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承傳創新 德藝雙馨

2017-04-02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 訪畫家范長江

劉浩鋒

嘉定,是上海郊區一座人文薈萃的曆史文化名城。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自古以來崇禮尚教文風盛行,素有“教化嘉定”之稱。1953126日,范長江誕生在嘉定西門項涇橋堍一座三層老洋房內。他從小喜讀詩書,愛好繪畫和寫作。19691月,他和全國“老三屆”知青一樣,投身上山下鄉運動,去農村插隊落戶。在農村,范長江除幹農活之外,愛畫馬、恩、列、斯、毛領袖肖像,臨寫毛體詩詞。1970年春,范長江被選送上海一醫學習,學醫期間,仍放不下心愛的畫筆。畢業後他被分配在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成為一名醫務人員。業餘時間仍從事繪畫、寫作,時不時在各地報刊發表一些繪畫習作和散文隨筆等文字。1974年春,范長江經忘年交曹達介紹,師從海派大家錢君匋,追隨習畫20餘載。後又拜原孫中山侍從秘書、民國書畫大家田桓為師。




興趣廣泛,勤奮好學的范長江,同時還利用業餘時間去了虹口區文化館編劇班學習編劇。他編寫的諷刺喜劇《甄醫生與賈醫生》在上海市級職工文藝演出活動中獲大獎,後被上海某專業劇團“移植”更名為《真假醫生》公演,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編劇范長江的名字也被更名為他人的名字。范長江與編劇班同學王儉合編的話劇本子《真理的呐喊》受到重視,劇本由虹口區文化館時任館長魏基長,送到上級有關部門審核,一直沒有下文。直至范長江、王儉應邀,由魏基長館長陪同前往上海市工人文化宮,觀看編劇署名為“宗福先”的話劇《於無聲處》時,才發現除劇名由《真理的呐喊》改名為《於無聲處》,劇中人物“上海民兵”被改成“上海公安”以外,其劇情臺詞完全一模一樣。演出結束後,范長江、王儉詢問魏基長館長時,被告知:劇本撞車了!為安撫范長江和王儉,魏基長安排兩人去上海戲劇學院免費進修;而老好人魏基長卻因此患上憂鬱症,於三個月後不治身亡!


“撞車事件”令范長江長期不能釋懷,發誓從此不再編寫劇本。直至1990年認識陳香梅女士,為其丈夫陳納德將軍協助中國抗日事跡所感動,才重新編寫原創電影劇本《飛虎英雄》又名《飛虎佳人》再拾編劇之筆。

1974年師從錢君匋之後,范長江工作之餘的時間,大多花在中國傳統書畫創作上面,長年累月的孜孜求藝終於有所收獲。范長江先後於江蘇省昆山市文化館、上海虹口工人俱樂部、上海徐匯區文化館、上海櫻花度假村畫廊、廣州東方賓館畫廊、珠海特區九洲城畫廊、珠海度假村畫廊、惠州名人畫廊、嘉定博物館、上海朱屺瞻藝術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解放軍駐滬某部、上海香梅畫院朱家角展館、上海香梅畫院福州路展廳,舉辦了一系列個人和多人書畫展。范長江的中國傳統繪畫風格,遠承青藤白陽,近取吳昌碩、齊白石博采眾長而自成一家,其畫蒼勁老辣,水墨淋漓。自作題畫詩以氣脈流動的草書題寫長款,詩、書、畫三絕,堪稱當代大寫意文人畫家。其國畫作品《葡萄》以狂草意味線條入畫,筆走龍蛇,節奏時而急猛捷若閃電,時而遲緩仿佛春蠶吐絲,絲絲入扣。以潑墨法寫其葉,濃淡相宜,層次分明。所寫葡萄設色典雅青紫相間,朝向各異變化無窮。其題畫詩曰:


汪洋恣肆傾墨池,大風起兮雨將至。


千毫發力寫青藤,明珠何愁無人識。




題畫詩果然起到輔助畫面的作用。前兩句渲染、烘托畫面氣勢,第三句“千毫發力寫青藤”抒發作者對明初紹興大畫家徐渭(青藤)的仰慕之情和奮發學習青藤之意。結尾一句“明珠何愁無人識”則與徐渭的葡萄詩“萬顆明珠無處賣”一句,反其意而用之,道出作者十分自信的言志之句!詩情畫意躍然紙面,此幅當為佳作也。


國畫作品《群蝦圖》畫面寫有十五只蝦,抒展騰挪各不相同。有的居高臨下勇往直前,有的橫空出世攔腰沖刺;有的相持對峙;有的畏縮不前。左彎右拐,上躥下跳每只蝦的姿勢各異,活靈活現。從蝦身透明程度的不同,可以區分出他們來自或淤、或清的水域。其題畫詩頗可玩味:


雨收煙氣尚氤氳,水閣底下過蝦群。


借問此行何處去?繞個灣兒往南潯。




頭句點出季節及氣候特征,季節應在夏天,氣候是在雨停之後。因為只有夏天陣雨剛停那一刻,水面和空氣中的水珠受到烈日照射,才會蒸發形成如煙熱氣景象。第二句表明過蝦群的地點,是在浙江一帶的江南水鄉。從前,浙江桐鄉地區有種民居,一半建在岸邊,一半建在水面之上;建在水面上的那部分建築物有個特定名稱“水閣”。第三句當然是作者的問句,他向蝦群“借問此行何處去?”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幽默。末句“繞個灣兒往南潯”很有趣,看似蝦或蝦們的答句,其實是作者自問自答,替蝦或者蝦們回答。句中信息量很大,“灣”自然在水裏,蝦群為何要在這裏“繞個灣兒”?繞灣後再往南潯,浙江那邊確有個叫“南潯”的地方,江西省九江市的別稱也是潯。潯,也可解釋為“水邊”。那麼,蝦群究竟要前往何處?給讀者留下無限遐思。此外,仔細觀察,可以看出范長江的蝦與齊白石的蝦有所不同,形成了他自己的風格,人稱“長江蝦”。


范長江認為:


曆來大家作畫都不求形似。形,不過畫之表象而已,畫得再像,充其量算一介畫匠而已。工於形,畫即死。真正的藝術作品應該是活的,是畫家嘔心瀝血培育而成的的精神兒女,或稱精神生命。以形寫意,以形寫氣方為藝術之真諦。


范長江又引用吳昌碩的話解釋:


與西洋畫不同,中國畫裏的基本色彩,說到底就是水與墨。墨視含水量程度,又分為黑、白、幹、濕、濃、淡六色。這六色都歸“有”,而宣紙上的白地,即未著墨之處,則屬“無”。誠然,這無並非沒有,稱之為“虛無之空”,正是這虛無之空營造出氣化之場,故我畫畫,只畫氣。


吳昌碩還認為,畫得像,是西方傳統油畫的追求。西洋畫至十七世紀時,畫家對於物象的觀察已經細致入微,其繪畫技巧十分精密准確,其逼真程度幾可與拍照者比肩,日本人稱之為“寫真”。而中國傳統繪畫注重“寫意”,即使工筆畫也講意境。西洋畫家以塊面造像、造境,中國畫家則強調線條之運用。自然,西洋畫家也采用線條作畫。但是,他們的線條僅僅用來摹形狀物而已。摹形狀物,並不能表現物象的真實生命和精神內涵。而中國畫家運用的是具有書法意味的線條,不但用於摹形狀物,而且可以抒情言志。


呂鳳子認為:


氣者,構成生命之精微物質也。氣聚而生,氣散則死。氣又分為逸氣、清氣、靜氣、雅氣、雄氣、狂氣、野氣。而邪氣、匠氣、俗濁之氣皆為畫之大忌。


范長江畫裏透出的正是陽剛之氣,野逸之氣。


范長江學貫中西,油畫風格傾向分離派、印象派。他不但被人稱為“國粹守護人”堅持傳統繪畫藝術創作,而且也被媒體稱作“一位勇於探索,善於創新的藝術家。”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范長江就首先使用當時的新型顏料丙烯顏料,在宣紙、棉布、皮革等平面材料做各種繪畫實驗,備受爭議。1986年秋,范長江首訪香港,讓他大開眼界,看到各種現代繪畫作品,並會晤時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教授劉國松先生。劉是一位以革新中國畫著稱的畫家,他支持范長江創新風格的丙烯畫作品,並為之題詞:有懷疑,才有創造。與長江兄共勉之。


回到上海後,范長江以十分的熱情,創作出一批新作。《澳門日報》評論:


“上海畫家范長江先生的大寫意國畫,向以筆墨潑辣,用色古雅的青藤白陽遺風著稱,也全是講究傳統筆法的。忽然發現他最近的作品變得陌生起來,新奇起來。范長江先生在傳統的作品裏融進了西洋畫的趣味,令人耳目一新。”1988年,決心獻身於藝術事業的範長江毅然辭去令人羨慕的醫院公職。閉門謝客,精心研究中國傳統繪畫藝術,日本浮世繪藝術以及歐洲印象主義,新印象主義和分離主義。終於創作出一批風格獨特的丙烯畫作品。一個獨具慧眼的美國人,藝術評論家兼畫廊主持人羅傑·劼廷格很快為範長江在香港安排宣傳。


19905月,范長江在香港的首次個人畫展,於J.R.劼廷格畫廊舉辦。英文版《南華早報》、《香港導報》等紛紛作專題報導。羅傑·劼廷格這樣評論范長江作品:


“范長江先生多才多藝,富於創造力和想象力。他從新印象派、分離派藝術家作品中發現許多精華所在,並且成功地將中國傳統繪畫中的靈性和哲學思想,融和於他的作品中。無論他描繪的是水晶般美麗的冬日景象,秋天對比強烈地、黃金般地樹林,還是在黎明柔和光線下的山禽以及在花地上沉思的年輕姑娘,范先生總能找到最完美的手法來表現他特有的藝術想象力。范長江先生運用東西方混合手法和多種技巧,形成屬於他的獨特的、創新的融和主義畫風……”。


范長江成為“融和主義畫派”創始人。


范長江首次香港個人畫展展出的38件“融和主義”作品,在畫展開幕典禮當天就被訂購一空。


19909月,范長江赴日本東京株式會社內田舉辦個展,45件“融和主義”作品被畫商包銷。


19914月,范長江個人畫展在香港J.R.劼廷格畫廊舉辦。39件“融和主義”作品全部成交。


199111月,范長江個人畫展假座香港福拉瑪凱賓斯基酒店舉辦,52件“融和主義”作品在兩天之內全部成交。


19925月,范長江個人畫展假座香港福林格俱樂部畫廊舉辦。40多件“融和主義”丙烯畫全部售出。


19932月,范長江個人畫展在香港J.R.劼廷格畫廊舉辦,50件“融和主義”作品全部成交。


19942月,范長江個人畫展於香港J.R.劼廷格畫廊舉辦,52件“融和主義”作品被訂購一空。


1996年,范長江應邀赴新加坡共和國,於新加坡中華總商會舉辦個人畫展。


2001年,范長江應邀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釣魚臺等處出席建國52周年慶祝活動,參加聯展。20066月至7月,范長江隨中國赴歐洲文化藝術訪問團,出訪歐洲11國,在巴黎、維也納兩地參加聯展。


20088月,范長江發起組建的“上海香梅畫院”經政府部門批准、注冊正式成立,成為上海市文廣局主管的一家省市級書畫創作研究機構,由上海香梅畫院創始人范長江擔任院長。


201211月,范長江前往美國首都華盛頓,出席於國會大廈舉行的國際文化藝術交流大會,參加聯展。

20168月,上海香梅畫院閔行分院成立。


201611月,中英文化藝術交流—道格拉斯、福海、范長江三人聯合書畫展,在上海香梅畫院閔行分院舉辦。


20171月,范長江赴日本參加於東京都美術館舉辦的“第16屆國際書畫交流展”。


書畫而外,范長江也是一位作家,經常發表散文、隨筆、詩詞、文學評論、藝術評論等文字。編寫原創電影分場劇本《龍跡迷蹤》、《飛虎佳人》等。已經出版的著作有長篇人物傳記《和平使者》、《陳香梅與陳納德》、《辛亥元勳》以及《范長江畫集》、《范長江中國畫選》、《范長江國畫作品集》。范長江藝跡除電視節目《范長江書畫藝術》、《文心畫膽》等以及紙媒報導以外,還被收入《中國書畫名家名作選集》、《藝術中國》《上海書畫篆刻家名典》、《墨苑—中國當代書畫家精品鑒賞》第三卷等典籍。


書畫文學創作之餘,范長江也是一位熱心公益的好人。早在1984年上海書畫界發起“愛我中華,修我長城”募款活動之際,他的一幅以雞冠花為題材的《秋色孄斑》以6000元人民幣成交而拔得頭籌,獲款悉數捐修長城。范長江的名字也因此被永久鐫刻在萬裏長城山海關老龍頭功德碑上。四川汶川大地震時,范長江捐畫獲款用於賑災。上海香梅畫院成立之際,首屆書畫展150件作品,由范長江帶頭全部捐出獲款悉數捐贈上海市文化發展基金會。




201412月,剛剛抵達湖南婁底采風的范長江獲悉當地一名年僅10個月大的男嬰,不慎跌入火盆燒傷。他偕當地電視臺、報社記者立即趕往搶救男嬰的醫院,除當場拿出身上的5000元現金以外,又捐出10幅大畫義賣,獲款全部作為燒傷男嬰醫藥費。經醫院及時搶救、護理,該男嬰終於脫離險境成功獲救。婁底電視臺、《婁底日報》、《婁底晚報》均作專題報導。


采訪結束之際獲悉,范長江今年夏天將再赴美國參加一個聯展。年底將赴悉尼舉辦一個雙人書畫展。預祝他載譽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