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唐朝女人上访是故事,现代女人上访是事故!

2016-12-08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特约评论员 原平方

 

为了多排片、争票房,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导演冯小刚以一种混不吝的的方式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笑话:我就是潘金莲!

 

问题是潘金莲本身在道德上并没有多少喊冤叫屈的地方,所以即使在小说“金瓶梅”里多享受了几年好日子,潘姑娘依旧逃不脱被武二郎杀掉的命运。

 

潘金莲是淫妇的代表,是狐狸精的化身。


 

因此,除了胆大豪放的赵雅琪小姐,一般的女性被人指指点点、指名道姓被叫做“潘金莲”,就不是好听的一个说法,更为在乎名节名誉的女人所抵制。

 

农村妇女李雪莲,由于要规避政策生二胎,结果和丈夫的假离婚弄成了真离婚,丈夫另有新欢、转眼就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李雪莲不甘心却被丈夫骂成是“潘金莲”,这是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由头。

 

那以前的女人有没有类似的遭遇呢?

 

正好有一个故事!

 

明传奇《剪灯余话》的第一篇“长安夜行录”记载了一则故事:大概是在1378年,朱元璋的二儿子朱樉被老爹派到西安做秦王。22岁的王爷朱樉哪能一个人从南京远赴千里到西安上任?于是,两个得力的心腹汤铭之与文原吉一起跟到了西安。秦汉王畿、大唐故地,西安是一繁华的大都会,重要的是有很多名胜古迹。不甘寂寞的汤铭之与文原吉俩人就想到汉代诸陵寻幽探古、旅游旅游。

 

旅游前要做旅游攻略,正好当地的一个小秘书马期仁很热心,建议去茂陵,因为那里风景好、墓穴多。

 

第二天马期仁陪汤铭之与文原吉游玩了一天。回程的时候,马期仁的马不像汤、文俩人的宝马,追不上两位高官的速度,只好自己一个人在后面走,很快天黑了。

 

天黑了,就该闭眼了。真正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走了半天的马期仁人困马乏、又累又饿,可周围还是荒草枯树、鸦鸣狐唳,看来长夜漫漫,只能在野外过夜了。

 

就在饥寒交迫的时候,马期仁忽然发现远处有灯火。有灯火就有人家!喜出望外的马期仁赶紧打马到了院门口。深夜十一点了,不好意思敲门惊动人家,但不敲门又没人接应。机智的马期仁连咳了好几声。

 

果然,过了一会,从小院旁边的侧门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仆人。

 

人到屋檐下,哪能不低头?马期仁实话实话自己走迷路了、还没吃饭。

 

老仆人赶紧向主人汇报。

 

很快,男主人出来,是一举止得体可斯文腼腆的小伙子,虽长相一般,但待人温暖。但当马期仁到了房间里,男主人叫自己媳妇儿出来欢迎客人的时候,马期仁惊为天人、眼睛珠子都不会转了。

 

马期仁只想到一句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还很好奇:这男童鞋也很普通啊,怎么老婆这么美?

 

不过,马期仁这个时候还是觉得吃饭更重要。

 

也许,中央正在实行八项规定,因此招待的菜品数量不多,但每个菜都很精致。

 

菜吃到很饱、酒喝到微醺的时候,夫妻两个突然站起来很庄重的行礼敬酒,说马期仁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一定前程远大,因此他们夫妻有件事希望马老师能帮助向世人澄清。

 

马期仁很纳闷!这,什么事?

 

女主人很坦白,说夫妻俩其实是唐朝时的人,在这里住了已经有七百多年了。原来男主人也是大学毕业,因为预料到将来会有安史之乱,所以不想求考公务员,只想隐居于西安市,做点小本生意、卖饼淡泊过一生。

 

夫做饼、妻当垆,情投意合比翼齐飞的俩人确实过了一段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幸福时光。然而,由于夫妻俩买饼的小摊很靠近宁王李宪的府邸,不该有的麻烦不期而至。

 

有一天,宁王骑着宝马路过夫妻俩的烧饼摊,意外看到这么一个美女,恰似西门庆初见潘金莲,一见倾心。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宁王贵为太子、还可能当未来皇上,看中的东西理论上就得归自己。可这烧饼西施到了府里后,充分践行了徐庶进曹营的原则,不吃不喝不说话,誓死捍卫自己的贞洁,多少王婆过来劝说都没用。

 

于是,一天晚上宁王直接招她侍寝,霸王硬上弓、不从也得从!

 

但这位美妻却说了一句话,说她有“程姬之疾”,大姨妈来了,居然就“获免”,轻易打发过去了。

 

故事还没完。

 

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个月,烧饼西施不可能老在月经期。但这位买烧饼的媳妇儿很顽固、仍然是一再推脱。宁王也不好意思一再强迫,不得已只好放别人的媳妇儿回家了。

 

任何年代的人都会对绯闻八卦感兴趣,尤其是皇室的狗血新闻更吸引人。有些公众号很快放出了文章:“唐宁王宅畔,有卖饼者妻美,王取之经岁,问曰:颇忆饼师否?召之使见,泪下如雨,王悯而还之。”

 

意思是:皇太子虽然强娶了卖烧饼人的老婆一年,但看到人家原配夫妻还有感情,就让人夫妻团聚了!

 

卖烧饼人的媳妇说到这里很气愤:自己被抢进宁王府只有一个月,公号的文章却说是一年;自己分明没和宁王发生过性关系,公号的文章却说自己和宁王同床过;明明是自己拼死拼活才逃脱虎口,公号的文章却说是宁王看到自己的丈夫可怜才放自己出来。就连当时的大诗人王维也只是说“莫以今时宠,宁忘昔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好像自己真受过宠幸似的!谎话说了一千遍就成了事实,自己这不成了潘金莲了吗?

 

所以,希望马期仁能以自己的好文笔帮她夫妻辩白一下,以便让世人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马期仁很有正义感,又吃了人家的饭,当然很乐于相助,便问夫妻俩的名字。这卖烧饼的男人很低调:名字就不必说了吧!只要把这个事情说明白、还自己媳妇儿的清白就好,留名字的话别人倒以为夫妻俩是在借皇家和绯闻炒作!

 

可马期仁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皇太子有才气、品德高,还不慕权杖,后来还把自己的皇位让给了“汉皇重色思倾国”唐明皇李隆基,这样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高尚的人怎么会去强抢民女呢? 

 

这位男主人解释说,其实不奇怪,宗室诸王一向都这么奢侈腐败,像杜甫老先生称颂过的“岐王宅里寻常见”的岐王,吃饭都不用桌子,而是吩咐各位丫鬟各自捧着碗碟筷勺,让人喂着吃;申王就更牛逼,冬天手冷,都不用暖手炉,直接把手放进丫鬟的怀里,还要连续换几个人才焐热。宁王算是知书知礼、宽宏大量的了,尽管抢了自己媳妇儿,但在自己媳妇儿宁死不屈的态度前,终究还是没有侵犯她,所以宁王的贤仁还是不得不承认。

 

但也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皇室是个大染缸,进去了就不会清白,自己媳妇儿平安无事出来才不能让人说闲话、被人误会成潘金莲!

 

马期仁很郑重的答应了!

 

然后在贵宾客房美美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觉醒来,马期仁发现身上都有露水,周围空无一人,自己是睡在荒郊野外的草地上。

 

不过,马期仁果真像那对卖烧饼的夫妇所说,文运亨通,从小秘书做到了国务院副总理,又长寿,89岁才去世。

 

看来,唐朝女人的上访是故事!


现在女人的上访是事故!

 

明人把故事变成了传奇!


冯小刚把事故变成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