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到朝鲜“捞人”—— 卸任美国总统的“副业”

2015-05-08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毅人

57日,就在朝鲜半岛剑拔弩张之际,朝鲜宣布再拘留一名美国公民。


根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朝中社)的消息,朝鲜6日拘留一名涉嫌从事对朝敌对活动的美国籍男子。此人名叫金学松(音译),曾在平壤科学技术大学工作。朝中社并未透露拘留金学松的原因,只是称有关机关正对金学松的罪行进行具体调查。


这是近期被朝鲜拘留的第二名美国公民。


一个月前的43日,同样在平壤科学技术大学工作的美籍教授金向德因被控长期从事颠覆朝鲜政府活动在即将离开朝鲜之际被拘留。到目前为止,被朝鲜扣押的美国公民已经有4人。其他两人分别是21岁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和韩裔美国公民金东哲。瓦姆比尔被控试图从酒店中偷窃宣传海报,20163月被朝鲜以“阴谋颠覆罪”判处15年劳教;金东哲则是因“间谍”罪和“阴谋颠覆”罪被判10年劳教。




朝鲜扣了人,美国政府就要想办法“捞人”。但这火中取栗的差事,可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胜任的。朝鲜希望由美国政府的“重量级”人物处理,最好是美国总统亲自出面。当然,这不太现实。退而求其次,卸任的美国总统、曾经的西方世界领袖就成为最好的人选。


一番算计之后,还真有两位美国前总统曾经先后赴朝,成功完成“捞人”任务。


(一)克林顿“捞回”美国女记者


20093月,美国两名亚裔女记者李丽娜和凌志美从中国越界进入朝鲜后被朝鲜有关方面扣留。68日,朝鲜中央裁判所以“敌视朝鲜民族罪”和“非法入境罪”判处两人12年劳教。


就在这两名美国女记者要在朝鲜劳教营里即将度过漫长岁月之际,局势峰回路转。当年84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突然旋风式访问朝鲜。20个小时后,他成功地将两名女记者带回了美国。




在回国后接受采访时,凌志美描述了她们离开朝鲜的最后时刻:“我们害怕随时会被送进劳改营。突然我们得到通知,去进行一次会面。我们被带到一个地方,在走过几扇门后,看见比尔·克林顿总统站在我们面前。我们惊呆了,但是立刻从心底意识到,我们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语言揭示了最表面的情形,难以言状的,是深层的博弈。


利用手中的两名美国女记者,争取与美国的代表直接谈判,是朝鲜方面深思熟虑后打出的一张牌。他们眼中,前总统克林顿是一个重量级,对朝鲜有善意的谈判代表人选。克林顿担任总统期间,美国与朝鲜成功地化解了第一次朝核危机,签订了《朝美核框架协议》并实行与朝鲜“接触”的政策。美朝关系明显改善。在他的第二个任期里,克林顿甚至差点实现在职美国总统对朝鲜的访问。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了前总统克林顿前往朝鲜“捞人”的一些细节:两名女记者被朝方扣押后,美朝双方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就释放两名女记者举行了秘密协商。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提出了一系列斡旋的人选,包括记者所在“潮流”电视台的创办人、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以及曾多次前往朝鲜营救被关押美国人的新墨西哥州州长比尔·里查德森等。另据美国报道华盛顿外交内幕的《尼尔森报道》透露,朝鲜提出一份可以作为特使的10人名单,戈尔并不在名单之上,而名单上的头一名就是前总统克林顿。


朝鲜希望的是一位能与金正日平起平坐的美国政府前要员来代表美国进行谈判。


7月中旬朝鲜安排两名记者与家人通话时,透过她们的口传达了希望克林顿担任特使的建议。戈尔接到这一消息后马上告知美国政府,并致电克林顿,希望他能达成此行。


事出突然,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com报道称,克林顿在出发前确实没有直接与奥巴马通电话,但是他与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琼斯做了交谈。琼斯了解了情况,并确认克林顿不会空手而归。


显然,虽然克林顿和美国政府都低调处理此次朝鲜之行,将其限定为人道主义行为,与美国对朝鲜半岛政策及朝核问题没有关系,但事实上,这绝不仅仅是一次“私人访问”。


朝鲜政府更寄希望于克林顿的访问,从给予克林顿的最高礼遇可见一斑。84日,当克林顿乘坐的专机抵达平壤国际机场时,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杨亨燮、外务省副相金桂冠到机场迎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与克林顿举行了1小时15分的会谈,并为克林顿举行了2小时的欢迎宴会。


据当时的新华社报道称,85日凌晨,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了有关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朝的新闻公报。公报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和克林顿举行了会谈。克林顿在会谈中对两名美国女记者非法进入朝鲜、进行敌视朝鲜的活动深表歉意,并郑重转达了美国政府希望从人道主义出发,宽大处理并遣返她们的恳切要求。公报指出,金正日根据朝鲜宪法第103条下达了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令,决定对这两名美国记者予以特赦。克林顿对此深表感谢,并郑重地向金正日“转达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改善两国关系的看法的口信”。


85日,克林顿一行低调的离开了朝鲜。当时曾经目睹克林顿与两名获释女记者离开的《环球》杂志记者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机场上也没有举行欢送仪式。一名朝鲜儿童向克林顿献花。克林顿在离开平壤时没有发表任何讲话。克林顿在所有工作人员都上了飞机之后,站在了机舱口,这时一辆搭载着两名美国女记者的轿车直接开到了专机旁,虽然《环球》杂志记者一进飞机场就在搜寻女记者的身影,但在眼见克林顿已经登上舷梯,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两位女记者的到来无疑是个惊喜。


只见两人分别身穿红、绿色T恤衫,手拎黑色旅行包,在工作人员的迎接下,步履匆匆地登上了舷梯,与克林顿握手后进入机舱内。之后,克林顿站在机舱口向大家挥手告别,并将右手放在胸前表示谢意,最后还出乎意料的向告别的人群敬了礼,脸上也露出了罕见的笑意,这一连串的动作让记者的闪光灯不停闪烁,也不禁猜测,也许正像莎士比亚的那句名言:只要结局是好的,那么一切都是好的。”


镜头前的一切都发生得有如众目睽睽之下的电影情节,但背后不为人所见的谈判,却难以说得清楚。对于转达美国总统奥巴马口信一说,事后遭到了白宫方面的否定。


但这已不重要。克林顿成功地从朝鲜“捞回”了两名女记者,朝鲜更是利用这个机会再次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同美国前总统直接在谈判桌上见了面。这次旋风访问后,美国和朝鲜的关系一度缓和了下来。


(二)卡特的朝鲜“捞人之旅”


克林顿并不是第一个不辱赴朝“捞人”使命的前总统。2010年,另一位老骥伏枥的美国前总统也完成过一次“捞人行动”,成功将美国公民戈梅斯带回。


美国前总统卡特与朝鲜打过多次交道。1994年第一次朝鲜核危机时,就是他前往平壤与当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举行会谈,缓和了局势,为克林顿政府日后对朝的“接触”政策打下了基础。因此,他是朝鲜方面信任的美国前政要。


卡特前往朝鲜,正值半岛三八线两侧剑拔弩张,局势严峻之际。


20103月,韩国“天安”号巡逻舰爆炸沉没,造成舰上46名官兵死亡。韩国指控此举为朝鲜潜艇发射鱼雷所为,朝鲜则坚决予以否认。双方都祭出对抗措施,火药味渐浓。


当然,双方谁也不想真正大打出手,打破僵局,现实中需要一个台阶。


于是,朝鲜又想到了“被扣美国人外交”这一招。就在20101月,一位名叫艾贾龙·马里·戈梅斯的美国人穿过中朝边界,非法入境朝鲜,被朝鲜司法机关判处8年监禁。据朝鲜媒体报道,戈梅斯在服刑期间情绪低落,一度试图自杀。朝鲜方面表示,如果卡特总统来朝鲜接人,他们就会释放戈梅斯。


朝鲜的这一招果然奏效。825日,卡特乘坐私人飞机低调抵达朝鲜首都平壤,他虽然没有见到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但是与朝鲜二号人物、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外务相朴义春等人会面。


朝中社随后发布的新闻公报说,卡特以美国政府及其本人的名义对戈梅斯非法进入朝鲜表示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朝中社的报道还指出,卡特访朝期间与金永南等人就朝核问题等议题展开“开诚布公的讨论”。


卡特还通过金永南转交金正日一封信,请求金正日特赦戈梅斯。金正日自然应允,下达了释放戈梅斯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命令。


827日,卡特携身穿白色衬衫、深色休闲裤的戈梅斯登上飞机,离开平壤,成功完成“捞人”之旅。




对于卡特这次朝鲜之行,美国政府依然表示,这只是他的私人行为。美国政府并没有提议或安排这次行程。但是,和上次克林顿之行一样,被扣押的美国人成功返回美国,朝鲜也利用这次所谓的民间接触,缓解来自美国和国际社会前一阶段因“天安”号事件造成的国际压力,并向美国传达了愿意就核计划与美国举行谈判的信息。


(三)卸任总统“捞人副业”难以为继?


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来说,在美朝之间,让卸任的总统出面“捞人”化解危机,其实是好处大大的。


其一,前总统与美国政府的敌对方接触是民间接触,美国政府不用公开为此背书,处理起来更加灵活。


其二, 前总统的光环足以引起朝鲜的足够重视,能够较为顺利的争取被扣押人员的获释。


其三,对美国国内也好交代。虽然美国政府对朝鲜长期采取制裁措施,不与其直接对话。但是,公民遇困,美国政府还是要采用各种变通方式,尽力营救。


如今,又有4名美国人被扣朝鲜。而半岛局势又是剑拔弩张。朝鲜是否又会打出这张牌目前依然是个未知数。


朝鲜当下的最高领导人是80后出生的金正恩,执政风格与其父金正日有较大不同,许多行为被外界解读为“非理性”。他的对手也已不是审慎的奥巴马,而是“张狂”的特朗普。特朗普总统新出台的对朝政策是“极限施压与接触”,即,先最大限度地向朝鲜施加压力,若朝鲜改变其行为,才与其接触。从这个政策出发,放出前总统出面与朝鲜会谈和解救被扣押美国人,是有悖于现总统的政策的。据《金融时报》报道,白宫已经给前总统卡特私下打招呼,请他不要当和事佬,以免破坏特朗普对平壤施压的努力。


但是,介于特朗普行事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目前各方都无法判断局势走向。


如果万一,朝鲜真的再把“被扣美国人”这一张牌摊上桌面,而特朗普的内心深处也真的想就此与朝鲜缓和关系的话,可能还真要再麻烦某位前总统出马,把人“捞”出来的同时,双方也“顺便”接触一番。

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又会是哪位前总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