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尼蒂什·庫馬爾:打响印度反腐第一枪

2011-06-27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記者 伊洛 發自北京 

「再給我一任時間,我將讓腐敗消失」

201132日,印度比哈爾邦政府宣布:大約7萬名該邦官員因沒有遵守反腐新政的要求,即在政府規定的228日最後期限內申報個人財產,將被停薪一個月。

這一印度「史上最嚴厲」的鐵腕反腐行動源自比哈爾邦的最高行政長官——首席部長尼蒂什·庫馬爾32日,距離他去年11月成功連任僅3個月時間,就實打實地開始兌現他的競選承諾:再給我一任時間,我將讓腐敗消失。

財產來源不明?立即凍結!

這次引起轟動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它的建立實際上是為該邦推行反腐的重磅炸彈《比哈爾邦2009年特別法庭法案》所做的技術准備。

這部《特別法庭法案》於2008年底形成草案。20092月經比哈爾邦議會批准,上報到印度中央政府內政部後,經過了一年多的審批、複核,直到20103月才由印度總統帕蒂爾簽署生效。

《特別法庭法案》的主要內容是:對財產與收入明顯不符、涉嫌貪腐的政府官員,經「司法快車道」迅速處理,立即凍結財產,成立特別法庭,6個月之內做出判決。如貪腐罪名成立,將充公非法所得財產;如罪名不成立,解凍財產,計付百分之五到六的利息作為補償。

作為《特別法庭法案》的推動者,庫馬爾是這樣解釋的:只有凍結財產,才能使嫌疑犯喪失繼續行賄、幹擾法庭判決的經濟能力;針對嫌疑人成立特別法庭,使可能的利益相關者迴避,才能做出公正的判斷;只有這樣的「快車道」司法處置,才能繞過繁瑣冗長的常規程序,實現對貪腐的有效打擊。

要核查官員的財產合法性,首先就要建立官員的財產檔案。根據規定,比哈爾邦全部40萬名官員要於今年228日前完成財產申報,以後每年都要更新個人及家庭財產情況,包括房產汽車、銀行存款、企業股權、投資收益等任何形式的動產、不動產。邦政府將建立專門網站,將官員財產清單公之於眾。如果司法部門或任何個人認為有疑點,均可提出調查請求。

為了帶頭,庫馬爾政府的全體部長們早在去年年底前,就已經全部將財產申報完畢。比如邦公路建設部部長亞達夫,申報的財產包括一輛三輪摩托、兩輛老式大使牌汽車、三套公寓房、100克黃金和50萬盧比存款(5盧比約合1元人民幣)。食品供應部部長拉賈克申報的財產包括兩塊土地、100萬盧比存款,但沒有汽車。

而因為財產與收入明顯不符而被充公的第一個倒黴蛋,是前機動車稽查員拉格瓦什·庫瓦爾。他因為涉嫌在任期間收受5萬盧比的賄賂而被捕,其房產於201012月被沒收。邦政府決定在庫瓦爾的住宅裏辦一所學校。這也是比哈爾邦正在探索的貪腐官員被沒收資產的處置辦法之一,即投入到小學的建設中。

到目前為止,比哈爾邦已經成立了6個特別法庭專門快速處理官員的貪腐案件,已查處的貪腐官員財產達到2.5億盧比。

「為什麼企業不願來投資?因為腐敗盛行」!

如果是6年前,在印度有人預測未來有一天比哈爾邦會因為反腐敗而成為「模範」,引發全國各邦競相追隨,所有人都會把它當個笑話。那時,外國媒體給比哈爾邦貼上的標簽是:「印度最落後、最缺少法治的一個邦」(BBC),「無法無天、種姓政治、蝸牛般發展速度的代名詞」(路透社)

200511月,庫馬爾就任比哈爾邦首席部長,彼時,這個擁有1億人口的印度第三大邦在幾乎所有的經濟社會發展指標排行榜上都敬陪末座。比如,識字率僅47%,也就是說有全邦近一半人,即4000多萬人,是文盲。比如,人均GDP不足200美元,是GDP最高的昌迪加爾市2000美元的110,印度平均GDP 1000美元的15

那時,比哈爾的農村簡直像解放前的中國,再誇張點說,和兩千年前佛陀時代都差別不大,完全沒有一點現代化的跡象。比如,沒有一條像樣的公路,筆者在2006年開車橫穿比哈爾邦時,就充分體驗了公路上遍布的坑坑窪窪把汽車改造成「震骨器」的神奇功效。

境況如此糟糕,以至於全印度的人們編造了無數的段子來調侃比哈爾的人窮、治安差、道路不平整,人們外出打工都不敢說自己是從比哈爾來的。

而速來雷厲風行的庫馬爾在第一個任期裏居然悄無聲息地改變了這一切。在他第一個任期的五年中,政府每年投入基礎設施與社會福利項目資金達到4.4億美元,水泥使用量年增長28%,五年間共整修、新修了大約6800公裏的道路和1600座橋梁。從2004年到2009年,比哈爾邦的經濟發展速度高達11.35%,而此前五年,這一數據僅為3.5%。同時,啟動女童入學項目,為她們免費提供校服、自行車,極大地改變了女童入學率低的痼疾。五年間共判決罪犯4萬多名,富人們不再害怕受綁架、勒索和謀殺的威脅,社會秩序明顯好轉。

然而庫馬爾意識到,這些還遠遠不夠,腐敗才是該邦發展最大的障礙。「為什麼外國的、其他邦的私人企業不願到比哈爾邦來投資?因為腐敗盛行!這已經成為未來發展的瓶頸!」庫馬爾說。

據路透社的一篇報道,在比哈爾的某個工業園區裏,一家工廠主表示,為了開業他辦齊了20多個執照,涉及的20多個政府部門中的任何一個都有權關了他的工廠。這些執照必須年年重辦,這意味著官員們有無數的機會製造難題、借機搜刮錢財。所有人都認為,在比哈爾開工廠是最傻的事。所以,庫馬爾把第二個任期的主要使命鎖定為「反腐敗」。

其實,早在上任之初,他就意識到了腐敗的負作用。不管是社會福利還是工程項目,相關官員的腐敗行為都會扭曲本來正確的政策的實施效果。2006年,他成立了「特別監察局」,專門處理涉及政府官員的貪腐大案、要案。這個局工作很努力,此後4年中,揪出了400多名涉案官員。然而,經過曠日持久的證據完善、法庭抗辯流程,最終成功定罪的人數微乎其微,反腐的最終成果並不理想。

    這促使庫馬爾深入思考,並轉向新的制度設計,最終推動了《特別法庭法案》的誕生。

印度國家形象因腐敗蒙羞

比哈爾邦政府「零容忍」的反腐決心和「毫無商量餘地」的全體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引發印度各界一片贊揚,要求推廣類似措施的呼聲頓起。從經濟發展速度最快的古吉拉特,到經濟發展最具成就、最大城市孟買所在的馬哈拉施特拉,各邦政府紛紛表示將考慮追隨比哈爾。庫馬爾本人也成了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

2007年,《印度斯坦時報》和美國CNN-印度廣播網的聯合調查中,庫馬爾被評為印度各邦中的「最佳首席部長」。2009年和2010年,庫馬爾蟬聯印度最大的電視臺之一新德裏電視臺評選的「年度風雲人物」,他還當選2010年福布斯印度「年度風雲人物」。

有人說,這一大膽的政策應該成為全國性的,期待庫馬爾未來有一天成為印度的總理。甚至有人說,如果庫馬爾的做法能夠在比哈爾乃至全印度取得成功,他將會是印度新的「聖雄甘地」。

確實,印度最近的腐敗大案太多,2010年甚至被《今日印度》雜志稱為「腐敗年」。進入2011年後,腐敗大案更是讓人目不暇接,1月份印度英聯邦運動會組委會主席、國家奧委會主席卡爾馬迪因捲入場館回扣案被革職,2月份信息技術和通信部長拉賈因為涉嫌巨額腐敗鋃鐺入獄,3月份印度最高反腐機構中央監察委員會主席托馬斯因為腐敗指控被迫辭職。印總理辛格悲歎:腐敗正在危害印度的國家形象。難怪,人們對比哈爾邦的反腐新政寄望有加。

反腐敗最缺的是決心

當然,反腐是個系統工程,不僅僅是一紙法規所能承載。接下來,比哈爾邦政府還也有多條妙計,即將出臺的《享受公共服務權利法案》就是其一。《權利法案》將規定,政府部門的所有審批事項都必須有時間期限,如果負責官員不能在規定期限內完成或者給予合理解釋,將受到懲罰。這一法案,意在杜絕官員以拖延審批的手段來變相索取賄賂。

作為反腐表率,庫馬爾有一個堅持了五年多的習慣,即每星期一的「接待日」,除了身體不適等極特殊的情況,他都會帶領主要的邦內閣成員接見「上訪者」,把相關的問題編號,當著各個部長的面約定問題解決時限。他安排辦事人員定期追查問題處理結果,允許對結果不滿意的人重複上訪,並自由接受記者采訪。所以,相關部門對於這些「上訪者」非常客氣,唯恐處理不當被媒體曝光。

但是,也有不少人對比哈爾的反腐前景存有疑問,或者為庫馬爾捏一把汗。迅速凍結嫌疑犯的財產,是否違背憲法精神?是否與「疑罪從無」的規則不符?是否會被利用作政治鬥爭的工具打擊異己?心有不滿的官員隊伍會不會暗地裏造反或製造更多麻煩?

其實,庫馬爾對反腐的政治後果已經做出了充分的准備:「我的態度非常堅定,就是要打贏反腐戰爭,至於未來會不會因此下臺,或者被清掃出局,我根本不在乎。」

不管未來怎麼樣,比哈爾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墮落到無底深淵去的那個失敗的比哈爾了。就反腐來說,它不僅逐漸走出了隧道,也為黑暗中摸索的印度各邦帶來一縷希望的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