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医改扬汤止沸,何时釜底抽薪

2016-11-08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悲惨!患癌丈夫与失明妻子红绳相连跳楼身亡!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10月11日早晨5点左右,同榻共病多年的淮安市七旬的老人王氏夫妇从自家楼顶跳楼身亡,用这一悲惨举动兑现着凄美的诺言。生活不易,活着更不易。既然选择了远方,愿天堂没有病痛的折磨,没有贫困的绝望。

 

看到这对夫妻的遭遇,首先是痛心疾首。想一想死都不怕了那是活不下去了,还是不想活了。大儿子身患尿毒症,且不论其他的孩子。“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自己的儿子也重病在身,既然孩子不能膝下堂前的孝敬自己,就不要给孩子添麻烦,这是父母的爱,他能伴随你的一生直至他死去。在农村这样的事件很多,但是贫穷可以隔断所有的一切的感情。我身边发生的这件事,这个老人比王氏夫妇的遭遇还要让人痛心。儿孙满堂却含恨而终。

 

 

农村的孩子小时候除了开心的记忆,还有就是饿肚子的记忆。我们的村子里有一位独居老人她有五个儿子,小的时候的我经常去老人家里要吃的,老人总是拿出自己珍藏的饼干和其他的东西给我吃。去年回家听母亲说老人去世了,喝农药自杀,享年84岁。

 

老人患有眼疾多年,两年前还是独居,经常会拄着拐杖来来回回,眼睛不好已经认不出我了,但是每次回来老人都会关心的问候我。直到老人自己不能自理大家庭里也没有哪一个孩子主动要求接母亲过去。这期间还发生了很多大逆不道的事,无以言表。去年家里的老三接母亲一起住,老三常年在外务工主要是儿媳妇照顾。

 

但是去年快到年底的时候老三的儿媳妇要生孩子了,由于在外地,老三的媳妇要准备去照顾,老人也是分外的开心,因为这就是他的大重孙,马上就要四世同堂。提前一月多就得到了消息老三的媳妇要到外地去。听母亲说老人找了其他几个儿子,但是没人准备收留她,老四还动手打了老人。在绝望与悲伤的深渊边缘老人喝了一整瓶的农药自尽,可见求死心切。在临死之前家人发现了,我母亲也去帮忙施救。冬天的早上老人穿戴的很整齐,喝了农药上吐下泻全身的衣服都是脏的,搬出老三的家放在门口的打谷场的一个晒席上,老人就一直呕吐着,住在一个院子的老大老二老四老五,加上她们的媳妇没有一个上去哪怕拿出一床被子把老人盖上。根据情况老人是抢救不过来了,可是他们也没有去试试,哪怕老人死在医院里。母亲讲老人在院子里就那样子难受了快两个小时才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期间几个儿子无一人援手,镇上的医院离院子走路也就十分钟,开车三分钟就能到,但是老人却那个样子死在院子里,村里其他人也无人援手,就那样看着老人死去了。无情、冷漠、可恨、丧尽天良这样的字眼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事情。

 

隔断的是老人对自己亲生儿子的养育之恩,五儿二女七个孩子,最终老人惨死在自己当年一手搭建起来的院子里的打谷场上,无人援手。等老三从外地打工赶回了才开始给老人安排葬礼。父亲说本来想用三轮车送老人去医院,但是人家的儿子站在旁边都不动手,何况自己一个外人。当时看的他们心里拔凉拔凉,村子里的人都变了。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我开始深刻的怀疑管仲的这句话,在农村荣辱和礼节被现在的所谓的“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全部冲毁。农民的经济收入没有多大的增长但是“叼、钻、刻薄、冷漠”却很快城镇化了,而且超出你所能想到的范畴。盖房分地改变户籍就是城里人了吗?这样就完成了城镇化。反思如果在城里有一个老人这个样子,估计那一卷凉席都没有,更何况还有几个邻居帮忙给老人擦拭身子。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提到这里肯定很多人要抱怨国家医改的问题,医药费用高医生拿回扣,人民没有切实的保障,农村的老人在老了丧失劳动力之后是何等的悲哀。民生确实问题很多、很大、很复杂不予置评,但是更关键的问题我认为是:解决了贪官污吏,没收了赃款,但是他们设置的逼死人命的高额医药体制如何办?往下看。

 

文段节选自老牛吃嫩草的博客:

“天下第一司”的刘振秋、郭剑英等被检方带走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判决,哪怕他们收受赃款的金额超过10亿、20亿,也不足以彰显其罪——因为他们所制定并维护的加价率管制政策带来的危害实在是大得无法衡量。

 

让中国的药价虚高几倍、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让老百姓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仅仅是央视曝光的药价虚高案例就有:芦笋片价格虚高1300%,恩丹西酮价格虚高2000%,克林霉素价格虚高2100%,奈福泮价格虚高6600%,葡醛酸钠注射液价格虚高9137%,真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2008—2012,在国家投入了2万多个亿的背景下,个人卫生支出的金额不降反升,从2008年的5875.86亿元上升到2012年的9654.55亿元,增加了3778.69亿元,较2008年上涨了64.31%。

 

可以这样说,刘振秋、郭剑英等等人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加价率管制政策的危害远超任何一次世界战争,远超任何瘟疫,早已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不顾药物滥用所导致的亿万患者倾家荡产、人财两空,不顾药品回扣把几百万白衣天使腐蚀为吞噬患者血汗的白眼狼,不顾几万亿医改资金打了水漂,为了自己的那一点权力和个人的那一点蝇头小利,致十几亿人的医疗保障于不顾,虽万死不能足其所为,罄竹难书恶贯满盈。他们逼死的不止王氏夫妇二人。

 

我有一个医生朋友,有一次和他聊起关于医生拿回扣的事。我本身对这样的事很谨慎的聊,但是他的一句话“有回扣,为什么不拿啊?”本想再说就此打住了。医生收受药品回扣成为普遍现象,且愈演愈烈,毁了我们一代医生,让白衣天使成为谋财害命的白眼狼。

 

很多人宁肯相信江湖术士,也不愿意相信白衣天使。哪一个医生不愿意被人尊敬落得“悬壶济世、医德高尚”的美名。但是现在穷人基本就不要进医院,感冒一次进医院都得吊瓶上下几天,不花一千八百的是治不好的。

 

经济发展好了,咱老百姓的病也难治了,感冒尚且如此何况大病。从道德和良心上来讲我还是相信我们的白衣天使,不论是医生、药厂家、患者、还有我们的广大百姓,本身都不是良坏透之人。罪恶的源头是上述贪官污吏所制定的体制。体制拥有巨大的力量,这张大网包含了全国人民,控制着全国人口的健康和生活。生老病死谁都离不开,没有人不进医院,由于前任贪官一手抹黑的医药市场,在越穷的人面前越黑,在越是贫困的地方越是暗无天日没有一丝亮光。大家是否还记得假疫苗事件,这件事又让我想起鲁迅先生所写的《药》,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时代,杀人的热血是可以治“哮喘”的。在我们的时代什么可以治“心黑”,什么可以治“冷漠”,什么“药”可以治我们的国家医药体制。

 

无药可以治好我们的医药体制。不断地说深化改革、不断地说要调控药价、规范药品市场、加强监管、引入监督机制,这都是给社会给百姓打的麻醉剂。请问谁在监督?如何监督的!涨价还是几家吃饭开会就定了的事,还是固定的人参加听证在定下来的事。谈待遇讲奉献说福利都肤浅,医疗体制已经病入膏肓,杀几个贪官、除几个院长、治几个黑心医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国家生病,痛的是百姓,伤的是根基。足寒伤心,民寒伤国。如今我们的百姓是病在肌肤,但是我们的体制已经病入骨髓。

 

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沁园春·药                

华夏风光,千里求医,万元红包。望江湖术士,悬壶济世;白衣天使,竟数钞票。举国上下,药价上涨,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主治医师,分外妖娆。

 

医改如此多招,引无数高官医生竞折腰。小病入院,大病治疗;重病患者,无处可逃。一得癌症,王氏夫妇,结伴上楼往下跳。俱往矣,数房价药价,还看今朝。

 

医改乱象如若不治,伤及百姓祸及国家。如此,必是怨声载道,民怨沸腾。医改体制,事在危急,若能大刀阔斧,标本兼治,民心可保,亦免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生灵涂炭。转祸为福,在此一时,万不可儿戏。杀官诛医者,乃下下之策。开膛破肚去黑心,当废旧制建新法,壮士断腕医药分家,立新制度、引入监督、规范行业,诸如此类改革方能见效。

 

药可医民,法可医国。

祭王氏夫妇,汝之不幸,国不幸。痛心疾首,肝肠寸断,血泪沾巾。本应举国哀号祭奠,刘振秋、郭剑英此二人当杀身诛心而死。黄泉有觉,来品来尝。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蓝菇,想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