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从姚振华到赵薇,“高杆杠”为何屡禁不止?

2017-02-0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李光满

 

新年伊始,中国财经界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两个高杆杠撬动资本市场的事件肯定会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标志性事件。

 



一件是持续了近两年的万科控股权之争尘埃落定:华润集团将其持有的15.3%万科股份以371.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地铁,恒大不再增持万科股份,且随时准备将所持14.07%的万科股份出售,“野蛮人”宝能则表态只作万科的安静的财务投资者。

 

另一件是赵薇以30.6亿元的价格收购万家文化29.135%的股份,并控制这家市值超达百亿的上市公司,万家文化停牌一个多月后于112日恢复交易,股价连续两日涨停。这一交易受到上交所的关注,上交所向赵薇发出问询函,要赵薇回答收购万家文化的资金来源以及与马云的关系等17个问题。赵薇回答称:30.6亿元的来源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她自己的自有资金6000万元,二是以她名誉担保的15亿元借款,三是以她夫妇名下股票质押获得的15亿元融资,6000万自有资金与30亿借款加融资之比为50,也就是50倍杠杆,这比“野蛮人”姚振华入侵万科时的26倍杠杆又高出了许多,这不能不让人佩服赵薇的胆量和强大的人脉圈。

 



46岁的姚振华在“宝万大战”后成了2016年中国财富500强的“大黑马”,财富翻了9倍,达到1150亿元,比2015年上升200多名列第四位。2016626日宝能在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向万科股东大会提交了一纷要求罢免包括王石、郁亮在内的万科全部董事和监事的议案,这件事让我们看清了“野蛮人”姚振华的真实意图,他不是要将万科打造成一家百年老字号企业,而是要在清扫万科优秀管理团队之后,吸干万科的血。而最可悲的是,大家明知“野蛮人”来者不善,却毫无办法,因为“野蛮人”正“依法行事”,因为他们通过“恶意收购”(王石语)成为了万科的大股东,通过市场获得了万科的话语权。

 

这不仅是万科当时所面临的困局,也是中国市场经济所面临的困局,被捆绑在市场经济战车上的中国经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当时有许多经济学家在呼吁中国经济要完全市场化,要让资本在资本市场上拥有真正的话语权。我们知道,中国的资本市场只是一个宰杀中小股民、为资本大鳄圈钱的屠宰场。当今世界上美国正上演着一场以美元霸权为资本核武器的剪羊毛运动,中国正上演着一场资本大鳄巧取豪夺中小股民财富的剪羊毛运动,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哭泣,中国的中下阶层正在返贫,贫富差距的拉大已经危及国家稳定,而我们却只能像万科这样被披着羊皮的“野蛮人”蹂躏,只能被姚振华这样的资本大鳄洗劫,我们只能悲叹:风萧萧兮——大风起兮——”

 

2016年的宝能并没有停止他对中国优质企业和优秀企业家的野蛮猎杀行动,他们先是收购南玻并血洗南玻董事会,然后是开始将猎杀的矛头对准中国另一个拥有优秀企业家的优秀企业格力电器,悄悄成为格力电器的第三大股东,即将达到5%的举牌线。就在大家猜测姚振华会不会像“宝万大战”和“血洗南玻”一样“血洗格力”的时候,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拍案而起,非常狂野地对“门外的野蛮人”说道:“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尽管仍有许多经济学家拿出看家本领为姚振华站台,可中央不再让野蛮人在股市上横行霸道的决心已下,随后发生的“宝万大战”结局就可以猜测其结果,央企华润退场,恒大和宝能则纷纷表态,退出万科股权竞争,或只作财务投资者,或不再增持万科股份,均不再控制万科董事会。这时又有人批评刘士余滥用政府权力,拿计划经济的那一套来管理现在的金融市场,可当“野蛮人”资本家横行天下,企业家纷纷成为“劣币驱逐良币”的牺牲者的时候,谁还会沉下心来好好地经营一个百年老字号企业?谁还会在乎什么企业家精神及其创新和传承?如果政府不出手整顿这个已经变的市场,中国经济会走向何方?

 



现在,姚振华还没有退出战场,赵薇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次她不再是以一个演员和导演出现,而是一个“女版巴菲特”出现,她不仅在2016年实现了财富大爆发,而且在2017年开年就给大家放了一个大炮仗,以6000万元的本钱加上无抵押借款15亿元和股权质押融资15亿元,赢得万家文化29%的股份,并进而控制这家市值达120亿元的上市公司,理论上杠杆率达到50倍,可以说比姚振华更加疯狂,如果成功了,这将是一笔一本万利的买卖,几乎是一次成功完成空手套白狼的经典范例。

 

然而当我们细思一下会觉得极为恐惧,谁会无抵押地愿意借给赵薇15亿元人民币?如果我们分析一下赵薇和他老公所在的人脉圈子,就会明白,当垄断资本家相互间“抱团取暖”时,一条巨大的生财之道就出现了,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的“壳资源”、“壳买卖”就成了大资本家们一夜暴富的“终南捷径”,2015年中国股市出现断崖似下跌的股灾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认为那就是一次内外勾结、洗劫老百姓财富的巨大阴谋。中国老百姓的钱都到哪里去了?我们看到宝能系、莆田系、阿里系以几乎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财富控制着我们的生活,他们不仅不缺钱,而且他们的财富正在呈几何级数增长,当我们的政府号召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时候,那些资本大鳄却在利用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实现财富的暴涨,老百姓存在银行里的钱、投到股市里的钱在快速缩水,生活食品价格、医疗价格和房价在快速上涨,资本大鳄的财富在快速增加,这种加大的贫富差距正在撕裂中国,我们看到社会矛盾正在积聚,人民群众的心理正在失衡。

 

资本本没有善恶之分,但资本是逐利的,而且掌控资本的资本家天然地具有自私贪婪的本性,如果我们放纵资本横行,必然促成寡头资本的出现。我们政府所要做的应该是控制资本获取暴利,保护中小资本保值增值,保护普通老百姓的基本生活保障,保证社会贫富不出现过大的差距。然而当下中国的种种状况显示出,我们的政策出现了巨大的偏差,一方面放纵资本的力量泛滥,另一方面没有保证中产阶级和普通老百姓的资产安全,在中国快速发展的这场财富盛宴中,老百姓并没有得到实惠,大部分社会财富被资本大鳄和投机家攫取。

 

每当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受影响最大的是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而经济大发展大繁荣的时候,获利最大的却是金融大鳄,老百姓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资本大鳄攫取财富的速度却越来越快,这显然不符合中央的初衷。资本大鳄控制中国,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长此以往,不仅是资本大鳄,而且必然是资本主义控制中国。

 

只要还有人能够利用“壳资源”一夜暴富,只要还有人利用垄断资本的力量野蛮生长,只要马云、赵薇和她的人脉圈子还继续存在,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虚拟化,中国实体经济将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中国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将进一步削弱。

 

重新读一读刘士余那次拍案而起的发言也许会让我们有所警醒:“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中央一直在打击“高杆杠”行为,以稳定经济,然而从姚振华到赵薇,却一次又一次试探政府“去杠杆”的红线和人性的底线,政府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