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为什么武松要杀害心爱的姑娘张玉兰?

2016-12-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特约评论员 原平方


终生未婚的“英雄”武松一生中只与两个女人亲密接触过:一个是嫂子潘金莲;一个是相亲对象张玉兰。 如果说还和别的女人有所肢体接触的话,那就是黑社会老大蒋门神的二奶和十字坡要拿自己做人肉叉烧包的大嫂孙二娘。


蒋门神的二奶被武松直接扔进了酒缸泡酒。孙二娘是女汉子、母夜叉,动不动就要杀人剥皮包饺子,即使武松假装酒醉把人大嫂压在了身下也没感觉。


因为,所谓的亲密接触是指有感情纠葛、有怦然心动,郎才女貌、郎情妾意。能谈得上这一点的女人只有潘金莲和张玉兰。



潘金莲是大美女,否则也当不起千古第一淫妇的美名。重要的是,潘金莲懂人事、解风情。因为错上了张首富床才被迫下嫁给矮矬穷且胆小怕事的武大郎。


熟妇潘金莲初次见一表人才、颜值担当又是打虎明星偶像的武松什么感觉?一个字:surprise!

相比于武大,武二就是踏着五彩祥云来的白马王子。


当时,武松二十五岁,潘金莲二十二岁。

正是最好的年纪。


武松懂不懂嫂子的意思?

当然懂。


住嫂子家一个多月,嫂子前所未有的殷勤体贴、温柔呵护、春风拂面、风情万种。在风雪午后的家里,当在只有武松和潘金莲两个人的密闭暧昧空间里,嫂子借酒言语肢体调逗自己的时候,武松更懂得嫂子的柔情蜜意。


武松很焦躁。

焦躁就是思想斗争。激烈的思想斗争。


终于,武松还是义正辞严、义不容情地断然拒绝了嫂子。


嫂子就是嫂子,武松坚守了道德伦理的底线,没有犯天下男人都犯的错,成功度过了美人这一关,武松华丽丽地转身成了英雄。


那见过面、相过亲的姑娘张玉兰呢?


张玉兰是地方武警部队张团长家的干女儿,是一色艺双绝、懂风情的美女。因而,意外听到张司令许诺说要把玉兰妹妹许配给自己时,武松简直难以置信,心都要化了。


怎么见得?和张团长一家及令自己心动的姑娘玉兰喝完酒回到自己房间后,武松心情激动、兴奋得睡不着觉,深夜还在院子里耍了俩小时双截棍。


张玉兰剧照


问题是,既然武松这么喜欢玉兰妹妹为什么还要将自己心爱的姑娘一刀刺死呢?


先了解下武松的性格。


武松从小父母双亡,家境贫寒,全靠相依为命的哥哥武大郎一手带大。在《水浒传》里首次出场,即是人生的低谷:贫病交加、饥寒交迫。


倒霉到什么程度?本来因喝酒打架以为把人打死的武松千里迢迢投奔了江湖上人称行侠仗义、扶危济困的红二代柴进。柴进财大气粗,初见时对仪表堂堂的武二郎印象不错,好酒好烟好款待。但武松不会说话讨人家喜欢,还老动不动喝酒打架闹事,时间一长,红二代柴进不大待见武松了。所以,当柴进招待江湖一哥宋江喝酒的时候,武松只能在偏僻的东廊下瑟瑟发抖、烤火御寒。


一个人的性格是天性与环境的产物,具有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一个人的行事逻辑和行事风格,亦是如此。环境和个性造就了武松敏感多疑、隐忍自尊,警觉性高、复仇欲强的性格。其实,武松才是那只伺机而动的猛虎。


再看武松的办事作风。


圆满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出差回来,受到领导嘉许本是大喜。回到家后,进门迎面看见哥哥武大郎憨笑的遗像,转眼就从喜悦变成了大悲。


然而,即使面对骨肉死亡这样惨烈的突发事件,武松依然心思缜密、章法丝毫不乱。看到嫂子假装哭哭啼啼,异常冷静的武松非但没哭,反倒很职业化、非常符合自己刑警队长身份地问了三个问题:武大郎什么时候死的?患病时是什么症状?都吃过谁的药?


第二天,武松直接向目击证人何九叔和小混混郓哥调查取证后向主管县长报案。但县长受人钱财、帮人消灾,武松告发嫂子和西门庆通奸谋杀的证据本身又不充分,武松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要求被很具程序正当性的理由拒绝。


接下来的第三天,武松做了一件事。一方面,武松把目击证人何九叔和郓哥关在自己的办公室让手下警察看守。另一方面,武松带了五个协警到家把住门的出口,强行邀请了四个街坊邻居做见证和笔录,自己则讯问嫂子及王婆。 这个时候,武松再次重申了之前向何九叔说过的承诺,“冤有头债有主”,“不伤及无辜”。



的确,武松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武松直接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然后押了王婆与四个邻居一起到县政府投案自首。


为什么武松没杀此时已明确是“帮凶”的王婆,后来却杀了相对无辜的姑娘张玉兰?


唯一的理由是这个时候的武松还相信政府。


正义虽然像个羞涩的小姑娘,不敢露面,但武松依然有殷切的期盼:正义可能会偶尔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政府还有公信力。


武松为什么要杀张玉兰?


八月十五圆月夜,芙蓉如面柳如眉。更有佳肴美酒,其乐融融,一方大员、位高权重的张团长不仅没嫌弃武松罪犯的身份,反倒邀请武松到自己家好吃好喝、共度中秋佳节。更重要的是,张团长还出人意料、当众承诺要把自己的干女儿玉兰嫁给自己。酒不醉人人自醉,出身寒微、有犯罪前科的武松立马感觉要脱胎换骨、步入上流社会了。


福无双至今日至,祸不单行昨日行,这应该是武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但事情总是在起变化。


兴奋又幸福的武松刚躺下准备睡觉,张团长家突然有人喊进贼了。老虎有打盹的时候,被人灌了迷魂汤的老虎更会迷糊。一向警觉的武松以为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才艺可以展示,知恩图报、必须报答司令的厚爱和知遇之恩。再说,刚见过面的姑娘玉兰又确认: 贼进了后花园! 即使为了心爱的姑娘,武松也不能不神勇。虎都打过,何况小毛贼?


一腔热血往前冲的武松没想到掉进了黑社会老大蒋门神、顶头上司张团长和武装部张部长的坑儿里!原来,官商勾结、黑白合流,蒋门神早就买通了张团长要给人蒋门神报仇、要抢回天上人间“快活林”,人家才是一家。


伤害,深深的伤害;对于曾经的刑警队长、一贯心思缜密且机警过人的武松来说,欺骗,这是智力上的极大侮辱。



所以,当被构陷冤枉、因盗窃被判死刑的武松成功减罪成流放后,武松“怨愤冲天”。嫂子不能信,朋友不能信,上司不能信,心爱的姑娘不能信,为什么这个世界偏偏要让自己不相信?


热情热血的另一面是冷血冷酷。


佛挡杀佛,神拦杀神,只要遇见,一定不留活口,这个时候的武松杀人已经不顾一切。在飞云浦,武松杀了蒋门神的两个徒弟后,又在一死一伤的两个押解刑警身上再捅几刀,以确保必死。在张团长家里,武松先杀了一个司机、两个丫环;接着杀了张团长、张部长和蒋门神,张家两个男亲信;然后,武松杀了张团长太太,而且毫不犹豫地杀了曾经的相亲对象玉兰及另外两个丫环。最后,杀红眼的武松又返回司令家,杀死了“两三个妇女”。


案发后,警方确认,连同飞云浦被杀的四个人,武松一共杀死了十九个人。武松最后杀的那“两三个妇女”事实上是张团长家的三个儿女,张司令家是灭门惨案。


然而,做过刑警大队长、具有照相式记忆系统的武松在逃亡路上向张青回忆时,却完全记不起有这三个人。可见,张司令家的三个儿女是枉死。


枉死的又何止他们仨?


如果说黑社会老大蒋门神、张团长、张部长狼狈为奸,是始作俑者、罪有应得;蒋门神的两个徒弟和押解刑警有谋害行为、死有余辜;张玉兰帮忙误导、为虎作伥;团长家的两个男亲信捉拿武松,亦是帮凶;张太太是团长老婆,那司机、做饭和端茶倒水的四个丫头及团长家的三个子女这八个人则与陷害武松没什么关系。


原因只有一个,绝望的武松不相信世上还有良善,在黑暗里站久了,武松认为:他们也是黑暗的一部分!


如果说武松以前的所作所为是英雄的话,那这个时候的武松已经蜕变为滥杀无辜的杀人犯。



只有一个疑问,作为诱饵的玉兰妹妹有没有可能不做帮凶误导武松进陷坑?


当然可以!


即使玉兰姑娘拒绝,也无非是被团长责骂几句:死蹄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心软了?她只要有这样的一念之善、微小选择就会帮武松逃过一劫从而死里逃生。


有这种操作可能——


武松第一次犯罪杀人到案后,阳谷县把案情上报给了市长陈文韶。陈市长非常了解武松犯罪的前因后果,也很关照押在看守所里的武松,看守所里的刑警乃至于牢头狱霸不仅没勒索武松的钱,还经常好酒好烟吃请武松。


而且,陈市长还把武松的案情从斗殴杀人改成了过失杀人。更为重要的是,陈市长还直接向最高法院申请认定武松的投案自首情节,建议要少杀、慎杀,酌情从宽从轻处理,并连夜私下向自己的老领导汇报案情。最终,杀人的武松只被打了四十板子,发配孟州。


中国人办事要么是因为家人亲戚朋友,要么是因为钱财礼物关系,或者是碍于领导面子、同事情分,可陈市长却是贴着自己的人情、为不认识的武松办事。


陈文韶并不是唯一的例外。


孟州府的张团长受了蒋门神的巨额贿赂陷害定罪武松的盗窃案中,审理案子的叶法官坚决不主张判武松死刑。即使是在受了张团长贿赂的直接领导、现任市长的压力下,叶法官也尽自己力所能及的权限把武松所谓的盗窃情节如实填报、尽可能减轻。


市长是个贪赃的市长。但他虽爱财收了人贿赂,但良心上觉得不能帮着坏人害好人。最后的判决结果则是二十板子,发配恩州,盗窃财物原物返还。


其实,在自己可选择的情况下,在不伤害自己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做自己力所能及、做合乎良知和常识的判断完全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关键是身在链条中的人得有良知和常识,而且,有行为能力。


凡事因果循环。或许人有一念之善就可能改变结局,玉兰可以嫁个好人家,张家可以幸福生活,武松不必逃亡,社会多点安全感。否则就会戾气横生,导致社会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