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TPP是在踢中国屁股吗?

2015-10-14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香港科技大研究员、宏观经济学专家薛江波博士访谈录

薛江波, 宏观经济学专家,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发展中心研究员,山东大学宏观经济预测中心首席研究员,香港信报国际经济和政治评论员,腾讯经济专栏经济评论员。


亚洲新闻周刊:薛教授您好!您是研究宏观经济的专家,请问TPP是什么性质的贸易组织?与WTO有何不同?
    薛江波:TPP是三个英文词的缩写: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意思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目前叫"TPP12",有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新西兰、马来西亚、文莱和澳大利亚等十二个成员国组成。它是区域性的贸易协定,和WTO性质是一样的,区别在于WTO有162个成员国,TPP的12个成员国都是民主政治体制,民主体制下的市场经济,他们之间要达成贸易协议比较容易,合作要深入的多。
    TPP对劳工工作条件和福利有所涉及,还涉及到环境问题,GDP产出有一套环境保护衡量标准;还有涉及货币制度,它和国内的许多其他领域内的制度是连在一起的,这个和WTO有很大区别。比如在WTO中,哪个成员国或大公司对员工进行虐待,这种情况在WTO框架内很难得到解决,但是在TPP里头就有这种法律程序,可以直接向TPP管理机构申诉。
    从某种意义讲,TPP把WTO没有做到的往前推进了一步。为了适应全球化,为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更加紧密,TPP在规则上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TPP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除此之外,TPP在经济市场方面也大大推进了一步,比如零关税,比WTO要彻底的多。还有就是货币政策,政府采购等,都有限制。货币政策要求央行独立自主,货币自由兑换,不受政府控制。政府采购不能为了本国利益排斥成员国,要做到公平竞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还有很多行业的准入,包括知识产权等都设了高门槛。美国加入TPP之后,起了很大主导作用。美国服务业比较发达。这若干年美国贸易一直是逆差,但是服务业出口一直是顺差,所以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要求比较高。
    还有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这个也是有要求的,因为它们是民主国家,政府背景越少越好,比如新加坡的淡马锡,和政府说不清楚,有政府背景的,它们就要限制你,或者要求你尽快透明化,和政府的关系减少。
亚洲新闻周刊:网上传言,说TPP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是为了排斥中国,您认为呢?
    薛江波:有人说TPP是专门针对中国的,我不认同,这是民主政治体制下世界的大局,你如果是专制体制,或者你在另外一种政治体制下,你的经济都受政治体制的影响,那当然这些民主国家它有它的考虑的。比如说你的很多企业,或者市场的很多条件受政府控制,那当然他是坚决反对的。TPP背后的经济理念就是市场化,应该说是自由主义,自由经济和自由贸易。

    我也听说过,中国想加入TPP它不让你加入,这倒是一个问题,它定一些规章制度,你达不到这个标准,你就加入不进来。这确实不仅仅是一种经济现象,它和政治制度是有一定关系的,所以我们现在看这种区域经济体制,背后是和政治有一定关系的,不是没关系。TPP12的成员国之间目前的贸易占全世界经济的40%,南开大学做过数据统计,如果它们达成零关税,我们中国不进入的话,出口会减少0?36%,进口减少0?5%左右。假如我们加入进去成为TPP13,出口增加百分之六点几,进口大概增加七点几,量是不小的。所以从数据看,对我们是不太有利的。


亚洲新闻周刊:TPP的成立对中国有哪些不利因素?中国将采取哪些措施应对?

    薛江波:TPP12在10月5日之前达成的可能性很大,中国也作出相应对策,像习李王,尤其克强总理上台之后,顶层设计要求扩大市场化,以减少政府管制,这就是基本思路。还有就是对自由贸易区的设定,像上海自由贸易区的设定,珠江三角洲前海自由贸易区的设定,还有津京自由贸易区的设定,都是一种对策。但是这个自由贸易区里面,有一个负面清单,规定哪些事不让你做,其余的你都可以做。要达到这一点难度很大,尤其是金融管理,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现在我们的经济制度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历来经济和政治是联系在一起的,政治经济学嘛,所以到一定程度经济制度改革,又涉及到政治制度的改革,这是不可避免的。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出来,面对世界潮流,像这次TPP12,确实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也不能够过分乐观。我们前一段时间经济发展"三驾马车",其中出口这一块,依靠人力成本降低,利用港台地区加工业的经验、优势,引入跨国公司,建立低成本的世界加工中心,换取了不少外汇,成为我们国家发展的重要的一环。但是,我们不能长期依靠,因为光靠加工现在人力成本也不低,国内的环境污染也不小,所以要进行产业升级,内部循环要循环好,要做到这一点,企业就需要一个健全的法制环境,这非常重要。这个话题谈起来比较深,是个系统化问题。


亚洲新闻周刊:有人对TPP12抱悲观态度,也有人认为未来对中国影响不大,您怎么看?
    薛江波:我看过一篇文章,说TPP影响是很有限的,也有人说,中国被排斥在TPP12以外,我们的贸易减少不多,平均起来百分之零点四,千分之四左右吧,影响不大。对此我不完全赞同,如果我们故步自封,如果我们沾沾自喜,如果我们对未来的经济波动视而不见,政治体制早晚会出问题的。所以,从长远看,未来的负面作用是 不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