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挚爱家乡山水 图画川东丽景 ——记川籍书画家陈康木

2017-02-14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 刘和平


人物小传:


臣康木,原名陈康穆,又名陈康木,20世纪初出生于四川广安县观音堂乡。大学中文专业毕业,中学语文高级教师。自幼喜爱绘画,小学时即在美术老师指导下临习《芥子园画谱》,继又师从著名山水画家邓非凡先生系统学习山水画技法,并曾亲聆在川著名山水画大师黄纯尧先生教诲。多年来,对魏紫熙、钱松岩、傅抱石、黄秋园等当代山水大师们的作品挚爱有加,广泛深入地潜心研习。深得大师们的神髓,以娴熟的技法描绘与自己一生相濡以沫的川东山水,久久为功,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创作出数千幅川东山水画,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书画展及大赛,曾分别荣获金、银、铜及优秀奖。不少作品被政府机关、文博单位及个人收藏。


现为省美协老年分会会员,成都市美协会员,中国书画创作中心顾问,吴道子艺术馆理事,四川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画师,四川(张)采芹艺术研究院画师。



兴趣,启蒙的老师


在群星璀璨的中国书画艺术界中,把书画艺术嵌入自己生命中的大师们,其作品及艺术价值,大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久弥珍,永世不朽,熠熠生辉于后世。将情感诉诸笔端,将至爱化为神奇,是书画家们共有的特点。书画艺术对生于广安,长于川东的陈康木来说,是他生命中难以割舍的重要部分,不可或缺的“血肉”。刚上小学时,师从师范学校毕业文静娴雅的蒋云定老师,上图画课时,他要么捧来一个橘子、一个杯子,要么捧来一盆小花,边讲边在黑板上画画儿,“他画出来的要比实物更美,看起来让人心里美滋滋的。”然后他让大家照此去画,同学们的兴致油然而生,特别一次美术课上,蒋老师拿来一幅事先画好了的水彩画,挂在黑板上,题目竟是《陈德法家的房子》,那不正是幺叔家的房子吗?陈康木对那幢房子再熟悉不过了。谁曾想幺叔的房子在蒋老师笔下,竟如此美丽动人,这给了他在艺术生涯中的第一次震撼。随后,蒋老师又带着同学们来到现场,进行实地观察写生。这堂看似很平常的美术课,却深深地打动了陈康木,蒋老师贴近生活、贴近实际,就地取材,生动活泼的美术教学方法和模式,在陈康木幼小的心灵里,悄然播撒下书画艺术的种子。在陈康木的心中,家乡的山、水、树、石是那样的秀美迷人,它们本来就是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呀。他把对家乡的热爱,化为对绘画艺术的强烈追求。一个偶然机会,他从一个叫罗克诗的同学那里借到一本线装的《芥子园画谱》,如获至宝的他一头扎进画里,在蒋老师的指导下,一棵树、一个石头地由简入繁地描。课间和周末都是他练笔的时间,儿童玩耍的天性,似乎与他无缘了。住在农村茅草房家里,他凭借着微弱的光线描呀、画呀。一次父亲干活回来,见儿子不是在读书,竟是画这个的,画那个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痛骂了儿子一顿,甚至差点动手打他。不识字的父亲是很难理解儿子当时的心思。陈康木不仅没因此而退缩和放弃,相反他对绘画艺术的渴望和追求,却更加强烈了。



凡是与绘画有关的 他都势必积极主动的参与,遇到画儿画的好的人,就登门求师学艺,从不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再进中学后,他盼望着能有个好的美术老师教他画画儿。可却令他大失所望,来了一位美术老师,还是齐白石的弟子,但他却不画国画儿,专教图案或花布设计。幸好当时中学有图书馆,里面有很多画册,这便成了陈康木“饕餮大餐”。他读啊,画呀,不吃饭都可以。高中时他遇到一个叫罗运淳的同学,爱画画儿写字,虽不在一个班,却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罗同学父亲是美术老师给他留下许多画册,星期天他们就一起看画册或到西溪河边写生,罗同学常给他讲画画儿的体会,每画一张,罗同学都要给以点评,可是好景不长,一个学期过去,罗同学就被“调整”出了学校。相处虽短,但在陈康木感心中却是最有意义,收获最丰富的一个学期。


研习名家精髓 成就个人特色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广安,经济文化落后,现代文明姗姗来迟,要想买一本国画书籍或买几张宣纸,简直就是一种奢望。参加教育工作后,陈康木每月工资三、四十元。结婚后,有了家庭、孩子,经济上的压力与日俱增。微薄的工资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十分拮据。一次出差重庆,他到处寻找新华书店,找到后就直奔美术专柜,看到有钱松岩、魏紫熙、关山月、傅抱石等名画家的书籍,就像在深山密林中发现了稀世宝藏似地,让他喜出望外,爱不释手。一算需10多块钱才能买下这些书,可身上除了出差时带的公款外,个人几乎没钱了。怎么办?来一趟重庆不容易,错过这次机会就太可惜了。一咬牙,干脆先从公款里拿出10来块钱买下这些书,回学校后,再想法子填补上。当这些名画家的书籍被陈康木捧到怀里时,他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湿润起来,泪水夺眶而出,此时的他想起家中的父母和妻儿……



他终于有了与他朝夕相伴名家大师们的书了,课余或节假日里,这些书始终不离手,在几位“未曾谋面的老师”的指点下,一遍遍地细读,一遍遍地临摹,揣摩绘画的基本要领和方法,渐渐的有了感觉和收获。他担任两个高中班的语文课外加班主任工作,担子本来就很重了,但他还要为区乡政府写材料、写标语、办宣传栏,而且还要回家帮妻子种地,照顾孩子……这么繁重超强度的劳作并没让他放弃对艺术的追求。画画儿写字仍然是陈康木每日不辍的必课。家里和学校他都备有文房四宝(没有宣纸,用的是白纸或报纸)一有空他就抄起笔来。他就这么艰难地写着、画着、看着、想着,一点一滴地感悟艺术的真谛和技巧。这个过程太艰辛啦!在陈康木看来却是一种超凡脱俗的享受哇。一次教师大会上,经别人介绍,他认识了花桥镇学校师范美术科班出身,擅长山水画的邓非凡老师。向他倾诉了自己学山水画的经历和困惑。邓老师把他所知道的理论知识和体会和盘托出,让陈康木对山水画的理论和技法有了较系统的初步了解。90年代初,陈康木借到省教院参加新编高中教材研讨会期间,找机会拜会了当时在该校任教的黄纯尧老师,他第一次看见了真正的画,那么多、那么美,给了他极大的震撼。黄老师道:“学画很苦,没有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是学不好的,一辈子都要学,向老师学,向自然学。向科学学……”黄老师的一番教诲和示范,如醍醐灌顶,让陈康木对绘画有了直观的感受,对画山水画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和感悟。这是他艺术生涯中的第二次震撼。


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他不用扬鞭自奋蹄!越发勤奋刻苦,笔耕不辍。2003年退休后,在儿子的安排下定居成都。入住这个文学艺术氛围极浓的现代化的大都市里,丰富多彩、流派纷呈的书画艺术天地,令他大开眼界。他就像久逢干旱的禾苗,遇到难得的甘霖,在这雨露滋润中,拼命地吮吸着。他几乎每天都跑送仙桥或画展上去看画,细心揣摩各种画技,从笔墨到色彩,一丝一毫也都不放过。日积月累,画技精进。这时,他才第一次用上宣纸作画。艰难的岁月磨砺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和与世无争的性格,也磨砺出了一位成熟而有鲜明个性的画家。每当陈康木持笔伫立宣纸面前时,他那健爽的体魄和纵横捭阖的英雄架势,让人肃然起敬。“书者,心画也”,“画者,亦心画也”他是用心在画呀,笔端吐露的是他的心血和心声。他将名家大师的书画精髓融注笔端,一笔一划中,感悟出“凡画之所做功夫,处处是法,久则熟,熟则精,精则变,变则一片化机。”



坚守淡定 做大众喜爱的艺术家


画到一定程度,就有一个面向群众,面向市场的问题,艺术品一诞生,就赋予它以社会价值。陈康木说:“我赞成艺术为大众服务的观点,任何艺术品若只成为个人或少数人欣赏的宝贝,它的价值也就十分局限了。目前艺术界有一种很流行的风气,重于写意的作品才叫艺术品,凡是重于写实的作品,就被一些人嗤之为‘商品画’,好像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了,其实,无论外国还是中国的过去,从来都是写实和写意并存的。”就目前书画艺术市场而言,不管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作品,只要它面向群众,进入市场,就会产生价值,就成了商品。无疑越是为人民大众喜爱的艺术品就越有市场竞争力。陈康木面对那些追求经济效益心情十分浮躁的艺术家,他却显得十分淡定。他既不热衷于去参加什么会、什么院,也不管他的画能否卖的出去,或能卖多少钱,他只有一门心思的没日没夜,没完没了地勤奋认真地画着,画着,有滋有味地过完每一天。他说:“我还没想过要通过作画发个大财。我天天琢磨的是怎样把画儿画好,不辜负我在艺术道路上走了这么一程。”他生在川东,长在川东,工作在川东,他太熟悉川东了。他虽然也去过外地不少名山大川写生,但他对川东却情有独钟。他说:“我觉得川东山水美的有特色而且绝无仅有。是川东的美丽山水让我走进艺术,我愿以一生努力去画川东,宣传川东,让人们了解川东。要说哪家哪派,我就是川东画派,川东画家。”


多年来,陈康木老师潜心于书画艺术,淡定从容,痴心不变。他的宗旨是:“脚踏实地,忠实地做一名人民大众喜爱的歌者,绝不做故弄玄虚,自我欣赏或少数几个人玩味标榜的“艺术家”。我的劳动能得到大多数人民群众肯定便是我最大的欣慰。因此,我在创作实践中,首先忠于自然,画我熟悉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其次是忠于群众,画大众喜爱的画。”


画画儿从临摹始,但终须画出自己的特点,是自己的画。陈康木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继承了名家的精髓,又能从中走出来,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近年来,一幅幅表现川东一带锦绣河山的优秀画作,不断地从陈康木的笔端诞生出来。据了解,目前陈康木老师的山水画作品,已成为不少有心人收藏的珍品,前景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