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湖南年鉴《文献与人物》:刘浩锋与《和学》

2016-04-13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转载于2016年第一期,《湖南年鉴》文献与人物杂志“今日名流”栏目

文/  刘跃儒


 


刘浩锋,1975年出生于湖南邵阳。宋庄创天道绘画流派,其油画作品《佛光普照》曾被毛里求斯总统、马来西亚国王、泰国王储、奥巴马总统顾问等多国领导珍藏;2010年获外交部“国礼艺术大师”称号;曾接受央视华人频道、《法新社》《美国有线电视》《德国之声》《俄罗斯真理报》、《香港有线宽频》、《纽约icn国际卫视》、《广东卫视》等数十家世界知名媒体专访或报道。著有《和学——中国文化传承与开新》、《中华文化复兴文集》、《美学科学原理》等多种著作。被文化部《赤子》杂志、《亚洲新闻周刊》、《纽约icn国际卫视》等媒体赞誉为中华文化复兴理论旗手!现为《亚洲新闻周刊》、美国《世界华人社》、加拿大《世界华人周刊》三大华文国际媒体的主笔。商务部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会专家委员会研究员兼咨询部副主任。


                                                        (刘浩锋近照)


和学,是刘浩锋先生经由二十年努力创建完成儒释道耶回科学合一的庞大思想体系;他通过创建了基于天道太极图原理的辩证逻辑哲学与本体论、方法论、逻辑工具、价值观贯通,第一次从逻辑学层面完整阐释了东西方文化关系,并把解决相对静止的局部系统的形式逻辑与解决整体与无穷系统的辩证逻辑的条件转化作出了说明。任何文化只有切入它的逻辑方式才是最基础的。因为它决定了价值认知模式、学术范式、知识体系的构成方法。只有把东西方两个文化体系从逻辑层面打通才能真正完整懂得东西方文化与文明的特征,并解决在全球一体化时代如何融合创新构建新的学术范式与共同价值基础。如果说,黎曼数学给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提供了数学证明。那么,赵总宽教授作为中国数理辩证逻辑第一人,他率先完成了基于天道易理的辩证逻辑形式化语言公理体系,则为天道辩证逻辑提供了形式公理证明。和学是该逻辑工具在数学逻辑学伦理学心理学政治学经济学美学文学历史学宗教学生命科学等诸多学科的全面应用与贯通。

]

和学诞生的时代背景与意义


当今世界,随着西方后现代哲学解构主义手法的盛行而导致自我传统的衰竭,价值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深深困扰着未来发展方向。由形式逻辑支配的分析思维分析哲学形成的分离文明,在引导世界朝精细化发展的过程后,陷入了细片化的困境。

正是在大背景下,和学弥补了西方文化自性危机的不足,并有效融合中西贯通古今还原了精神整体的真相。我想,全球一体化时代,这是时代客观需要,因为他亟待一种全球价值的世界文化引领人类走出文化冲突宗教冲突以及宗教与科学冲突的泥沼。所谓和,它依据太极图的阴阳天道法则而演绎开来。它以其衍生的辩证逻辑工具与和而不同兼容并包的思维方式与辩证互利的价值认知,弥补了形式逻辑分析思维与分离文明的缺陷,通过接纳矛盾的逻辑工具重新将解构了的文化还原为整体,揭示宇宙真相与运行规律。

和学的意义,在全球化格局下,它是实现世界大同的科学文化理论;在西方文化主导世界五百年,而今衰竭陷入价值虚无主义深渊的当今21世纪,它是实现民族复兴的文化标志,也是引领世界文艺复兴的文化旗帜。


  构建和学的逻辑基础与科学方法


和学基本的逻辑方法是天道辩证逻辑。天道辩证逻辑是对伏羲天道易理的逻辑形式转化与应用。天道辩证逻辑思想之所以是整体普遍有效的科学逻辑学说,它对应宇宙的客观运行秩序。宇宙从生到死、宇宙爆炸到宇宙收缩的“一呼一吸”、“色与空”天理循环,并非直线运动过程,而是符合“太极图”揭示的辩证运动过程。

天道辩证逻辑的现代形式系统支持是中国人民大学逻辑学家赵总宽教授的“辩证命题逻辑的形式公理系统”。就如黎曼数学给爱因斯坦相对论提供了数学支持一样。它与以往辩证逻辑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揭示了传统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的辩证关系以及转化条件,指出了追求协调一致性、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却陷入悖论是辩证逻辑的特殊形式;追求差异互补结构、接纳矛盾的辩证逻辑却陷入混沌是形式逻辑最高论域时的表现形式。


形式逻辑系统在假设基础上解决局部精细化问题,却陷入悖论困境;辩证逻辑系统在客观基础上解决整体方向问题,却陷入混沌迷途。通过辩证逻辑驾驭形式逻辑,则解决了悖论与混沌的双重困迷,既把握了事物整体发展的方向,也解决了局部精细协调发展,成为一种成熟的模型与文明方式。


形式逻辑在论域为宇宙时,形式逻辑推理在宇宙层面形成悖论格局,从而,形式逻辑等同于辩证逻辑;换句话说,形式逻辑思维方式,只有从宇宙整体层面看待问题才是整体有效的。它科学地阐释了佛学小乘谈的一切皆因果,一切皆因缘和合,是宇宙大逻辑。因而,和学不仅是道学,同时也是佛学的现代形式。和学通过系统的阐释,它论证了更是儒释道耶回科学融合统一后的大复兴。


和学的哲学模型与数学原理


和学在太极图基础上,融合释耶模型,创建了新的综合模型。


 


      和学指出:太极图蕴含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数学原理“等周等面”公理——所有周长面积相等,圆面积球容积最大。它是对真理的数学描述。太极图作为一个接纳矛盾的模型与系统,它的应用直接颠覆与拓展了西方文化以形式逻辑系统创建科学范式的标准;如果说,哥德尔不完性定理揭示了形式逻辑系统存在的不完备性特征,那么,和学却反证地接纳了矛盾的太极图系统是完备性的最高级的科学系统。尤其在人文科学领域,它直接拨乱反正,揭示了政治、经济、伦理哲学、宗教等领域存之已久的谬见。


 和学的学术学意义:中国学术范式的崛起与西方学术范式的转型


学术学,是研究学术自身语言范式与文理结构、学科方法等学术范式的学问。

和学在学术学上,突破了传统国学包容性、多义性的语义特征,在逻辑形式上引用了现代唯一性的符号语言、形式语言;在文理结构的学术范式上,突破了传统历史叙述的章回格局;在学科方法上突破了传统哲学与文学、历史不分的混沌状态,实现了既分类分科又跨科综合的创新;同时,也突破了传统西学强调协调一致性而缺乏包容性、整体性的语义特征,在逻辑形式上引用了辩证逻辑的符号系统、形式语言;在文理结构上,突破了西方线性的僵硬束缚;在学科方法上,突破了西方科目分类有余而跨科综合不足的缺陷。

和学在语言形式上指出:辩证逻辑语言方式是宇宙普遍有效的表述。因为,形式逻辑语言方式,是建立在假设与静止分析基础上的语言方式,排斥矛盾,能够真实反应一瞬间与事物局部真相的关系,存在偏执的线性分析特征,与客观螺旋形运动着的、接纳矛盾的物质精神世界并不相符合,亦不能解释。

比如描述桌上的杯子。这是一个杯子;这是形式逻辑语言描述方式。真实反应了杯子这一局部时间的状态。但是,接着杯子被不小心打碎,杯子不见了。被收作垃圾回炉。原来构成杯子的物质已经变成新的表现能量。用杯子已不能表达事物变化后的特征。所以,辩证逻辑语言描述方式是“这是一个杯子,所谓杯子,既非杯子,故为杯子”。这才是真实的描述了杯子的客观整体运行轨迹,跳出了形式逻辑思维描述的局部表象。

正因如此,形式逻辑思想语言方式只能是局部有效的,而忽略其局部有效陷入盲目语言扩张的恶果就是,形式逻辑语言方式必然制造出普遍的文化迷障,会导致人们浸淫于昙花一现的局部事物之中,而忽略了事物整体性的真相。一切在此基础上的文化形式与思想理论,以及受这种文化思想组织建立的社会形态,必然导致周期性大起大落互损循环的各种危机。

和学在文理结构上指出:形式逻辑思维主导的文理结构形成的西方学术范式,必然强调“抽象同一”基础上的线性推理,所谓条理清楚,脉络清晰;而事实上,这种建立在局部有效推理基础上的学术范式,看起来清清爽爽一目了然的优点,却正是自身的痼疾与不足,它无法构成宽度深度高度完整圆融的学术结构。西方学术范式强调的形式逻辑分析与归纳清晰有力,就像几条直线僵尸一般挺立的往外扩延运动;如果最后不能综合逻辑的统一起来,就会导致文理形成“小脚巨人”的结构。这种所谓逻辑脉络清楚,立论言之成理的观点必然与客观事物的整体特征悖逆。

在和学在科目分类上不难看出:东西方传统文化存在两个极端的文化形式。东方文化,哲学、历史、文学融为一炉,往往是个混沌系统,存在“综合有余而分类不足”的特征;西方文化各个科目分明,往往是个线性离散系统,存在“分类有余而综合不足”的特征。其实,这两种形式都落伍了。21世纪的学术新范式,既要做到分类又要做到综合,以综合驾驭分类、以整体驾驭局部才是最科学的学科方法。


和学的广泛文化功用


和学提出的“和主义”是由于思维方式的突破实现由形式逻辑向辩证逻辑的转型,并运用辩证逻辑驾驭形式逻辑,而不是否定形式逻辑,完成了逻辑形式的综合,实现逻辑自身的科学发展。

和主义,是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自由主义与权威主义、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小人宪政与圣贤德政、民选政治与集权政治、资产阶级与共产阶级、自由市场与宏观调控、效率与公平的完美结合。

它的方法论是太极图蕴含的心物一体的科学辩证法;它的逻辑方式是辩证逻辑驾驭形式逻辑。它的运动轨迹是螺旋型上升。它不仅是解决中国左右和解共赢的哲学方法论,也是推动东西方、中美、中日、中东和解共生共和的哲学方法论。

和学在伦理学宗教学经济学政治学美学等都有全面的应用。伦理上,它通过“纳什悖论”反证出“利人利己,均衡互利”的价值是实现整体利益长远利益最大化,避免局部利益至上出现两极分化的最科学的价值认知。它突破了欧洲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文化中心树立起来的经济理性人预设人性私恶的片面认知——认为人性的本源是觉悟真理回归神性,也即是回归被赶出伊甸园之前的属性。它符合佛学所揭示的“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也终将成佛”的道理,符合天道数学的基本原理“一切来源于0,一切归于0;0是最大,无极生太极,0是最小,一切有消弭于无”。

和学的宗教意义,通过几何原理“同心圆同构”证明了儒释道耶回的核心智慧大爱、博爱、无为、无我、大慈悲心、无上正等正觉菩提心是实现天人合一的宇宙科学。它揭示了为何佛学《楞严经》《华严经》强调“行善不发菩提心是为行魔道”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遵循天人合一的科学运心法则要求所致。行善之功德不发圆满菩提心回向,就不能证得圆满的报土星辰,收获大圆满的善果,而是证得畸形的报土彗星,收获恶果。它是判断是不是邪教最基本的原理。通过天体物理学与生命科学的比较发现“天人同构”原理,科学揭示柏拉图说的:神是永恒大写的人。通过生命学原理破解霍金悖论;指出西方天体科学的局限在于将对象限定在物理世界,而遗忘了希腊阿波罗神殿上“人啊,认识你自己”的铭言,将宇宙作为大生命对象研究。

……

和学的管理学意义,在彼得的“木桶原理”基础上,发展“圆桶原理”,指出公司管理在经历了上升时期后,管理法则相应应该由“优胜劣汰”转向“扶劣并优”的双向竞争管理法则。

和学提出天道美学,是传承“艺以载道”的艺术哲学道统,通过审美思维方式的转向,以艺术载体来描述天人合一,以无穷的艺术创新形式来表达天人合一的境界,启迪人心觉悟,净化社会,传播美好。它突破了传统文人画寄情山水人物花鸟的陈腔滥调迷茫于自我小情调的精神困境,也突破了西方艺术滑入价值虚无主义迷茫于形式主义游戏的审美困境,重新将艺术与真理进行了合乎逻辑的综合,让艺术成为表达真理,鞭挞丑恶,宏扬美好的载体。


和学的继承与历史位置


一千年前,北宋湖南人周敦颐溯源伏羲天道文化,完成了儒释道合一,化解第一次外来文化对本土文化的边缘化危机,这是中国文化史上第一次高峰。

一千年后,刘浩锋先生的和学溯源伏羲天道继承理学与时俱进完成儒释道耶回科学合一,化解了第二次外来文化对本土文化的边缘化危机,这是中国文化史上第二次高峰。

这两个波峰,是自佛学东渐两千年以来中国文化复兴的见证。所以说,和学是当代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最集中的思想表现形式。

我相信,在21世纪全球一体化大背景下,刘浩锋先生的和学通过综合创新数学逻辑学的表达形式,正在率先为国学的现代化与全球化,以及西学的中国化与民族化作出它独特的贡献,同时,亦将作为世界新文化运动的开端而载入世界文化史。



刘耀儒,原名刘跃儒,笔名沅河、近水。苗族。湖南沅陵县人。1999年就读于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已在《芒种》《绿洲》《今天》《青年作家》《湖南文学》《北京文学》《民族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期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数十篇(部);多篇(部)小说被选入《当代中国少数民族作家文库》、《新时期湖南文学作品选》等多种选本。部分作品获奖。已出版长篇小说及中短篇小说集多部。2010年7月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届苗族作家文学研讨会;创作生平收入《中国现当代苗族文学史》。曾任《湖南作家》杂志编辑部主任。现供职于某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