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文化还是钱化?

2015-07-04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作者 刘浩锋

真正高明的战略看不见战略,而是道行。道行也,为而不争,天下莫与能争!

好战者,不言战,而言和;好战略,不言战略,而言和道。习总2013年提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本意是要打造政治互信、经济互利、文化互赢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目标与指导原则都是“和”,如果言战略,则充满一种充满功利主义的自相矛盾的说辞,难免让人误解其表里不一,深以为这是与美国争霸世界领导权。我们对外表述传递信息是否妥当,与美对中国的挑衅态度完全可以看出。须知老子言: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作为文化大国的中国,经济一带一路应该带着鲜明的中国文明烙印。两千年来,丝绸之路,一直是中国输出文明与美德的和平之路;两千年后的今日,它是中国文明与美德的历史再现。它准确定位为建设“和平欧亚非”。这不是庸俗的战略,而是行道。这不仅是互利的经济一带一路,更是互赢的文化一带一路;不仅是利益命运共同体,更是文化形式多样互补、价值“相正统一”的共同体,这一切,都是为缔造世界和平秩序共同体。一切功利性的共同体,难免是短命的。唯有在经济共同体这一现实物质基础上的文化与价值认知的深度融合,才可能完整实现习总的“民心相通”。唯有“民心相正相通”,才能长久发展命运共同体,促进和平欧亚非事业,增益世界福祉。如此,王者不王而王。岂非美国霸权主义可比拟?

英美主导世界秩序的文化根由

英国作为比日本版图还小,比湖南稍微大点的岛国,却曾经主导世界成为日不落帝国。靠什么?

英国的工业革命得益于蒸汽机的发明,将蒸气原理转化为机械能,涉及庞大复杂的机械制模能力、冶炼原材料等方面。其中,制模的关键是数理逻辑的运用,其也被称为形式逻辑。此后的电气革命、信息革命,都依仗数理形式逻辑的运用,设计各种精致的模型,组合成机器设备,计算机运算原理等都离不开它。形式逻辑如此厉害,成为了科学的代名词。乃至人文学科也用数理模型来研究经济与社会现象,如数理经济学。可惜的是人们只懂它的优点,却大多不懂它的缺陷。哥德尔不完性定理阐释了它是不完备性的特征。换句话说是“不圆满”。它反证了辩证逻辑是圆满的结构。形式逻辑能够引导事物朝精细化方向发展,但模型越精致越局促,它只能解决相对静止条件下的局部问题,所以局部有效,发现局部真相,不能解决整体论域与无穷论域的问题。辩证逻辑却恰恰相反。因此,辩证逻辑驾驭形式逻辑,才是科学完备的表现。辩证逻辑成为引领世界科学界的新引擎。也是本次中国文化复兴贡献世界的基础科学所在。

形式逻辑应化在各个领域,在器物领域,它是人类驾驭的机器;在社会经济领域,它成为周期分化畸形的怪兽,西方至今也没有驾驭。西方经济学所研究的方法与逻辑工具是数理形式逻辑,它只能解决微观经济领域的问题,无法研究宏观经济。因此,西方经济学一直到现在,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存在逻辑不统一问题。所谓择优分配原理,恰恰是只顾及局部效益、短期效益至上,而罔顾整体与长远效益,换句话说,资本主义只解决效率,不解决公平问题。局部利益至上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导致在一个狼群与羊群充斥的社会,狼群统领一切,羊群被吞噬压迫。这就是周期政党更迭、周期经济危机、周期美学危机的原因所在。在社会模式上,它是马克思眼里所批判的资本主义怪兽。

至二战美国主导世界秩序前,英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基本规则就是通过对外地理扩张、市场扩张,弱小国家沦为殖民地,大而弱的国家沦为半殖民地,所谓帝国主义就是对外战争,根子就在形式逻辑思维方式的泛滥,形成畸形失衡的怪兽。无论拿破仑统治下的法国,还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时代,到处充满着强者的肌肉与对弱者的恐怖袭击。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替代了英国成为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对外骨子里依然是脱胎于英国的升级版扩张。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丧失了反省能力毫无改变。只不过,换上了世界警察服装,用了更多的烟幕弹。70年代初美国由于过分扩张对外战争,至1991年苏联解体前,美国只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老大,还不是全球老大。苏联解体成就了美国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地位。

21世纪初中国崛起的当代艺术,又是西方一次对中国艺术殖民的成功战略。它不仅及时巩固了西方的美学利益,尽管西方已经自我解构了的美学传统,抛弃了精神审美的主体。同时,又有效的将中国本土艺术的位置成功边缘化。一批西学文化精英以招安的方式得以成功进入体制内更好作乱。更妙地是,还在中国挣了个盆满钵满与美女鲜花。虽然对外扩张的手段工具变了,但是基本方法还是没变。狼披着羊皮还是狼,还是要吃人的。

可惜可叹的是,历史过去了快三十年了,中国的主流精英又有几人能完整看懂西方的文化扩张与陷阱布局呢?可以说,只要中国文化复兴没有真正屹立于世界,中国创新的学术没有能力突破西方学术范式的捆绑,没有能力与机会去影响周边国家与世界,中国就一直仍在西方文化殖民的框架里等死,中国文化精英就依然在中毒良久的失衡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的捆绑之中麻木或挣扎。和平演变与民族解体的悲剧就难以避免。

日本大东亚共荣圈为何失败?

东亚共荣圈是指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提出的邦联制政治构想,欲树立“中日满三国相互提携,建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互助连环的关系”,图以“大东亚共荣圈”为整体,以日本与东亚与东南亚“共存共荣的新秩序”作为建设目标意义的政治体系。

日本大东亚共荣圈,之所以失败,在于一开始就是选错了方法与路径目标。用战争武力方式实现共荣圈是方法的错误。战争是一种最为不得已的自损三千的作法。将路径目标选为泱泱大国的中国,日本军部觐见天皇叫嚣三月可灭亡中国是急功近利的错误。

日本构建共荣圈,不以共荣的文化输出为先,而是赤裸裸的武力,这是一大错误。日本也收拢了一批留日中国文化精英,暗中支持专门对中国唱丑,只有批判,缺失建设,只有黑恶,缺失崇高。然后自己侵入中土,又以崇拜孔孟之道的文化看守的身份来收拢中国民心。然而,终究是急功近利,自己缺失系统的文化创建功能,怎么能够以这种术数来统治中国呢?

日本的这种手段,到了当代,还在心照不宣的运用。不少媒体精英、经济精英与政治精英,都可以看到日本势力在幕后运作的影子。但是,一个时代的沉沦,是因为清醒者太少。前苏联崩溃的时候,不是还有大批高级官僚在闲云野鹤钓鱼度假庆生日?

所以,文化大国是任何军事大国不能比拟的。文化是极武。攻心为上。好的文化可以入圣。坏的文化可以入魔。日本搞大东亚共荣圈,如果晚半个世纪,学习美国的文化殖民做法,以传承欧洲文艺复兴的余气,从法国那里抢来世界艺术中心的位置,又开放吸收世界各国精英移民,然后通过建立学术规范体系,大搞文化培育与输出,逐渐从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上年复一年的抢占他国民族的灵魂资源与心理空间,自然总会有一天如某厉姓著名经济学家所言“我们的人气终于上来了”。

显然,日本终究是文化小国,文化拿来主义的抄袭从古至今。它的菊花与剑是逻辑悖论与价值悖论,而不能如太极图一样,菊花如剑,剑如菊花。今日中国,相近几何?

文化“一带一路”与经济“一带一路”

文化一带一路,就是以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文化复兴为中坚,在周边国家发起的世界性的文化复兴运动。它的本质是完成中国文化核心智慧的现代化、全球化创新重建,使之成为实现大同世界的文化基础,是推进世界永久和平必要的文化价值保障。

20139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重要演讲,首次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良好倡议。其后,再次提出了周边国家构建“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

筑牢“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需要一场有别于形式逻辑而又能驾驭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的思想与心灵的转向。

东西方文化在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层面具有很大差异。东方文化思维着重整体辩证属性,接纳矛盾关系,并追求矛盾统一的综合结构。这种思维能够形成大一统的格局,它解释了中国文化没有断流与大一统的政治经济伦理社会等历史形态;西方文化思维着重局部分析属性,排斥矛盾关系,追求一致性的单一结构。这种思维与东方大一统的格局相反,它能形成独立、自由的格局,它揭示了西方文化为何断流与离散的政治经济伦理社会等历史形态。

虽然,东方文化也有形式逻辑分析思维,西方文化也有辩证逻辑传统,但它们在自己的文化体系中不是主流形态。两种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的差异在历史长河中逐渐演化成风格相异的文明形态。文明的冲突,最根底是在逻辑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层面。这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背后又是不同的方法论、真理观、宇宙本体论。

人类不可持续发展的危机,都是因为西方文化这种只顾及局部而罔顾整体、只顾及效益而罔顾公平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引发的社会与自然的周期失衡畸形。虽然,西方也一再试错纠错、不断综合,但根底上,西方文明已经走入谷底。它亟待中国文化复兴重光真理。并通过真理的教育去指导他们,驾驭他们,使之走出危机,缔造世界和平。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而言,中国从一个被U型包围的发展中国家,走出传统的零和游戏社会规则,中国急迫需要一场文化的“一带一路”,即一场世界性的文化复兴运动!它与中国经济“一带一路”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补充。只有物质与精神的辩证统一,才能协调一致真正走出去,实现中国梦,造福世界的“和平欧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