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美元大涨,中国会危险么?

2016-12-1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雷思海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美国出人预料的借助川普当选之机,测试了一把强势美元。一时间,世界资本市场无所适从,人民币连续对美元贬值,突破6.87关口。 中国经济会危险么?

 



1  人民币防线必然后撤

 

本质上来说,这几天人民币对美元连续下跌,是过去10个月来,一二线房市的暴涨,导致的人民币防线的必然后撤。


在往期的文章当中,我曾多次谈到,只要压住房市泡沫,那么,人民币对美元,就可以咬得紧一些。遗憾,我们还是没有忍住,10个月消耗了5年才应该走完的房价空间。


资产与汇率双高价,只有霸权货币才能享受,欧元都没有这个资格,所以遑论人民币了。因此,当一二线的地产价格炒到与美国差不多的时候,人民币汇率防线中枢必然要后撤的,目前看来,6.97一线可能稳住。


这是美元敢于在今天再次测试100之上位置的重要外部因素之一。


而内部因素,则是华尔街迅速接受了川普。 


在上期的《一周政经趋势解读》中,我曾谈到,美股与美元在选举结果后大涨,是美联储早就埋下的一个烟花: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大选前的第三季度,是美元相对弱势的三个月时间,它其实已经决定了大选前后,美国的经济数据将会不错。事实也正是如此,大选前美国公布的就业数据,通胀数据,消费者信心数据,都出现了节节上涨的势头。


而在大选结果出来前一刻公布的美国11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更是好得出奇。初值为91.6,大大超过预期的87.9,也超过前值87.2;与此同时,同时间公布的一年期和五年期通胀预期初值双双升至2.7%,前值均为2.4%。这个数据,可以说是后来,美股与美元同期上涨的最新依据。


所以,某种意义上而言,华尔街早已为这次大选准备了灿烂的烟火,当然,它们本来是希望为希拉里来表演这场烟火的。


特朗普意外胜出,华尔街也就立即识时务者为俊杰,照样喜气洋洋地放了这场大烟火。而特朗普没有让华尔街失望,他的团队智囊选后立即表示,正考虑“有限”废除2010年开始实施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案》,这些法案让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接受更严格的美联储监管。这反过来推动了银行股的进一步大涨。而在大选投票前,已经向华尔街伸出了橄榄枝。表示可以让高盛的人担任财政部长。   


现在来看,特朗普与华尔街的合流也许很快就要开始。在大选前一边倒支持特朗普的华尔街,很快也要发现,特朗普原来也很灵活的。

       



2  趋势看来并不意外

 

这次强势美元的测试,从趋势来看,其实并不意外。


在今年5月的文章《 美国再造势,第二轮人民币汇率之战或将开启》里,我曾谈到过,如果中国房产价格继续暴涨的话,会有利于美元测试三重顶,也就是上抹103左右的位置:       


在这种存量博弈的时代背景下,连老大都不敢把资产泡沫弄得太大,怕自爆了。这是美联储去年搞的压力测试,假设加息会导致美国股市腰斩的原因。其他国家就更不必说了,更何况被美国看做是主要战略对手的中国,潜身底伏,知雄守雌,才是自我保全之道。


在往期的政经纵横谈中,笔者多次谈到,大宗商品、房子以及其他任何资产的泡沫,在中国一旦高耸,都会触发美联储加息的欲望。


而刚刚过去的4月,正是中国房地产新一轮狂热期。人均收入只有美国1/8的国家,房价差不多与美国比肩,这是比较遗憾的。房地产泡沫成为中国资本外流的最大黑洞,仅美国的公开数据,这几年就已经近2000亿美元的中国人钱过去买房投资。


资产价格犹如池塘,水满则溢。个人,企业,不少想全球配置资产的,都想法设法往外搬钱。虽然说,笔者认为现在去美国买房,基本是找套。但是,也怨不得资本用脚投票。遗憾的是,这些钱一旦套在美国,就基本沉淀在那里了。一边是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之战;一边是国内的房地产泡沫,拱手向外恭送外汇储备,在高位接盘美国股票与房产。


这个战打起来就费劲了。


美联储在经济复苏前景晦暗不明的情形下,依然考虑强势美元。


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它们认为,现在加息的话,代价可以最大程度地让中国承担。


而从技术的角度而言,美元指数也存在着在103左右的位置,构筑三重顶的可能,当然这个顶的难度也很大,即使要去做,过程会很曲折。  




3  有必要厘清一个概念

 

5个月时间过去,管理层终于在10月给房市踩下急刹车。这是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而做出的战略性的行动。


人民币的防线虽然后撤了,但目前看来,中国经济依然可以抵御这波美元强势的袭击。


谈到这里,有必要厘清一个概念。


那就是人民币贬值到底好不好的问题。


汇率到底是升好还是贬好,其实不是一个静止的概念。世上事,理无常是,事无常非。汇率也是这个样的。


当一个国家需要促进出口来提振经济的时候,那么货币合理贬一些自然是利好,这样的贬值不会导致资本出逃,国内资产价格大跌,相反,它还能促进股市上涨,甚至房价上涨,这一点看看英国脱欧后,英镑贬值导致外国投资者涌入伦敦买房子,买股票的情形;


现在我们说美元走强,指数站上了100的位置,美元也是由弱走到今天的强的,过去几年,低点位置只有70多一些。也就是说,美元曾经大贬值过的,但是没有关系,美国股市在那个时候开始上升。


但是, 当一个国家因为内部泡沫太大,导致资本出逃,这样背景下的货币大贬值,会导致资产价格大崩溃,那么这样的贬值,自然是坏事。比如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的货币大幅度贬值,与此同时,股市崩盘,房价崩盘,也就是说国内资产价格出现了暴跌。汇率与资产价格的同时崩溃,这就是金融危机!


总而言之一句话,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波动,如果没有引起国内资产价格的巨大崩塌的话,那么就可以认为,这种波动是正常的,投资者也没有必要惊慌。 


当然,任何一个国家的汇率波动,都会引起一些财富的重新分配,比如说,今年3月拿人民币换了美元的人,到现在一看,这笔美元可以多换回5%左右的人民币。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是5%的收益。不过,这种波动是资本市场的常态,它本质上属于机会成本,你持有一种资产,你就会损失另外一种资产的收益。


上面说的持有人民币的人,若进行了其他资产配置,则又有可能胜过持有美元。比如,此人今年3月没有买美元而是买了A股,上证指数同期的涨幅是8%左右,即使是按平均收益来看,也是8%的总体收益,这又要比换美元强很多。


所以, 除了为数寥寥的交易高手,否则的话很难两全其美。正所谓: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4  辟敌锋芒

 

既然如此,为什么之前你说要咬住美元呢?这是因为人民币还有一个重大战略目标,那就是国际化,与美元争雄。


特朗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其实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Make China Great Again)的美国版。


从货币角度而言,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就是恢复2008年之前,人民币对美元的完全依附状态。


现在人民币正在摆脱美元的影响。这是一个更大的利益。全球来看,单一经济体规模能比肩并超过美国的只有中国,人民币应该有更大的地盘,现在才2%左右,连日元都不如。人民币不国际化,中国的对外贸易投资往来,受制于美元,这是很吃亏的。


过去40多年,美元凭着世界货币的特权,收割了其他国家10万亿美元的纯利润。这都是使用美元的国家交上去的,所以,人民币将来不能受美元这个吸血。


人民币如果出现长期的贬值预期的话,就会损及国际化的时间表。因为以往的经验表明,美元也好,欧元也好,日元也好,都是在升值预期下完成国际化的,贬值预期的货币国际化难度大,因为非本国居民,是不愿意持有贬值预期的货币的。


 对美元资本来说,它要阻止的不仅是你的国际化。而是要打击人民币,使你失去5年或者更多,这样才能让美国维持更常时间的竞争优势。


美元资本的这一轮攻势,蓄势了8年之久,而针对中国的布局,也是面面俱到:政治、经济、军事、贸易、汇率等等各个方面,具体布局以往谈过多次了,这里不在赘述。

    

其实,人民币在强势美元周期里,搞国际化,本身就是逆水行舟,难度是很大的。


对美国而言,这有点趁我病的意思。美国因为次贷危机伤了元气,不敢大幅度拉高利率,否则的话,早就对人民币动手了。这一点,不妨看看特朗普竞选时提出的人民币要升值的口号。特朗普还想让人民币升值,来与中国争夺出口市场呢,这是实业思维,特朗普果然是做房地产的,不理解华尔街的金融绞杀手段。


所以,若暂缓考虑人民币国际化的话,人民币暂时贬值一些(不会太多,比如日元上一周对美元就贬值了5%,欧元也贬了2.5%),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包袱了。其实长期来看,人民币当前潜身低伏,有助于未来的走出去。


所谓,退步原来是向前。


央行也在变化手法,有点放下包袱的意思。所以,人民币顺着美元强势一下子贬到了6.9附近。从实际情况来看,国内资本市场反应平静,股市还有点小慢牛的意思,房市也算平稳。      


避开美元这波强势的锋芒,央行也留下了未来反戈一击的子弹,而更惊心动魄的未来,正在徐徐拉开序幕。

 

作者简介:

雷思海,政经学者,长期专注于环球政治经济与资本市场的互动之研究。现为新浪财经专栏作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问题研究专家,《世界新闻报》评论主编、首席评论员,开设“天下纵横谈”专栏,每周一次,解读当前的世界政治与经济走势及其与资本市场的互动。栏目文章曾得到有关部委高度评价,被认为“对决策者具有参考价值”。2003年曾出版《第五帝国的终结》,准确预言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后会出现政治与经济新危机,美国的创新能力将受到产业外移的挑战;2012年,曾准确预测到美国推出QE3、欧元的购债计划、日元的大幅度贬值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