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十问南方都市报和史杰鹏:军人算TM什么职业?

2015-01-2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假使在一个国家里面,那些牺牲生命健康幸福去保卫国家的勇士们,其社会地位反而不如大腹便便的商贾,那么这个国家的灭亡,就一点都不冤枉。――约米尼

 

十问南方都市报和史杰鹏:军人算TM什么职业?


不知道中国国防部2014年有没有授予南方都市报“关注国防建设奖”,这些年来,南方都市报对军队军人的关注,也算是有深意的:一两个月前,有关中国军人单兵装备不及一台“爱疯”,用极强的“忧军之心”给军队化了一个浓浓的烟黛妆――当然,是黑的。前几天,又在“大放绝词”栏目中郑重推出史杰鹏的博文《军人只是一种职业》(下简称《职业》),然后,无数的转发,无数的置顶,无数的推荐,摆出要把军人拉下“神坛”的姿式,这很好。

中国国防部是应该主动一点,除了“关注国防建设奖”,还应该颁给南方都市报“大放厥词”或“高级黑军”奖的。凭心而论,他们这篇文章是真算“绝词”,种种模糊种种狡辩种种偷换,让大多数的军人和军迷看着心里窝火咬牙切齿却还无力回击,尤如日里好端端地在路上走着,却被人以内力隔空封穴,于是,经脉不畅却还不知道伤在何处。

无力回击就不回击,只是有些个问题想问问南都及史杰鹏。

一问:你们口中的军人是哪一朝哪一代哪一国的军人?忽视具体历史背景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演绎出所有的荒谬。对军人的评价亦是如此。南方都市报和史杰鹏在《职业》一文中,为了证明军人不配拥有光荣待遇,用了一个例子“就连那些国民党败兵,也喜欢把步枪拍在桌子上大吼:‘老子在前方卖命,吃一个西瓜,还他妈给钱。’”其实,南都和史杰鹏对军队是手下留情了,他们完全应该写一篇《军人就是操蛋(残暴、傻逼……)的职业》,因为照着他这种模糊朝代模糊国家的论证方式,二战时希特勒率领的德国军队,摧毁文明的缺德事不胜枚举,惨绝人寰的坏事也是数不胜数,用“操蛋”两字来形容已经是极客气。史杰鹏教授专写历史小说,不知有没有把潘金莲和陈世美放在一起淫乱,但这种故意的无视故意的模糊故意的错乱,不由人不相信他是想这么写的。

二问:军人该不该得到光荣待遇?南都和史杰鹏终究是慈悲的,对军人的种种特权居然没有一一数落,比如:军队医院军人看病有军人窗口、南京等城市的公交车如果军人着军装是可免费的(条令规定非公事军人外出不得着军装)、一些景点军人是免门票或优惠的,等等。他们仅用了一个美国的例子:二战片中,那些美国军人,战后有的去了大学念书,有的从事商业,有的回故乡种地,没有人认为谁欠他的……这样的逻辑,更是让人看不懂了,好象我们的战士退伍后就不是去念书、从事商业、种地或打工一样,好象我们每年那么多复转退军人都去南都或史杰鹏家讨要了个说法一样。最重要的事,他们居然不知道,在美国当兵,工资平均5W+现金奖金4W ;每年一月带薪假;亲属医疗保险,包括眼牙全免;40W人生保险;退役后4.6-8.5W学费+生活费读大学,42W低息贷款买房做生意;到处“军人优先”“军人免票”标志,飞机直升头等舱;迅速入籍,且免费……那么膜拜美国的南都和史杰鹏,这些信息你们是装眼瞎呢还是真脑残呢?对于美军这份职业的这些“不正常”待遇,你要不要写一篇文章声讨一下呢?

三问:谁在把军人的地位看得至高无上?史杰鹏在文章中,开篇便说“小时候我们读过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更是把军人的地位看得至高无上”,怪国家把军人宣传得太美好。《谁是最可爱的人》写的是抗美援朝战争(非朝鲜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军官兵为了“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而“吃雪”的无私无畏,为了救朝鲜的兄弟姐妹而舍生忘死的奋不顾身。这些年来,各种造谣各种抹黑军队的文章层出不穷,也没见军队就崩塌了,军队会因为一篇报告文学而“至高无上”?估计魏巍老先生听到这话九泉之下也会含笑,中宣传部长也会“呵呵”了。这是不是一个文人的自恋以为文字的力量无上可以改变一切?此外,军队真的多么“至高无上”呢?这种至高无上,是指“军民鱼水一家亲”的血肉联系,还是指他们“一把炒面一把雪”的奋斗精神?是指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意志,还是指他们“风雨侵衣骨更硬”的坚定、“气吞万里如虎”的士气?或者,是指他们必须24小时随时待命,必须常年驻守在自然条件恶劣的山沟海岛和边疆海疆,难以过上平常人的生活?史杰鹏啊史杰鹏,有没有发现所谓军人“至高无上的地位”本是不存在的,只是因为有的你的恶毒、嫉妒、臆想、偏执才杂交生出这样一个印象呢?

四问:是不是还在为自己的聪明得意洋洋?如果我是哪个大学新闻学院院长,主要任务在对美国进行意识形态的渗透颠覆,我一定不会聘请人民日报的主编来给学生们讲课,太赤祼祼,太不讲攻防艺术,效果往往很渣。我一定要请南方都市报的大小编来,跟孩子们切磋交流,教他们杀人于无形、推墙于无声之技。前几个月诋毁中国军队装备“便宜”一事不就如此,看上去是心忧国防,心系装备安全,但真正想要的是挑拔军队内部关系(装备“低劣”说明军队视官兵战场安全于不顾)、声讨军队腐败(装备费那么多都到哪去了?)。这次《职业》一文手法与装备同出一辙,只字不提中国军人,但以“张万年”一事为引子进入,预设前提当年就成了中国军人,加之“中国传统”等字样,中国军队躺枪就成了必然。他们也只字未攻击中国,但却用着“在专制国家,士兵大多时候是炮灰,更谈不上英雄了。”“把军人看得高人一等,大概是部分受了文化传统的毒害”来暗示--史教授项公舞剑瞒天过海的功夫了得,南都绵里藏针指桑骂槐的功夫,亦是炉火纯青。只是,这些自欺欺人的伎俩,能骗得了谁呢?我站在你们面前吐把口水,你们不觉得我是在羞辱自己而是觉得自己神经过敏?

五问:人的价值没有差异性?为了赢得更多网友的认同,南都和他的史杰鹏祭出了“人的价值没有差异性”这种论调,大有陈胜、吴广“将相王候,宁有种乎”的意思。只不过,当历史作家的史杰鹏却是又一次想玩偷梁换柱的把戏。的确,无论是工人、农民、还是知识分子、机关干部,或者军人,尽管职业不同、岗位不同,但所从事的事业都是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人生价值不能以你是否是科学家、作家和领导者来衡量,环卫工作清扫马路,也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这里强调的只是“实现人生价值”这个事是没有差异的,任谁都可以,但若是因此就否定每个人的独一无二性、不肯重复性、不可替代性,否定每个人社会价值的差异性,那我就不知道这个鼎鼎大名的历史作家,是不是因为长期坐在家里把脑子坐死了。你自诩对文化的贡献是大的,但俺却是死也不敢把你的价值与毛泽东、邓小平、习大大甚至你们北师大的前辈梁启超同等的。或者,你重写一篇《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来辩解一下?

六问:军人有存在的价值没?在南都和史杰鹏眼里,和平年代的军人因不创造价值而不具有存在价值。首先,军人们没有创造文明。如史杰鹏所说,“创造人类文明的,是科学家,知识分子,以及普通劳动者,而不是军人。”其实,南都和史杰鹏太客气了,在和平年代,军人哪只是没有创造文明?98年后不允许经商,连商业价值都没有创造;2000年后推进社会化保障后,养猪种菜也是大规模缩减,他们连农副业生产的价值也没有创造……这样一支白吃白喝的军队,的确不必存在--这一理念,是不是有点眼熟?是不是和甲午战争前期清政府的理念相类?近年来,这种论调网上不少,某段时间里几乎一边倒地抨击着这支“无所作为的军队”和“这些不创造任何显性价值的军人”,认为他们“活不干什么,还拿高工资”,“不创造价值,还拿纳税人的钱”。他们也许不知道,“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如果我们重视国防建设,也许不一定会有战争,我们顶多只是损失了金钱;但如果我们不重视国防建设,一旦战争爆发,我们丧失的就可能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尊严。遥想120年前的甲午,疏于军备的教训还需要有多深刻呢?

七问:你们为什么让军人变得“尊贵”?在南都和史杰鹏这篇文章里,他们是以审判者的身份先入为主地把军人定义为“特权”和“尊贵”的。怎么说呢,如果说这个社会对军人有一些优惠政策,所以谓之“特权”,我觉得有些片面。因为还有一些军人的特权是他们不知道的:在云南泥石流爆发时,军人们有抓住钢索以身体做桥板让孩子们撤离的特权;在汶川地震中,在无法与地面联系、无法获取地形情报、地面能见度极低的恶劣情况下,我们的空降兵某部15名勇士,有从汶川4999米高空跳下的特权……即使南都和史杰鹏以为的那些优惠,其实也只是双拥共建模范城市的拥军之举,而非军队的“特权”。至于《职业》一文中最后那一句“军人也只是普通人,不管多高军衔,并不比其他人更尊贵”更是让人莫名其妙。军人因自己的血性和信仰而坚守,他们也许期待理解,期待尊重,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军人认为自己因为军人的身份而尊贵?史大教授这种印象,是因为小时候被军人家庭的亲戚欺负过呢?还是当年女朋友被军人抢走过?或者,当年想入伍被淘汰受了刺激呢?

八问:战争只是因为军人们想加官进爵?南都和他的史杰鹏又称我国“自商鞅以来,打仗就是为了分田宅,获爵位,论功行赏,所以军人总以为自己是统治者,应该得到光荣待遇。”说真的,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为“作家”这个词感到羞愧--是的,如果作家都像史杰鹏这样罔顾历史无视差异地信口雌黄,我就不能不对“作家”这个群体刮目相看了。“自商鞅以来,仗就是为了分田宅,获爵位,论功行赏”,请问史作家,你是19世纪穿越过来的秀才还是13世纪复活的宦官?睁开你的双眼看看吧,现在中国的军队是人民子弟兵,既不是八旗子弟也不是国民党军队,当长征路上,一个战士被冻死,他们掰开他紧握的一只手一看,里面是党证和一块银元--你觉得这样的军人只是为了分田宅获爵位?当荆江堤上,弃商从戎、家中殷实的李向群因极度劳累而离开人世的时候,你觉得这样的军队只是为了分田宅获爵位?对所有高尚的怀疑,是对英雄的污辱,还是对自己的污辱?

九问:军人真的只是一种职业?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相较一般的职业,“军人”二字往往意味着更大的牺牲受伤概率和更多的骨肉分离机会。换句话说,如果只是一种职业,大家是可以自由辞职的,但当战争来临,当死神临近,我们的军人能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脱下军装,离开自己的岗位,乔装成老百姓,躲起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吗?也许当年国民党军队在日军进攻的时候有这么干的,但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不能,亦不会。所以,正如CCTV《心理访谈》嘉宾周正教授所说,“一支笔、一张纸的事,谁不会?当作家,就是这么简单,人人都会。我常说,一流人才在军界和商界,二流人才在政界,三流人才在学术界。对军人而言,你领十万人,我领十万人,没本事,死的十万就是你的。这里要的是综合素质,是挑战,所以军界的人是最强的……而学术界,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永远不行都可以。军人和商人的成败一目了然,唯有作家可进可退,无所谓胜负成败……”我其实不完全同意周教授的论断,也很尊重作家,但今天看来,周教授所说倒像是对极,军人就算只是一种职业,也应该是一项值得有识之士去尊重的职业。

十问:你们是否有谈军人的资格?一向觉得说人家有没有资格是最弱者最无能的行为,但自中青报曹林用“资格论”来评论林治波出任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以后,吴策力在凤凰网喊出《怒批胡娜叛国的人,你有什么资格?》之后,我们也不妨来示一下弱,问问南都和史杰鹏,你们还什么资格来评价军人?中国不是韩国,没有那么大比例的男青年入伍服役。所以史教授或因身体或梦想或某些取向没在军队呆过,不了解军队很正常。但正如我常说的,不懂不可怕,不懂装懂才可怕;不懂装懂也太可怕,不懂装懂却不知道自己不懂还不认为自己在装才可怕。史教授当然可以说:我只是以外人的眼光,第三者的态度评判,更客观更理性。正如要评“优秀老师”,如果你的学生听都没听过你讲课,就给你打了个“0”,你觉得他是不是更客观理性呢?至于南都,不管你们的大小编们有没有服役过,但你们能把史教授一篇标有“个人看法,不同意也请理性讨论,谩骂者拉黑”的《军人是最可爱的人吗?》挑出来,再以《军人只是一种职业》为题刊出来,用“司马昭之心”来形容此举,不知有异议没。

军人确实不算一种职业,实实在在完完全全是“白吃白喝”的。但“尊贵”的史教授,永远别忘了,战争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永远得不到,靠着您这样的历史作家那支“妙笔”估计也一样不可能得到。新中国今天的和平和发展,您之所有能悠闲地坐在桌前写写小说发发谬论,当着中国文明的“创造者”,当然是靠您才高三斗学富五车的天资,靠您大放厥词信口雌黄的勇敢,更是靠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在朝鲜半岛、青藏高原南麓、乌苏里江畔、莽苍南疆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和平!“最可爱的人”的称号,也不是您喊出来的,更不是一个一票选出来的,而是军人们那份为国为民献身之大义,那份以生命为赌注的冒险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