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美国大选已烧10亿美元,代表们会被贿赂吗?

2016-04-2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美国大选已烧10亿美元,代表们会被贿赂吗?

距离美国11月总统选举只剩半年时间,民主党还有19个州没有完成党内预选,共和党则差15个州。一场场预选背后,是暗流涌动的庞大资金。总统竞选人及其支持团体据说在竞选宣传上已经烧掉10亿美元。他们获得多少资金支持,这些钱又来自哪里?


 


 唐纳德·特朗普(英语:Donald John Trump1946614日-)出生于美国纽约皇后区,美国商业大亨、电视名人和作家。

 唐纳德·特朗普是特朗普集团董事长及总裁,也是特朗普娱乐公司的创始人,在全世界经营房地产、赌场和饭店。由于担任自己的NBC实境节目秀《谁是接班人》的主持人而更广为人知。

 特朗普曾经积极活动以赢得2012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的提名,挑战巴拉克·奥巴马,他还因为质疑奥巴马总统是否在美国出生而引起关注。奥巴马总统为了结束这场争议,不得不公布了他的出生证。但是他中途宣布退出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的提名。

 2015617日,特朗普在纽约市第五大道特朗普大厦宣布,决定参加总统大选。我正式宣布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我们要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特朗普是第12位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的共和党人。



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英文: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19471026-),美国律师、政治家。美国第67任国务卿,前联邦参议员(代表纽约州),美国第42届、43届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妻子。

2000年,希拉里在纽约州联邦参议员选举中胜出,成为该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联邦参议员,更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拥有公职的第一夫人,并在6年任期满后以大幅度的领先优势获得连任。

希拉里参加了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并曾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大幅度领先,但最终败给了伊利诺伊州的联邦参议员贝拉克·奥巴马,虽然她并非首位参与联邦总统大选的女候选人,但却被普遍认为是历史上第一位的确很有可能当选的。最后奥巴马成功当选后,提名她出任国务卿,并最终成为美国历史上的第3位女国务卿。

2015年412日,希拉里正式宣布参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克林顿是一位富有争议的政治人物,当第一夫人期间曾主持一系列改革。

2016年22日,美国民主党初选希拉里首战险胜桑德斯。

依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数据,2015年夏季以来,158个个人和家庭的捐款金额超过25万美元,总额达到1.76亿美元。

158个捐款方中,64个从事金融行业、17个从事能源行业、15个从事地产和建筑行业,其余人员从事传媒或医疗卫生行业。

另一面,支持各竞选人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在本次选举中也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截至2月底,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从大企业和富人阶层获得了6亿美元捐款,以支持金主们偏好的竞选人。

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裁定,企业和工会有权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向支持且独立于竞选人竞选团队的组织即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随后,个人也被允许无限制地向该委员会捐款。

《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报道,美国大企业和富豪家族通常会同时支持几个竞选人,以防失算。比如,美国高盛公司董事会主席劳埃德·布兰克芬就捐款支持了克鲁兹、杰布·布什和希拉里。在他看来,屡屡放言批评华尔街的桑德斯是最危险的竞选人。

眼下,桑德斯翻盘击败希拉里已难言易事,共和党方面则仍有悬念。两党预选并非直接产生总统候选人,而是选举出支持特定竞选人的党代表参加各自的全国代表大会,再确定提名。如果特朗普无法拿到1237票,就给共和党主流派留下操作空间。这也是克鲁兹一直紧追、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坚决不退选的原因。目前特朗普手里的共和党代表票已接近900张。

大选或被少数人操纵

为争夺美国大选的党内提名,几位候选者使尽浑身解数。然而这种看似激烈的群雄逐鹿真能折射美国民主制度的光辉?英国广播公司近日刊文称,美国可能是个民主的国家,但很难说党内提名的过程是闪耀着民主光芒的灯塔。



  文章指出,在美国历史中的大多数阶段,党内提名由政治掮客和交易能手们暗箱操作,它们就像一个个私人俱乐部,制定着自己的规则并对局外人心生猜忌。后来,虽然引入了更为开放的初选制度以及党团会议制度,以求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但如若仔细审视,美国的政治体制仍时不时地被那些不光彩的东西所左右。而这也引起了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的支持者们的不满,他们认为自己心目中的总统人选被两

党的当权派所无视。

先从特朗普来看,文章提出一个问题:特朗普被欺骗了吗?这位房地产大亨虽然以757张选举人票大幅领先克鲁兹,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如果他没能获得1237张选举人票拿到出线权,幕后政治进程开始运作的话,那么他将会受挫。

科罗拉多的失利就是一个例子,克鲁兹上周在这个不采用初选和党团会议制度的地方,通过共和党大会的方式一举收获了34名选举代表的支持。而且,即便在那些特朗普已经获得初选胜利的州,克鲁兹团队仍在削尖脑袋确保他们的人成为选举代表。例如在南卡罗来纳州,特朗普曾将50张选举人票悉数收入囊中,但州代表大会可能被克鲁兹的支持者们操纵,在大会的加时赛中把选票投给克鲁兹,使先前挺特的局势发生逆转。

对此,特朗普和特粉们已经流露出愤愤不平的情绪。这种事在我们整个国家都在上演——出色的人被政治家们剥夺公民权利,特朗普周一在推特上说,共和党陷入了困境!再把目光转向桑德斯。

文章认为,他虽然取得了最近几场选战的胜利,但与获得超级代表支持、领先200多张选举人票的希拉里比起来,仍然追赶吃力。而且更大的问题是,桑德斯在过去一个月中所取得的胜利,都是在一些选举人票比较少的州获得的,例如怀俄明只有14张选举人票,爱达荷州23张,阿拉斯加16张,与希拉里动辄就在人口众多的南部州取得大胜相比,桑德斯的胜利显得非常苍白。如果希拉里在大票仓继续发力,那么她可能一朝抹平过去三周以来桑德斯的收益

作者指出,希拉里从现在的计票来看大约超过桑德斯240万张票,《华盛顿邮报》推测,如果算上剩下的州可能做出的投票结果,那么两人的差距或在230万张左右。最终普选票让领先的候选人看起来具有人民选择的合法性,但表象也可能是具有欺骗性的。北达科他的选举代表科里·豪格兰在接受电视采访时直言:媒体已经制造了一种观念,就是选民决定了提名,这就是矛盾之处。其实规则仍然被设定为由政党在全国代表大会上选择其提名者。

  文章还提出一个问题:共和党代表大会的代表们能被贿赂吗?作者写道,如果特朗普没有锁定获得党内提名所需的1237张选举人票,那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将会演变为现代美国政治历史中一场不分敌我的混乱厮杀。在几轮陷入僵局的投票过后,大多数大会代表们可能会自由地为他们的良心而投票,但这种良心也有被收买之虞,比如说,去特朗普的高尔夫度假区过个周末,或是与克鲁兹共进晚餐……

作者认为上述可能性不能排除——尽管有条文明晰的反腐法约束公职人员,但代表大会的代表们是普通公民。尽管政府法规禁止他们从企业、工会、政府承包商和外国人手中收取献金,但在这点上法律常常是模棱两可的。竞选团队及其富裕的金主们还可能通过支付旅费、赠送金表,报销账单等方式向大会代表们变相行贿,州的反腐败法在这方面鲜有判例。

尽管距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还有几个月,但对肮脏把戏的控诉已有耳闻。特朗普通过推特谴责克鲁兹向代表塞了各种好处

文章结尾写道,特朗普的顾问巴瑞·班尼特曾说,他们竞选团队不会向别人提供特朗普飞机上的座位来捞取选票,这是一条明显的底线。但作者质疑,当总统提名的决定权掌握在少数代表手中时,出于党派利益考虑,这条底线会不会看上去异常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