不断变化,把无形的色彩幻化成有形的生命,化空灵为典雅,化神奇为奥妙;不拘一格,通过运用各种色素恣肆变化,尽而产生缤纷瑰丽的视觉张力,营造幻化无限的艺术天地。如作品《幽》、《空》等。

 

总之,杨先生之画,带着对艺术的虔诚和热爱,是画家自身奋斗过程的累积,是岁月沉淀的美感,是画家认真探索,艰辛劳动的结果,是对现实生活的感悟和认知,具有浓郁的时代文化特征,我有理由相信杨先生以其严谨的艺术态度和饱满的绘画创作热情及永无止境地探索精神,在中国绘画史上一定会写下“浓墨淡彩”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