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中国不缺乏优秀歌手,缺的是优秀的原创音乐!”

2017-02-15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 黄赫


王骞

国内著名演艺经纪人、娱乐策划人。中国原创音乐文化产业践行者,致力打造校园原创音乐创新体系。长期从事文化经济产业。毕业于山东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北京大学文化产业进修。现任北大青鸟音乐集团总裁、中国大学生音乐节组委会主席、北大青鸟青春音乐学院创始人、《中国音乐系列排行榜》总制片人。曾策划制作:杭盖音乐节,老狼、水木年华、汪峰、许巍、郑钧 等歌手的大型演唱会。





音乐是大众娱乐和对艺术追求中最常见的方式。由于时代的发展和大众获取音乐渠道的改变,传统唱片发行的份额日趋减少,这意味着音乐人与唱片公司的重要盈利渠道被破坏,然而近年随着中国市场对版权保护的日益完善,这一现象已经慢慢好转。音乐人面临着“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挑战。特别是中国原创音乐,就此话题,亚洲新闻周刊采访了北大青鸟音乐集团总裁:王骞。



记者:原创音乐的版权保护是否依然形同虚设?



王骞:2010年《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办法》的出台让音乐创作者看到了曙光。随着近年来,市场和大众对版权意识的了解,我还是以乐观的态度来看待当下的音乐环境。虽然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彻底解决的,这其中涉及法律意识和相关法规的健全。我们看到这一两年之内很多大的资本方在大量收购音乐版权,忽然间版权一下就价值几多。据我了解像一些合作平台、大的唱片公司他们一年的版权收入在一亿元左右,按版权相关法律出台之前可能就少个零。再者有资金来支持版权的付费,像酷狗、酷我、腾讯音乐、百度。某种意义上来说版权的价值提高了,其实最大的受益者是音乐人。因为他们创造了音乐版权和音乐内容,他们的收入提高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有更多的精力再去创作音乐。我认为随着法律和分配条款更加的合理化和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性,音乐人的收入会更加的规则化和常态化。中国的音乐市场在版权保护上正在逐步健全。



记者: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的原创音乐。



王骞:其实这个话题特别的大,我只能根据自己从业的平台包括环境来去和你分享一下,第一我认为原创音乐才是音乐的真谛,它是最有持久性和生命力的。所以说呢北大青鸟音乐集团开展了一个很大的项目叫“中国大学生音乐节”,所有的音乐内容必须是原创,就像刚才您提的问题一样,作为一个音乐工作者我有义务也有责任让更多的年轻人去坚持音乐的创作。因为他们才是中国音乐的未来和中国消费市场的未来,所以我尽可能找到源头。我们最早听的很多音乐是港澳台的流行音乐,再后来是摇滚音乐,崔健时代的这些音乐人出现了。他们当时创作了很多原创歌曲,也许他们的灵感和动力来源于生活来源于工作,但是后来为何没有更多的原创音乐了呢?


第一点原因,音乐人唱自己最早出名的那首歌更加容易获得商业收益。第二点原因,演出商希望甚至要求某个歌手唱一首他的成名曲。如果歌手非要坚持唱新作品,演出商很可能不买单。继而被市场妥协。




记者:大陆音乐的市场赶超了港台市场,是什么推动了这个现象。



王骞:首先,港台的消费市场和音乐人的收入更好的支持了他们的创作。港台的音乐人、制作人、创作人几乎已经都在大陆发展了,早期他们帮助了很多内地的音乐人。这个现象已经说明,大陆的音乐市场将港台音乐人吸引而来,毕竟人口的体量和信息化的开放发展是有效的市场支撑。然而随着这几点,内地的音乐人在音乐水平上已经逐步拉近与港台和海外的距离,很多内地音乐人都接受过专业系统的音乐学习,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从创作源头和市场前景以及时代发展上看,中国的音乐市场正在蓬勃发展。

记者:本土化的原创音乐和港台风格的原创音乐您觉得未来的差异化会越来越模糊吗?



王骞:关于音乐内容的创作,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不一样,原创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在几年前,海外的创作环境和新鲜事物还是比较领先的,包括制作水准。但是刚才你提到的问题是我比较认可的观点,在从前信息存在避塞性。现在随着我们的生活水准的提高,包括科技带动大环境的无缝链接,从东半球到西半球都没有任何避塞性了,这是很大的进步。再一个问题就是制作水准,内地的音乐人不管在海外寻求合作还是邀请港台音乐人共同创作,这个水准几乎是无缝的。所以说我认为就现在而言,可能还会有一些区别,毕竟生活环境不一样。在香港创作出北京土生土长的文化是不可能的。老北京提着个鸟笼子去溜大街,那香港很难啊。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制作水准会越来越相近乃至会赶超,但是文化永远不会相似,因为毕竟两个城市两个区域的整体生活文化差异比较大,这个是我觉得是比较明显的。



记者:如何看待如雨后春笋一般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和充斥着大小城市的各类音乐节。

王骞:这个问题我特别想回答,我想通过咱们报刊说一下,我刚做完新华网的一个节目,也是同样的问题。我对于这个问题是喜忧各半,怎么讲呢?选秀节目多,不管是歌唱比赛,真人秀就还是网红,说明更多的平台能够帮助你梦想的实现。但是如今观众和消费者的要求已经越来越高,很多节目收视率一般。再有很多真人秀在误人子弟,为了哗众取宠、为了做一些虚假的信息去脱离事实,导致一些选手迷失自我,在人生方向上有误导作用。继而使一些年轻人不更好的去接受现实的环境,只想着自己的明星梦。

你说的音乐节,我认为才是真正的雨后春笋。现在几乎任何一个城市不管是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城市都有自己所谓的音乐节。大部分音乐节是靠政府平台和企业平台来支持,并不是商业市场的行为。再有制作水准参差不齐,80%的音乐节形式和内容几乎是雷同的没有任何创意。同样是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已经做了将近20年!沈黎晖这样的音乐人是音乐节的先驱者,他自己的人生轨迹就像一个过山车一样,我记得在0506年的时候他的公司几乎要倒闭了,幸亏他太太支持他把房子抵押才能够维持下来,整个过程很艰辛,更多的是坚持去树立和丰富自己的品牌内容。现在去看草莓音乐节和迷笛音乐节已经不是去看明星,更多的是去享受音乐态度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记者:中国优秀的歌手有很多,但是好的原创音乐却不多,北大青鸟是否会对原创音乐进行一些扶植的计划?



王骞:今天我最想多说一下这个问题,北大青鸟音乐集团正在打造全国范围内最大的原创音乐项目《中国大学生音乐节》,覆盖全国20个城市,17个内地城市加港澳两个城市。大学是线下200余所高校,线上1000余所高校。我们有4个环节,第一个是“中国大学生音乐超级联赛”,第二个是“青春音乐学院”,第三个叫做“大学生全国巡回演唱会”,第四个叫“大学生年度盛典”。通过这样的比赛机制让更多的爱音乐有音乐梦想的大学生参与进来。并且要以原创形式参加比赛。除了音乐类院校外,大部分是统招类大学,这样的话他们的创作力是有限的,为此我们线上打开了一个原创作品的平台,我们线下采取的是翻唱加原创,都鼓励你参与和享受音乐的世界。第二个阶段叫“青春音乐学院”,这个阶段是原创音乐的孵化基地,选出来全国的线下30强和线上30强这几十名选手,进入到“青春音乐学院”经过一个多月的魔鬼式训练。重要的是给予学生原创作品的孵化,我们保证每个学员从“青春音乐学院”出来的必须都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到第三个阶段到“大学生全国巡回演唱会”的时候,我们会让这些学员唱他们自己原创作品,邀请一些明星给他们加油助阵!增加关注点和吸引点!

重新回归到学校,我们给大学生的舞台是正规体育场的万人舞台,在这样的舞台上演绎自己的原创作品,对于大学生来说是十分难得的。选择在最后办盛典是因为我们更多的是鼓励原创作品。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邀请的著名音乐人全都是原创歌手,也是希望这些老师和学员能产生更好的共鸣。



我们在每个学校里面还要沉淀青鸟音创空间,每个大概有120平米,楼上有一个近20平方米的录音棚,我们欢迎更多的学生带着他们的灵感到棚里面免费创作,我们提供创作空间,但还是拒绝翻唱!能有人作一首词,我们帮他在别的地方把曲拼凑起来,所以说我们会再次沉淀。那最后我们还有一个归属的方式就是“中国大学生原创音乐榜”,我们和海鸥音乐、酷狗、酷我、腾讯都会有合作。在这些播放器打开后会看到榜单里面有一个叫“中国大学生原创音乐榜”,这个榜单里面很多都是大学生的原创作品,大家可以看到听到他们的作品。我们会给大学生很大的播放平台让更多的人去听,去点评。所以原创音乐一直是北大青鸟音乐集团的核心竞争力。

中国不缺乏优秀的歌手和歌者,真正匮乏的紧缺的是优秀的原创作品。

除此之外,我还想提一下,北大青鸟正在合作一个世界性的品牌“格莱美”。我们很快将会做格莱美音乐节。将世界级的一流音乐殿堂引入国内的市场,所有的表演者90%是格莱美的获奖嘉宾。音乐是经久不衰的艺术,青鸟音乐将形成体系化的国际交流平台,将好的音乐带进来,让好的音乐走出去。我作为一名音乐人,会尽好行业的责任、社会的责任,为社会更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