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左成慈:辛苦奔波十五载 捐赠之花遍校园

2011-01-24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左成慈

江苏南通人,历史学博士,教授。1977年考入南京大学生物系,1982年毕业留校,1986年赴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访学,1988年—1995年任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1995年起任南京大学驻香港办事处主任,现为南京大学校长助理、发展委员会海外部主任、驻香港办事处主任;他还是香港南通同乡会的秘书长。作为中国内地高校最早专职从事教育募捐工作者之一,他有理论、有实践,南京大学驻香港办事处的成功经验已经广受关注,以香港办事处为主,南京大学近年来争取到的海外捐赠约五亿人民币。


记者  王璞 袁园

 

走进南京大学校园,除了古朴的大屋顶建筑以外,各类以人命名的建筑错落有致地均布开来,思源楼、唐仲英楼、安中楼、蒙民伟楼、健忠楼,不少熟悉的名字跃入眼帘,其中大部分建筑都以香港或港外人士命名。打听之下,《亚洲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这些命名都与南京大学一个专门从事募捐的机构——南京大学发展委员会有关。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南京大学校长助理、南京大学发展委员会海外部主任左成慈教授,同时他亦是南京大学驻香港办事处主任,并且已经长驻香港十五年了,这引起了记者极大的兴趣。2011年伊始,本刊记者对左成慈教授进行了专访。

 

派专人到香港设立专门募捐的机构

《亚洲新闻周刊》:南京大学是中国内地最早走出去,到香港设立机构,专门从事发展工作的高校之一,现在看来这是具有远见卓识的举措,当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左成慈:1995年,我校决定成立发展委员会,同时成立驻香港办事处,主要是三方面原因:

一是南大资金短缺。10多年前,南京大学作为中国最著名大学之一,肩负着加快发展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国家培养高层次人才的重任。南大要加快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大发展就需大资金,虽国家不断增加对南大教育的投入,但远远赶不上教育发展的速度。南大要加快发展就不能局限于国家给予的教育经费,必须想办法自筹资金,解决资金缺口。

二是与国际接轨。世界一流大学,如哈佛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伯克利加州大学等,都有强大的筹资工作班子,其中包括驻外募捐的代表。这些一流大学成功的筹资为本校的正常运转和事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南大作为中国内地的一流大学,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筹资模式,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工作新局面。在家门口搞筹资工作,当然要容易些。南大领导希望开创一条新径,在国内发展工作的同时,到海外去开展筹资工作,拓展教育募捐的空间。

三是香港的独特环境。香港是祖国的一部分,与内地具有天然的血脉渊源,且相对富裕。香港市民被称作“世界上最慷慨的慈善人口之一”,在港人的观念中,慈善并不是怜悯和施舍,他们把服务社会当做自己应尽的责任。香港人崇尚教育,乐善好施,具有支持教育等社会公益事业的传统。香港还有完善的鼓励捐助公益事业的机制,香港的很多企业家也是慈善家,他们乐于慷慨资助祖国的教育事业,如邵逸夫、李嘉诚、田家炳等。

派专人到香港设立专门募捐的机构——南大驻香港办事处,是校领导顶着校内外不同意见作出的决定, 这在当时是要有魄力的。有了校领导的决心和全力支持,我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在客观条件比较差的情况下,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取得成功。现在看来这条路子走对了。

 

南大人诚实守信,感恩报恩,受到慈善家信赖

《亚洲新闻周刊》:您从香港办事处创办之初就在这里工作,至今已经15年了,您认为南京大学在这里开展发展工作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左成慈:首先,南大近年来事业发展迅速,成绩显著,令人瞩目。例如:SCI发表论文数量连续几年排名全国第一。企业家支持教育总是愿意支持好的,一流的大学,办学办得好是获得捐赠的首要条件。香港有一位仁厚的长者,1997年至今已经先后捐赠了我校五个项目,包括电子阅览室、图书馆,教学楼等。他不但自己捐,还带领子女一起捐,总捐赠数额近五千万元,有人问他为什么会支持南大,他觉得南京大学是实实在在的办教育。

其次,南大人诚实,值得信赖。百年南大的校训就是“诚朴雄伟,励学敦行”。南大人诚实守信,感恩报恩,受到慈善家信赖。我们在从事募捐的过程中,始终把诚信放在第一位,以诚待人,以诚感人,如实反映情况,不做任何虚假的动作,言必信,行必果。曾经有一位企业家跟他儿子说,“你看这位教授,眼睛里透出的是真诚,这样的朋友可交”。还有一位香港企业家,是北京某著名大学校友,在2000年他给南大捐款总数达到2000万,超过了当时他捐给他的母校数额,他在南京大学校董会上说,“南大人很老实,诚恳,我愿意先支持南大”。

第三是南大有一支亲和力强,效率高的筹资队伍。南大校领导高度重视发展工作,主要校领导兼任发展委员会主任,亲自抓发展工作。每年春节前夕,校长都亲自带队到香港给新老朋友拜年,感谢老朋友,结识新朋友,为学校争取更多的支持。在我们与企业家、慈善家的交往中,我们把交朋友作为主要方法,以便利企业家为先。比如,开始的时候,我们不会广东话,企业家讲普通话很吃力,我们就下决心学广东话,短短三个月就全听懂,六个月就大多会说,扫除了语言障碍,双方沟通就亲近多了。我们在日常工作中要求自己,凡是与企业家有关的事务,事事有记录,件件有回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的诚心打动了许多朋友,有一位老先生不是江苏人,但他首先捐助南大一栋楼,然后才给他家乡的知名大学捐赠。

第四是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品牌”。虽然驻香港办事处出于节约的原因,只有我一个人,小小的办公室兼宿舍也是向企业家无偿借的,但经过校领导、我们的多年努力,通过我们的宣传、我们与企业家之间的真诚交往,我们在香港已经有相当的知名度,我们有一大批朋友。开始到香港的时候几乎是“举目无亲”,我们通过真诚的交往,热情的服务,用“滚雪球”的方式,逐步扩大接触面,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现在,我们和香港企业家们越来越熟悉,我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朋友们坦诚请教;反过来,香港的企业家和慈善家有关于教育方面的事务需要咨询或探讨,常常会想到南京大学,想到左教授。我们还与香港的慈善组织开展合作,互利双赢,每次都取得成功。例如,2008年,我们与香港思源基金会、香港防癌会、香港中文大学合作举办慈善音乐会,由思源基金会出资,南京大学学生民乐团专程赴港演出,此次慈善演出非常成功,为香港防癌会、香港中文大学和南京大学分别筹到了数百万善款。现在不少兄弟院校也开始在香港设立办事处,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取得成功。

 

企业家捐赠的不只是物质,还有精神

《亚洲新闻周刊》:南京大学在海外开展发展工作有哪些收获?

左成慈:经过我们长期的努力,我们南京大学得到广大企业家、慈善家的认同,像陈曾焘先生、唐仲英先生、方铿先生、蒙民伟先生、赵安中先生、左涤江先生、朱恩馀先生、杨钊先生等许多好朋友都慷慨解囊,热心支持南京大学的发展。从1996年至2010年,通过香港办事处这个窗口,南京大学从港澳台和海外累计获得捐赠款约五亿元人民币,占南大获得的总捐款的近三分之一,有力地支持了学校各项事业的发展,支持校园建设、教学科研管理和人才培养。

香港的成功经验正在扩展,三年前,我们在美国注册成立了“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美国)”,并获得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免税账号,目前已经有两百多万美元的捐赠款进入该基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有更多的收获。

    南京大学从海外不仅得到了巨大的物质支持,更重要的是收获了巨大的精神财富。海内外朋友克己为人、慷慨支持南大教育事业发展的精神,教育、激励着南大人。在这里,我要举两个非常感人的例子。

一个是前香港荣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安中先生。赵先生一生节俭、对自己要求严苛,但对教育却是一掷千金。在赵安中先生所有的捐赠中,对南京大学的捐赠力度是最大的之一。2004年,他捐赠人民币一千二百万元助建我校商学院EMBA大楼。当时,我去拜访赵先生时,他家用的还是普通的钢门窗和老式空调,由于年深日久,门窗都锈迹斑斑,空调外壳更已锈烂。而他日常居家的衬衣、睡衣、棉袄,不乏十几年前的“老古董”,牵丝挂线,几乎褴褛,甚至连沙发上都有破洞。很难想象,这位朴素的老人,就是“希望工程的超级富豪”,为内地捐资盖起了100多幢教学大楼,总捐资过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前任南京大学校长蒋树声在捐赠南京大学安中EMBA大楼协议签字仪式上回忆赵先生捐赠事迹时,谈到他亲眼目睹的赵先生的生活状况,对于赵先生向我们展示的那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不禁热泪盈眶,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另一个事例是香港实业家左涤江先生,他的事业并不大,但他把毕生的积蓄都捐给了公益事业,得知我校学生没有室内操场,体育锻炼受限制的情况后,主动捐赠200万元人民币,修建了“左涤江运动馆”,为浦口校区学生的体育活动提供良好的条件。后来,又向我校捐赠1500万元,用于仙林新校区的天文台、医院等建设。我们拜访左先生时,亲身感受到他简朴的生活:他住在一套没有电梯的旧式公寓,客厅墙壁破裂, 没有空调、沙发陈旧、一张铁皮办公桌起码用了五十年。左先生的衣着也十分朴素,一件已经洗褪色的的确良衬衫已经穿了十几年。中午留我们在他家吃饭,招待我们是客气的,而他只吃了一碗烂面条。

我们把赵安中先生、左涤江先生这样克己助人,热心捐赠教育事业的事迹介绍给学生,南大学子感慨万分,他们激动地表示,“我从社会各界的资助中不光得到了物质层面的帮助,更懂得了如何去爱和如何被爱。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帮助过我的机构,我今后也会秉承你们帮助别人的精神,尽自己所能,帮助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