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被消费所绑架

2016-12-08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 孙梦圆

消费可以改善生活品质,但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幸福也不是存在于广告中,而是在于人的内心的平衡。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死屋手记》里这样写道:“把所有经济上的满足都给予他,让他除了睡觉、吃蛋糕和为延长世界历史而忧虑外,无所事事,把地球上的所有财富都用来满足他,让他沐浴在幸福之中,直至头发根。这个幸福的小水泡会像水面上的一样破裂掉。”

我所经历的一个事件就充分说明了这个道理。上个月,S小姐和男朋友吵架了,忿忿地发朋友圈哭诉。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拉了个群一起安慰她,问她是怎么回事。我也被拉进了群里,从大家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S小姐准备订婚了,想要一枚价值十万元的南非钻戒。她被那钻石璀璨的光芒、八心八面的切割技法所吸引,认为自己戴上它、穿着婚纱拍婚纱照一定很好看。X先生是S小姐的未婚夫,年轻有为,经济宽裕,是S小姐朋友口中的“好老公”。他当然答应了S小姐的愿望,这让S小姐激动不已,早早地发了朋友圈炫耀。可是这两天,S小姐生气了——X先生告诉她,他有个朋友在南非,不如去南非买钻戒,那里的钻戒常常打折,同样的钻戒只要6万多,剩下的钱可以拿来旅游。

S小姐哭了,认为X先生很小气,答应了的事情却做不到。她对X先生嚷嚷:“要是被我的闺蜜知道了你要买便宜货给我,让我怎么有脸去面对她们,她们会笑话我的。”一来二去,两个人吵了起来。

也许对S小姐来说,晒钻戒是爱情甜蜜的证明;而随着钻戒一起晒的,一定要是小票和鉴定证书——这样就可以在朋友们的羡慕声中谦虚地说“哪有哪有”。

有人说,把钻石炒起来的人真不要脸,就知道骗钱。其实,作为消费时代最大的骗局,钻石的神话之所以可以成功,靠的还是被洗脑的狂热消费者。其实,早在一百年前,我们就被消费所绑架。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消费的社会。买东西已经成了我们每天必备的动作。掏钱,拿到物品,完成一次等价交换。换来的是短暂一刻的好心情。

消费社会并不是自古就有的。古人们想要什么东西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去做,很少会想到“买”。而从近代开始,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买东西才成为生活的常态。


人们为什么要消费?有学者很早就尖锐地指出:“消费是阶级流动的最简单的方式。通过消费,低阶层的人可以乔装成高阶层的人,至少通过物品可以和他们处在同一世界。”

而普通的消费者并没有如此的心机。他们往往稀里糊涂地就花了钱,除了是满足自身需求的消费外,他们也说不清自己的动机。其实,很大程度上,广告给了他们很强的暗示。

我们处在一个被广告包裹的时代,所有的广告都在显性或者隐性地告诉你:买下这个商品,你就会拥有像广告画面中一样美好的生活。而最容易作为噱头的,往往是爱情。或许因为爱情过于飘忽不定,所以在如今,往往需要通过商品来证明其真的存在。

房地产商告诉你,买了房子才会拥有真正的爱情和家庭;卖珠宝的告诉你,钻石是爱情的象征,如果你愿意买下一枚需要身份证编号的、一辈子只能买一次的戒指就更好了,这代表着你对爱人忠贞不渝;卖玫瑰的也告诉你,花9999买下11朵玫瑰,一生一世就会长长久久……然而,这些美好的谎言是一碰就破的——房子我可以自己盖;不买钻石我可以买宝石。什么?你们这里只能买一次?那我换一家再买一次好了;玫瑰凋亡的速度,似乎比爱情快得多吧。

前段时间,YSL星辰口红刷爆了朋友圈,纷纷转文《你的男朋友爱不爱你?看他愿不愿意送星辰》,一瞬间这款口红变成了抢手货,国内外各大专柜断货。得到男朋友馈赠的发朋友圈秀恩爱,没得到的则在暗示男朋友送。这款没有出新色号、只是改了一下外包装的口红,一下子冲昏了那些“渴望爱情”的头脑,可谓是非必要消费品年度最佳营销案例。有人用“口红效应”来分析这一现象,指出这是经济萧条的原因。而实质上,这是消费时代最深的罪孽。


正如中世纪社会通过上帝和魔鬼来建立平衡一样,我们的社会是通过消费及对其揭示来建立平衡的。这是一个充斥着预防性白色的饱和了的丰盛社会、一个没有眩晕没有历史的社会、一个除了自身之外没有其他神话的社会。我们通过买买买来填补心灵的空虚,逐渐被商品包围。

《消费社会》开门见山地指出:如今的富人和过去的富人不一样,过去的富人被人所包围,而现在的人被物所包围。这里的物指的是商品。试想,假如有一天我们的生活充斥着生产过剩而形成的各色商品,我们的生活空间是否已经被挤压太多?

近几年,极简主义开始萌芽。与过去的因贫困而被迫极简不同的是,现代的极简主义者是主动放弃了商品的所有权,更加注重对内心的挖掘。

极简主义是反对物质生活的吗?并不是。

日本文化里有一个很迷人的词叫做“物哀”,对于物品的执念,恐怕没多少人比得过大和民族。但“物哀”哀的并不是所有的商品,而更加强调的是人和物品建立感情,物尽其用,而不是被消费奴役被商家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