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探索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保护与利用之路

2015-11-03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提 要:江苏常州武进区焦溪古村镇是一处原汁原味的乡村古镇,老街坊、老桥、老房子、古河道等均保持原真的历史风貌,是江南古镇的后起之秀。通过对焦溪古村镇的实地调研,发现其价值独特,很有保护之必要。同时就其存在的问题和保护思路提出意见和建议。特别是充分肯定其已存在文物保护志愿者活动,应该予以提倡和扶持。也要求在注重对乡土人文生态保护和利用的同时,开发利用民间传统文化、传统工艺。

我国绝大多数地区的绝大多数乡土建筑是以村、镇聚落形式存在。聚落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其历史文化意义和功能大于其内在所有个体建筑价值的总和。个体建筑离开了聚落就会降低其价值,聚落失去了其部分个体建筑也会降低它的价值。所以,乡土建筑的保护方式应该以村、镇整体保护为主。

作为一个文化遗产的守望者,三十年前,我跟随中国文博界的泰斗单士元、郑孝燮、谢辰生、罗哲文、周干峙等前辈开始进入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从知之不多的青年文博工作者,逐步成长起来。见证并参与了祖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事业之中。由于久居苏州,故对江南地区的古村落保护情况相对比较了解。去年春夏之交,我陪谢辰生老在江苏常州调研名城保护工作,东道主提议:请我们去常州武进焦溪古村落看看,并介绍说单霁翔院长两个月前刚去考察过。我征得了谢老的同意,于2014年5月16日上午,在常州戴源副书记的陪同下,对焦溪古村镇作了系统的调研。

(一)

最近,就江南古镇联合申遗之事位在老专家的支持下专程走访了一些古乡镇,看到了一些藏其真而无名份的古村落,发现常州焦溪的价值非常独特,原真状态保存完好。因此值得重点介绍其价值和申遗的可行性。

焦溪古村镇座落于常州武进区东部,与江阴接壤,为无锡近邻。西距常州巿中心仅20公里,东北离江阴巿区不到20公里,东南到无锡市区约30公里,交通非常便捷。当您踏进古村镇,让您无法相信,在经济高度发达的常武地区,怎么会深藏着这么一块原汁原味的乡村古镇?这里三面环山,东有龟山、鹤山、秦望山,北有舜山、牛腿山,南有三山、鸡笼山。焦溪河流纵横交错,历史上老舜河与南溪河呈“f”形状穿镇而过;商铺多临河而建,“面街背水户通舟,台榭高低临水际。”青山、绿水、石拱(板)桥、黄石半墙、金山条石路面,编织了一幅有别于江南其他古镇的独特风貌。这里有山有水,更有其他古镇中绝无仅有的建筑风貌——黄石半墙。随着焦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规划的逐步实施完成,看得见,摸得着的老街坊、老桥、古河道(除有些河道得重新整治)其均原真地保持着历史的风貌,尤其是800间、35000平方米的明、清、民国老房子建筑风貌未变,难能可贵。

我们历来主张:作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村镇,在规划整治中应该首先考虑它的整体性,其原有的各类古建筑都应予以保护,古村镇内的各个单体古建筑,不再区分轻重和保护级别。因为古村镇是由全部的各类型建筑物形成的有机整体,这是一个系统整体,反映着乡土环境中社会、文化、经济等各方面的生活,每一类建筑在该系统中都有其独特功能,失去了任何现存的建筑类型,都会直接破坏古村镇的系统性和完整性,也就是破坏其原真性,而它们原生态的真实性是绝对不允许随便改变的。

在这里,我们还要特别强调注意古村镇环境风貌的保护。环境是古村镇原始选址的依据和根脉,其存在并发展的外部条件,所以说原生态的环境是古镇作为文物的原真性中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应该在作为文物的古村镇周围划定一个适当范围的原状环境作为建控区,其中应包含农田、山丘、河流、池塘、林木等原生态的类别。另外,我们在规划保护中,应该尽可能继续其原有的类型性功能,就是保持它主要的经济、文化、农耕、商业、水陆运输、手工业作坊等活态的遗产类型。

我们还从地方历料发现,历史上焦溪古镇街坊店铺林立,门类齐全,是常州东门外最大的商贸集散地。据当地老人回忆,抗战前,焦溪街上各类商店有200多家,其中布庄就有6家,茶馆6家,南货店7家,药店9家,粮食行70余家,规模最大的“吴福泰”粮行,常年存粮超过100担以上;百年老字号商铺多达38家。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焦溪人在被日军烧毁的“济和典当”的废墟上,新建了一条长约150米、共76间二格局的新街,一楼清一色的排门,二楼玻璃窗,家家户户都是店铺。1949年春天,解放大军横渡长江后路经焦溪新街,看见如此整齐划一的楼房和林林总总的商店,还以为到了上海。


焦溪作为地道的江南水乡古镇,桥多、街多、弄堂多,历史上有名的“九桥、六街、十八弄”,都集中在一座古镇上。“九桥”即宝善桥、青龙桥、咸安桥、惠通桥、中市桥、三元桥、文星桥、蔡庄桥、万兴桥。“六街”分别为东街、中街、南街、西街、新街、北新街、外加东下塘、南下塘、东街后巷、中街后巷。“十八弄”分别是东街的殷家弄、大桥弄、承家弄、茅坑弄、中街的奚家弄、油车弄、仇家弄、吴家弄、南街的是家弄、西街的强家弄、沈家弄、西园弄、老新街的典当弄、东下塘的牛马弄、汪家弄、南下塘的王家弄、蔡家弄、承家弄。这些街、巷、桥弄绝大部分形成于明清两朝,小部分建成于民国。

我们在老街区调研时,发现许多古代留存下来的砖砌圈门,开始搞不清楚派什么用场,后经了解才明白,这些圈门是当年为了古村镇内居民的安全,到了晚上圈门一关,就成了一个封闭的世界,天明后一打开又变成通途,既方便合理也安全科学。这些建筑遗存不仅没有破坏原有的街区风貌,更使焦溪显得古朴风雅。从地方志找参考史料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古代留下的石刻碑记。二是地方志书。焦溪有一部明代万历年间顾世登与其侄顾伯平首辑、清代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恽应翼知县重辑、1936年吴镛读辑重刻的一部《毗陵高山志》。三是地方家族的宗谱。国家档案局、教育部、文化部在(1984)国档会字7号《关于编好家谱目录的通知》中指出:“家谱是我国宝贵遗产,它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社会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学、人物传记、宗教资料以及地方史资料,它对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

传说4200多年前,一代名帝虞舜居于延陵(常州古称)焦溪。目前焦溪境内还有舜河、舜田、舜山、舜井、舜迹桥、舜祠、舜庙等大量与舜有关联的地名或遗迹。2500多年前,延陵人文始祖季扎三次让国后,隐居于舜山脚下,舜河两岸。战国晚期,春申君黄歇率领原居民开凿申浦河,建春申城。晚唐时期,毗陵处士魏璞无意功名,隐居舜山,才高诗丰,引得当时名士皮日休、陆龟蒙常来舜山唱诗和文。宋代,有一焦先生淡泊功名,隐姓埋名,看破红尘,在龙溪河边建朝阳庵,焦溪始称焦村。元未明初,更有与开国皇帝朱元璋有师徒之谊,不慕荣华富贵的焦丙挂带弃官,隐居焦溪设塾教书。沧海桑田,人事代谢,及至明、清,流传着吴润、翟永龄、奚曰宗、是镜、李兆洛等文人、名士脍炙人口的故事。

记得去年我陪老专家到焦溪时见到原武进县副县长王益中。益中是地道的焦溪人。在他的热情接待和详细的介绍下,我们了解了古村镇能够在经济高度发达的常武地区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与前几届县、巿领导及区、乡镇各级领导的历史责任感是分不开的,1983年,焦溪撤社建乡,他们请了武进县规划局陈岳年工程师来乡里规划集镇,当时就提出了“保护古镇,开发新街”的思路。在那个年代,有这样的理念,实乃全国罕见。这个规划后来在云南昆明召开的全国村镇规划竞赛评比大会上荣获“佳作奖”,并在江苏省乡村规划竞赛中荣获二等奖。此后,当地历届党委、政府无不重视保护焦溪古镇。我希望在未来古乡镇彻底整治中,要把这一段无比珍贵的记忆永远刻录在碑石上,让我们的后人永远铭记。他们不是什么伟人,保护先祖的民族记忆,应该是每个公民责无旁贷的义务,但他们把这一切当着责任去认真执行,而这个责任却持久散发出人性的光芒!我们怎么能忘记这一切呢?

我们沿着狭窄曲折的金山石路面往前走,百年风雨变迁中,此乡镇经历了多少世事沧桑,仍较好地保存了这么多明清建筑及遗存,如果是在贫穷落后的边远山区保存下来并不奇怪,这里可是寸土成金的地区,太不容易了!一条奚家弄,足以让后人领略到焦溪奚姓往昔的风光,“进士厅”便藏身于这条髙深莫测的小巷中。穿过一条伸手及顶的暗弄,曲折深巷之中,双座南向,我们拐进了苍凉冷落的“进士及第”,这里的风景古朴得让人沉思。在焦溪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许多建筑虽然绝大部分属于徽派民居,但用材奇特,即所谓的“黄石半墙”。就是一座房子的东西山墙,前后包檐约有一半用当地的黄石砌就,看去厚重古朴。一些曲径通幽的巷弄既是村人往来的交通要道,又是精心设计的防火带。通风透气、让光线一泻厅堂的天井,许多排水的管道藏而不露,百年春秋,历经无数次暴雨洪灾,却从未出现过渍水堵塞。独特的建筑艺术遗韵和邈远的地域风貌折射出民族的智慧、文化的积淀。专家认为:“这些建筑极具研究价值,能保留下来真的不容易,应该请清华大学陈志华教授来好好看看,听听他的意见,整治中才不会出现其他差错。”

在调研中,焦溪给我们的感受是:焦溪之美,美在它的原始、古朴、苍凉、粗犷,美在它没有雕琢、脂粉。为什么这样评论它哩?老街虽不算乡村,但一切习俗却和乡村无异: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充溢着浓郁的田原风情。在古镇不经意间推开一扇沉重的院门,你一踏进去,会看到苔根鲜润、草木华滋的天井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盆栽花草,这要看主人的心境了。但许多人家的庭前的蔬菜和花木,都透出缕缕生机;一些看去破旧的木门上还贴着褪了色的对联和财神像,春节的喜洋洋之气给老街增添了几许喜庆和吉祥。

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遍布着许多像焦溪这样充满历史韵味的乡村古镇,这些珍贵的聚落,与单个文物和艺术品不同,在它鲜活的载体上除布满了特殊的时空感,更多的是无法复制的传统记忆。



(二)

中华民族的祖先,用勤劳的双手和聪明才智,为我们留下那么多极具研究价值的传统聚落。但从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多万个,平均每天消失80到100个。冯骥才先生最近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他说:“保护古村落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仅凭专家、学者和志愿者是远远不够的。令人欣慰的是,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中国政府己经意识到,村落的保护应该成为城镇化的一部分,不能将两者分开,甚至对立起来。应该重视传统村落的保护工作,不能让中国人没有地方寻找乡愁,没有场所寄托乡愁。”古村落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作为寄托乡愁的载体,村落应该是活态的家园。

中央政府在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提出,城镇化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是什么?有文章诗意地定义:是孩提时牵牛吃草的一脉青山,是夏日中供我们嬉闹的一方绿水,是夕阳里炊烟袅袅的一片屋脊,是世代相传的共同记忆。“记得住乡愁”关注的是农村居民居住的美学问题,也是他们能否在居住环境里有认同感,幸福感和归属感的问题。在传统的农村,建筑样式和建筑风格经过了历史的沉淀都极具当地特色,村落建筑不是依山而建就是临水而居,房屋错落有致,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人与环境形成了非常和谐的关系。

中国的农耕时代历史悠久,形成了极富特色的耕读文明。由于地域环境不同,各地农村都有地域文化特色浓郁的农业景观,呈现出不同的魅力,因此在南方可以享受到水乡的秀美,在北方可以感受到辽阔的壮美,在山乡可以体会到林木的醇美。这些景观既是当地居民的栖居环境,也是他们的精神所系。

中华文明有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和民族特色。虽然其历程不可能一帆风顺,走过的道路也充满着曲折和艰辛,但是这条文明之路走通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这条道路来之不易,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

其实,历史文化村落,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取决于它拥有多少很古很老的历史建筑,而在于它还存在着多少可以追溯古老历史的东西。我们在焦溪考察时,重点提醒当地政府注意,在未来的整治中,一些失去的河道,能够复建的尽量加以利用。彻底打通古村镇原有的水陆通道,让特色的水乡风貌展示出鲜活的灵性。比如1957年6月为了常州到焦溪的公路通车,填没了西街街河(南溪河西段),折除了建于明万历年间的惠通桥和建于康熙三十五(1696年)的文星挢。使原来的“f”形状的龙溪河、南溪河,变成了一个大写的“F”。1969年底,武进县疏浚舜河中段,对老舜河裁弯取直,又填没了柳门桥至宝善桥的老舜河;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的宝善桥因此被拆除,位于老舜河北岸的焦丙墓同时被平掉。1974年春天,江苏省疏浚舜河、三山港时,绕开了流经焦溪古镇的龙溪河、在集镇东侧新开舜河近两公里,西北分别接焦溪东街街梢头的舜河、黄昌河,向南至石堰东接三山港。这次舜河拓宽改道,不仅有效地改善了长江、太湖之间的水环境,而且还使古老的龙溪河与四座老桥、以及临河而筑的东街、中街、南街、东下塘、南下塘得以完整的保留下来,功不可没。但是,也带来了一些负面问题,主要的是使活蹦乱跳的龙溪河变成了一条死水河,现在变成了臭水沟。1978年,由焦溪采石厂出资填没南溪河东段,并拆除了建于清咸丰年间的万兴桥,从此,焦溪古镇再也没有南溪河了,只剩下了一条孤苦伶仃的龙溪河了。

我记得江南著名的吴江同里古镇,当年填平,拆除的古河道与古桥比焦溪还多。后来吴江市政府高度关注,请来相关水利专家、建筑专家弄清历史水系,花了很大力气把填平的古河道一条一条挖掘出来,重新修补驳岸、水陆码头,根据历史照片复建了小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美丽。现在苏州巿吴江区的黎里镇,正在进行的古镇修复整治中,利用国家开发银行的融资贷款,走的路子也就是当年同里镇一样的路子。

我想焦溪完全可以借鉴同里、黎里等古镇的做法,根据历史水系,适当恢复一些消失的河道,让鲜活的流水,重现昔日的风采。水总是赋予一座城市、古乡镇优雅与灵性。滋润了乡野田园,更滋润了人们心中的乡愁。在调研中,我们也看到了常州刚刚出台了焦溪的保护规划,目前也正在逐步推进实施。如果地方党委政府都能以这样的理念和态度来对待古村镇保护,即使牺牲一点经济发展速度,这也是国之幸事,民之幸事!最近听说,常州行政区划有所调整,焦溪也将调整到主城区范围,由常州市政府直接进行规划保护,我想这又是焦溪古镇的一次重要机遇,我们期待着常州市相关部门尽快承担起保护焦溪的责任与道义!在摸清家底的前提下,把焦溪古镇的保护大业早日做起来。

记得数年前,我和故宫博物院古建部主任傅连兴、古建筑学家罗哲文等专家在江西景德镇的浮梁县考察浮梁县衙时,见到的几幅楹联很有味道。历史上浮梁地处皖浙赣交通要道,且由于掌管景德镇,以瓷、茶两大贡品及税赋贡献大,自唐以来,一直位于望县之冠。通常我们都说知县是七品芝麻官,而在浮梁,历朝县令却官居五品。从大门到三堂,处处建筑物上均有匾额楹联昭训吏言:“为官者当清,当慎,当勤,修此三者,何患不治乎?”字字都渗透为官廉洁、处事谨慎、为政勤勉的思想。在那里逢屋必有匾,有门必有联,在浮梁县衙各主要建筑物门,还有一幅寓意深刻、包蕴丰富的楹联。县衙大门楹联:“治浮梁,一柱擎天头势重;爱邑民,十年踏地脚跟牢。”大堂楹联:“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三堂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这幅楹联曾被习近平总书记拿去勉励全国的市县委书记。勤政为民、大局为重是知县行为的准则,如头门背面楹联:“地位清高,日月每从肩头过;门庭豁开,江山掌在掌中看。”大堂背面楹联:“为政不在言多,须息息从省事克己而出;当官务持大体,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更道出了“为政”“当官”的核心问题。封建王朝的官民关系都能够理解得这样透彻,我们共产党的官,是人民给你当的,难道你心中不装人民装什么?

2013年2月4日,常州巿召开建设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动员大会。会议公布了《常州巿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工作方案》。按照该方案,常州市将重点实施39个项目,涉及历史街区、历史风貌区、古运河保护区、文物保护单位和历史建筑、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扩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历史文化研究等九个方面。焦溪作为国家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第三批中国传统古村落的桂冠都有了,我们还等待什么?其实2013年8月2日,常州市规划局审议鉴定委员会原则上已经通过了《常州市武进区郑陆镇焦溪古村保护规划》。会议认为,该保护规划符合历史文化名村保护规划编制的技术规范要求,对焦溪历史文化名村申报、保护管理工作有很强的指导性,也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可操作性。我们还等待到何时?只有留住传统文化才是对先人、对历史的尊重和传承,才是留住了文化的根和魂。



(三)

现在焦溪的历史街区东起舜河,西至舜溪中路,南为南环路,北至舜溪北路,占地面积约0.5平方公里。包括核心区、建筑控制区、环境协调区三个层次:
(1)核心区。包括东街、中街、南街、西街、老新街、北新街、东下塘、南下塘等局部街区,面积10.09公顷。
(2)建筑控制区。北起胡家村、香月缘食品厂,南至化龙桥,西起舜河路、舜溪中路、舜溪南路,东至舜河,面积21.57公顷。
(3)环境协调区面积54.19公顷,北起焦溪初级中学,南至远中石化公司,西起焦溪中心幼儿园,东至舜河延伸带。

在这里我想提醒在未来整治中起领航作用的同志们注意:请务必首先得把焦溪的文化根脉与传承研究清楚了再动手脚。我国乡土建筑界著名专家、清华大学陈志华教授曾在他的《北窗杂记》中就乡土建筑研究提纲——以聚落研究为例中重点谈到:“聚落是乡土社会的基本单元。它蕴涵着宗法时代乡土文化和乡土生活的几乎所有各方面的内容。乡土建筑,作为乡土文化的重要成分和载体,作为乡土生活的舞台,几乎无例外地不是孤立的,而是属于一个聚落,它们集合成聚落而存在,并且形成聚落的有一定外部范围和一定内部结构的系统性整体。聚落因此是人居环境的基本单元。”他还说:“乡土建筑的年代鉴定很困难,不要轻易下结论,不要简单地与官式建筑作比较,乡土建筑中常有风格和做法滞后的现象,而且多是地方性传统。不要轻信村民判断建筑年代的标志和方法,它们常常基于传闻,而且互相矛盾。明代以前的极少,清代的占最多数。由于乡土生活的发展极为缓慢,乡土建筑在五六百年间的变化微乎其微。在研究的许多方面,乡土建筑的年代鉴定并不很重要。研究要有深度,有新意,方能出精品成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世界文化遗产的定义包括文物、建筑群、名胜地等三条。其中“名胜地”的定义如下:“凡从历史学、美学、人种学、人类学观点来看,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人工创造或自然与人工结合之创作,以及保留有古迹的地区。”很显然,如苏州园林是符合此定义要求的一种“人工创作”,因而被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而焦溪古村落充分体现了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并在聚落群中保留了许多原汁原味的古老民居建筑、即众多的建筑遗存,遗址。从历史学、美学和人类学观点来看,我认为都具有较为突出的普遍价值。

我们在全国众多的乡村古镇调研中发现:限于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财政还远远满足不了文物保护的实际需要,即便是已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乡土建筑,其保护维修资金也还存在很大缺口。在部分地区,由于乡土建筑维修费用要高于新建筑费用,也导致当地原住民不愿斥资维修先祖留下来的遗珍。这些问题由来以久了,而一直未能够引起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导致了许多无比珍贵的建筑遗产还没有来得及研究就彻底损毁了。目前,新农村建设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为避免在村镇整治过程中不加甄别,随意拆除、改造有价值的乡土建筑,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应尽早出台下发规范性文件,明确在新农村建设中加强乡土建筑保护的若干政策措施。传统村落形态里面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今天建设新农村,不但要对传统村落中保存良好的文物类建筑很好地保护,而且对传统村落的空间布局、街巷肌理、文化形态、人文审美等都要有一个批判与继承的问题。特别是传统村落形态那种天人合一的观念,对今天的生态环境保护,对于可持续发展都有可借鉴可继承的价值。

对水的处理也非常重要,人们往往将村落旁流过的溪流冠以好听的名字,如龙溪河、南溪河、老舜河等,以寄托美好愿望。传统村落中对水的处理方法有二种。首先是架桥,桥名非常讲究,焦溪的九桥各具风采,这些桥一方面可以作为村落中的重要通道,另一方面可以增加村落的现实空间。同时在传统思想中,桥梁还起着“锁”的作用,聚落中分散的宗族建筑之间有了桥可相通,也可把财源聚锁在本族之中肥水不外流。时移世易,虽然许多残存的古乡村聚落当年雄风不再,但千古之美犹存。如何保护和传承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特别是在新一轮的新农村整治中处理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成为现实中亟待正确认识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焦溪未来的整治中离不开水系的正确处理,水是焦溪美的衣裙,或有静如处女的娟秀,或有春柳荡漾的鲜活,或有饱学之士的儒雅,或有月照山涧的含蓄。如果我们从浅表的感官去认识它,似乎又显得平淡了些。正是那轻拍驳岸的溪水,絮絮不停地日夜诉说着古镇以往岁月中温馨如梦的故事,才使溪流凝聚着一股不屈的灵动之魂更显活力。焦溪是江南古镇的后起之秀,她的美应该浑然天成,透自骨子里,就好比有的美人从不事装饰,却让人愈看愈美,愈看愈爱。这就是古村落最具潜力的魅力所在。原建设部副部长、两院院士周干峙先生常爱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伴随着中华文化繁荣兴盛。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精神得以形成的重要土壤。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应该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基础上进一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四)

说了这么多焦溪的未来展望,现在想谈论一些更现实的东西。哪些东西更现实哩!就是乡土社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我曾静下心来查阅过明朝万历年间编撰的《毘陵髙山志》,那上面记载,焦溪这块地方特别易种水果,也许是因靠山脚下水土特别丰润,其土壤种出的桃子、梨子、葡萄、石榴、柿子、枣子、栗子等品种都比其他地方长得好,产量、甜度都比其他地方高。如今,焦溪古镇周边发展起来的果园如葡萄8000亩,梨子3000余亩。1999年被评为“常州市水果之乡”。“常溪”牌水果被评为“常州市知名商标”、“江苏省著名商标”。历史上这个繁华的古镇,方圆20里的老百姓,包括当年武进的新安、芙蓉、郑陆、三河口、横山桥,江阴的南闸、申港、青阳、月城,以及无锡的玉祁等十多个乡镇的老百姓,都习惯于上焦溪镇购物赶集。

这里还有一种“二花脸”猪,它们的老祖宗就是当年活跃在当地丘陵上的野山猪。据当地百姓们传说,这些猪是当年舜在此开掘舜河时就开始人工圈养了,其肉质和其他地方养出的味道就是不一样。上世纪80年代,“焦溪二花脸”被评为中国十大地方良种猪之一,被国际畜牧界誉为“世界猪种产仔之王”,名列“国宝”。如今百姓们还是很喜欢养这种猪,“二花脸”母猪母性好、产仔多、成活力高。其肉质嫩、口感好、胶原蛋白质极丰富,以此猪肉为原料烹制而成的名特产焦溪扣肉,肥而不腻,入口即化。2006年被评为“常州市十大农家招牌菜”,深受中外宾客的喜爱。古镇上四代祖传的百年老店——赵年洪羊肉店,销售旺季每天要七,八只之多。客人自己“吃了潮的,还要带了干的”回家,两斤、三斤称了就走,这道美味佳肴至今仍在传承之中,正在成为传统饮食之乡。

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与发展中的多元性值得我们去高度关注。要善于挖掘、整理古村落蕴含着丰富人文精神和文化内涵,在注重对乡土人文生态保护和利用的同时,以更好地发挥民间传统文化、传统工艺、传统美食的开发利用,让这些鲜活的技艺一代代传承下去,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要求做到:现代与传统融合、经济与文化统筹、自然与社会和谐。使千年古镇涅槃中老百姓在生活、精神、经济上都能得到持续发展,适应规律,顺其自然,这样才会更加有活力。褒扬一个人,我们用奖章。褒扬一个地方呢?称许它人文荟萃,也不啻是一枚荣耀的“奖章”。历史的浇灌,在中华大地上滋养出一个个人文荟萃之地,与群星同灿烂。

遗产保护作为一项公益性很强的事业,必然与当地处理公共事务的能力有着直接联系,乡村的遗产保护事业更是如此。大多数居民都具有爱家乡,爱脚下这方土地的热情,我们要努力把这种热情引领到热爱文化遗产公益事业上来,故乡、土地、人成为一个综合体,用好了,潜力无穷,也为政府减了压。文化遗产保护是每个公民不可推卸的责任,把道理讲清楚了群众会接受的。最近得知今年5月5日在几位已退休的老共产党员倡导下,组织了焦溪“龙溪河畔志愿者服务队”,目前踊跃报名者超过200人,不拿政府一分钱启动资金,完全志愿为家乡作无私奉献。他们分成四个组,24小时全天候关注故乡的一草一木,如:综合组、文体组、向导组、环保组等,每个组分工明确,责任到人,环保组每天黎明后是最忙碌的,清扫街坊的环境卫生,向导组是负责给来古镇的游客免费领路,讲解古镇的历史文化,文体组除了宣传古镇的历史文化,也要参加值班,协同综合组加强河道安全、用电、用气安全及进入古镇的交通安全管理,提醒村民及游客不得向龙溪河丢弃垃圾杂物,胡乱涂鸦。不损伤古村落任何建筑物,不采摘花草等,小红帽成了焦溪古镇一道新的风景线。他们有严格的入队手续,这个公益事业的志愿团队不仅有自己的章程和组织框架,还需填表申请经批准后方可加入。当我了解这一情况电话电话告知谢辰生老时,谢老高度赞赏,并申明:“在文化遗产保护上,我们大家都是志愿者!”最值得一提的是原武进副县长王益中,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家乡的文化遗产研究工作,并创作了46万多字虞舜与焦溪的长篇历史小说《舜河弯弯》,已由南京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今天他成了焦溪志愿者团队的积极参予者和支持者。焦溪现在党委和政府高度重视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这是焦溪古镇历史街区整治中的保护与利用最重要的保障。眼下随着古镇未来的整治,文化旅游工作也开始火热起来,我们需要的是冷静的头脑,科学的管理模式。在深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把虞舜的道德文化、季子的诚信文化、焦丙、是仲明、承越的书院文化,菊花诗社、舜溪风采、黑香斋、耕读斋的书画诗词文化,扶持起来,这一切都是千年焦溪文化的根脉,也是区别任何古镇的特色,无论在历史上还是近现代都是不朽的文化力量和精神财富!


我们期待再次走进焦溪时,这里将有更多更美的变化,正向着世界申遗的大道上行进!


(作者:中国文物报记者 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