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危机时代:我们将如何活着?

2016-12-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成吾

 

这两天的一则新闻是董明珠被免去格力集团董事长职务。成吾这时才注意到,原来格力集团竟然是国企!曾面对几亿人与雷布斯撕B的女强人,在国资委面前的命运连条小猫都不如!有道是“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从不敢再言的任志强,到怒斥股东的董明珠,我朝的企业家们,在国进民退的大趋势下,一个个正在开始被修理得服服帖帖。

 



国际方面,川普声称提高对华关税至45%,如确定得以实施,将是美中建交以来史无前例的贸易壁垒。未来这种关税壁垒将成为促使中国境内美元资产外流出逃和回归美国的重磅武器,已具备金融衍生品特征的中国房地产,和在天量债务泡沫倒逼下苟延残喘的制造业,将很快迎来相继被做空的悲催命运。也许是受到该消息影响,本轮以双焦、铁矿石、螺纹钢和铜等大宗商品期货的疯狂上涨,在C国经济内需不振,外有川普保守主义的夹攻下,在川普当选后开始呈现大规模暴跌。而本轮大宗暴涨大潮的影响将不会很快退去,成吾此前的文章提示,商品期货大涨的影响将很快传导至下游消费品行业,最晚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C国可能迎来一轮巨大的以全社会物价指数上涨为特征的通胀。

 

这轮即将开始的通胀之先导性讯号是:体制内的8000万军队、警察、公务员事业单位,正在依照对证券的重要性逐步递进地涨工资。一方面,体制内开始加工资是在扩大人手和提高忠诚度,是国家对于未来局势掌控必然需要;另一方面,从经济角度看,150万亿的地方债存在巨大的债务展期压力,当展期后各国有银行和地方银行再也无力招架,通过惊涛骇浪式恶性通胀去债务杠杆成为了一种现实的选择。

 

事实上,上一次体制内提高工资的时间点是上世纪80年代,同时成立的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了大量的国企烂账,有的科目至今仍在账面挂着,但其账面价值已因为几十年来的通胀不名一文。总体来说,上层一直实行的加大货币发行,通过对价格体系注水消减债务的方式;和以营改增为特征的,增加中央级税收扩大收入来源的治理模式,未来将持续贯穿危机时代始终。

 

通胀并不可怕,毕竟人只要肯干就有收入,大致还能吃上饭。当人连饭都没得吃,会出现什么情况?最近袁隆平开始搞“海稻”,试图通过改造十几亿亩盐碱地和滩涂提高水稻产量是一个信号,这不仅仅是去年隆平高科在安徽搞的超级稻出现大面积绝收后的技术性转型措施,更应该视为全面粮食危机到来的一个警讯。成吾前一阵的文章提到过小冰河期已经到来,未来几十年人类可能面临粮食危机的局面,最近几年的厄尔尼诺和拉尼那现象开始呈现出周期较长的特征,可以作为其注脚。昨天出来一个新闻,北京已经开始进行粮食应急演练,而WTO规定2018年底前各成员国要全面取消粮食出口补贴,这些都是重要的时间节点,未来几年粮食问题将成为经济和社会领域的热点话题。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中国未来到底会不会发生粮食危机?何时开始屯粮?现在国家储备库里的粮食还很充足,所以在加大进口,压粮压仓三年失效霉变,所以才有了仓廪实民不食的谶语,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就是掺了水分的外汇储备数据,用这些综合信息来判断屯粮的节点,如果遇见大旱年必屯。今年长江沿线地区雨水情况并不好,加之未来通胀上行的趋势,适当囤积一些粮食还是可行的,但与囤金条类似,指望依靠屯粮对抗通胀甚至获得投资收益也是不现实的。

 

危机时代:我们将如何活着?在粮食政策方面,目前中国特有的进口挤压倾销,是造成现在谷贱伤农和未来粮食危机的主要原因。财政部银监会外汇管理局房地产负责消灭财富,农业部负责消灭人口,智能工业机器人时代的来临这个世界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奴隶,人口不再是红利,而变成了负担,偏偏这些垃圾人口还要消耗赵老爷认为本属于自己的自然宝贵资源。因此,上层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通过国外粮食的低价倾销打压农产品价格,挤库压陈制约新粮收购量和价格,配以城镇化土地流转土地确权把农民驱离这片土地,摧毁农业这个千百年来构筑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础,配以房地产泡沫汇率危机抽空实体等经济层面危机,在厄尔尼诺拉尼那等极端气候天使时的配合下制造人类生存危机。

 

而应对危机最好的方式就是竖起民族主义大旗,这点在这两天纪念孙中山诞辰的大会上已经充分表述出来。当经济大萧条来临时所有的正义公义都是乌云,民粹主义将占据主流,那其实是另一个版本的种族生存与发展的变奏。在这一点上他们和川普合拍了,地球的老大和老二在这一点上取得了高度的共识。C国老大和特朗普都在祭奠起民族主义大旗,而经济危机难民危机也在导致民粹主义的泛滥,具有人道和国际主义精神的默克尔的唯一回报就是大众调查门和德国银行危机,而朴槿惠希拉里也在进行着退出的演绎,下一个估计该轮到蔡英文了,随着女主政治世界格局的转变,趋势的发展在发出一种窗外之音——战争让女人走开!

 

粮食、美元、黄金这些东西是否真正能够对抗通胀?普通人应该如何选择?成吾在昨天的文章中,提到了黄金下跌和金本位时代已远去的观点,有朋友说与很多人建议的持有黄金避险看法完全不同。其实很多专家的观点一直对成吾有所启发,只有站在这些前人的肩膀上才成就了成吾今天的思考体系。

 



在持有黄金避险这个角度方面,成吾并无否定,因为如出现索马里和委内瑞拉那种社会秩序崩解的情况,美元,黄金,DrugGun,香烟,盐巴都可能成为硬通货,一个社会最终选择哪一种取决于多种因素甚至是文化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李连杰在《投名状》中演出的饥荒年“抢钱、抢粮、抢女人”的情形成为现实,黄金在C国被选择为硬通货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但随着国进民退的不断推行和planned economy开始实施,社会秩序趋于固化和沉寂的状态下,黑市的存在几不可能,以上各种硬通货由于只能在小范围内存在从而失去了通货的意义,避险价值也就无从谈起了,此时一切市场化的避险工具都将与死刑划等号,真正的避险工具是体制内的正式身份,或批白条的物资分配权。

 

在持有黄金投资这个角度方面,1971年黄金与美元的兑换脱钩后,石油的价格开始上涨,部分替代了黄金的定价权。石油美元的时代伴随着页岩油时代的来临,会不会再次衰落,并由黄金美元接管,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更有可能的一幕可能是,粮食将代替石油和黄金在未来世代与美元作为对手盘,碳关税这种基于生态体系的定价权出现,可认为是对这种关系的一种背书。但碳税交易和CDS这种工具一样是有准入门槛的,普通人更可能参与的是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和货币市场。事实上,在一个孤立主义和区域热战即将此起彼伏的时代,尤其是在实物黄金点差已达到全球公开市场若干倍的C国,持有粮食期货和军工品期货将是比买入黄金实物更有意义的投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