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凋零的中国回收业

2016-09-0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导读:废品回收行业是被人们严重忽略的一个行业,它给环境保护,资源利用带来了巨大的效益。当前中国生活废品回收率仅达20%,而发达国家在50%以上。中国政府对废品回收这种公益行业不够重视,仍由其在市场自生自灭,与此同时中国政府还更青睐有污染性的工业,中华儿女的家园不应该这样被践踏。
       


收集家里的塑料瓶、啤酒瓶甚至纸盒子卖给收破烂的换零花钱,想必这是许多8090后一代人成长的记忆。早在上个世纪末至2005年前后,宁静的居民楼里仍然荡漾着收购废品的吆喝声,如今这些年代的烙印逐渐褪色。但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一些废品不但没有减少甚至反有增加的迹象,可为何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中国回收业却逐渐萎靡。那这批被社会抛弃废品最后去了哪里?中国回收业是如何走向衰退的?这样的现象反映了当下中国怎样的一个现状?



废品一直在增加,收废品的人却越来越少        


很多人对卖废品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纸、瓶、铁,这三个金牌大项目。而可以先看到以下这样一组数据,中国从2006年到2016年第一季度的最新软饮料市场数据显示,从2006年至2015年,整个软饮料市场是呈增长模式。软饮料市场的增长意味着同样塑料瓶也会增加,如果按常规逻辑来计算,2006年往后正是收购废品的好时机,除了饮料瓶,钢铁,数码电子中国在近些年都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速度水平。可恰恰相反,自2006年开始,中国回收业开始历经衰败之路。        


不仅如此,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当代人已经慢慢摒弃了积累废品卖给回收商的习惯,大部分塑料啤酒瓶废纸废铁懒洋洋地铺满在垃圾堆上、工业地、街道边。这些许多本可以回收再生以及变现的废旧资源到如变得今无人问津,现在回收商甚至省去了挨家挨户找资源的步骤,连0成本捡现成都觉得成了麻烦?



人力、地价的成本上涨削弱了利润点        


江西省丰城市曾被称为靠收破烂起家的城市,在90年代至2005年期间,从这里孕育了一个个垃圾大王(不存在歧视和讽刺),他们依靠倒卖二手废弃资源住进了别墅,早早地开上了轿车。但如今在丰城市,已经没有多少人在继续从事着收购二手废旧资源的工作了。      


业内人士认为,人力、地价等成本上升削弱了利润点,是二手回收行业相继倒下的主因。2008年后,中国房价、地价急速攀升,一连翻了好几倍,这对于回收商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拿丰城市商品房的价格浮动来看,08年以前丰城市的商品房价格为2000元左右一平,如今达到6000元左右的水平,直接增长了两倍,而据房地产商透露在丰城城市郊区一亩地也上涨到300多万元的水平。        


对于二手回收的业内人士来说,饮料瓶、钢铁、玻璃都需要大面积的空间来存放,以前回收商可以在市中心有个仓库点。但由于地价房价的上涨,这些点只能被挤到郊区甚至乡下,因为许多回收商的利润已经低到可怜更不足以支付增长过快的城市房价。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原材料价格也都下跌了不少,比如在2000年左右时,一个饮料瓶可以卖到8分钱到1毛钱的水平,而现在中国内陆城市饮料瓶只有3毛钱一斤行情。虽然原材料价格的下跌对回收商来说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如果房价没有增长这么迅猛,仍然可以保持一定利润。但房价将回收商逼到了外围,这又增加了运输成本,许多回收者要骑着三轮车往返城市与郊区之间,特别辛苦。       



 


回收废品是一个辛苦的行业,玻璃碎片和锈铁皮非常容易割伤,这是一种工伤风险,鉴于跑医院一年比一年贵,这种风险成本也在增加。但关键还在于劳动力价格的增长,翻到07年左右的一些社会报道,媒体记者在采访一些废品回收的师傅,他们表示每个月能从回收商那边挣取1500元左右。在当时不算高,但对于缺少知识背景的一般劳动者来讲,勉强可以生存下去。而到了10年左右,一些基本的杂活,如搬运工、服务员、保洁、保安在中小城市也有小2000人民币一月的收入,远高于回收废品的收入增长,并且从事以上行业还会相对更轻松一些。而废品商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开出更高的价格才能雇佣到劳动者,但从当前形势来看,废品商承担不了这样的压力。


缺少废品回收机制对中国伤害很大        


在中国很多公民似乎低估了废品回收的作用,先看一组数字。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河流数量开始骤减,对比2014年的数据,中国河流在几十年间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目前超过三分之一的河段已经不适合用于农庄灌溉,在北方百分之70的地下水已经不适合人类接触,而中国是一个贫水大国仅占有全球百分之6的水资源,而这片土地生存了20%的地球总人口。造成这个现象是因为环境的污染,有工业污染,也有废弃垃圾的污染。        


当一大批废纸、玻璃渣、锈迹斑斑的钢铁塑料瓶没有被及时处理,甚至被简单丢弃在荒山野外,经过一段时间这些废弃材料被埋盖在土地中,分解出有害的金属元素,这将严重破坏土地元素结构,成型一大片毒土地,截止2015年,中国已经有10%的毒土地不适合农耕,而如果中国有足够的废品回收机构或者商家将大大减少对环保造成的危害。        


为此,中国政府每年需要投入1-2万亿元来整治环保,实际点说,这其中绝大多数环保投入浪费在了行政费用当中,真正能落实到环保的金额非常之少。伴随着回收商也开始减少,一些落后的地方政府如何处理由居民消费水平提高不断增升的垃圾数量?一些落后的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预算去保证一些垃圾按正规流程处理,焚烧成了无奈便捷的办法。可这众多废旧品的燃烧将排放出更多有毒物质,又形成了环境污染,这也是导致中国连年城市空气质量下降的一部分原因。        


与中国截然不同的国家日本,随着工业的发达,回收产业并没有倒塌反而蒸蒸日上。日本政府在回收商业上做出了很大努力,不仅是提高了废弃物品丢弃的监管力度,同时积极扶持一些废弃工厂,让一些废旧材料得以二次利用。2015年,日本废弃产业材料中的百分之55得到了再次利用,全国仅有百分之3的废料由于技术或成本限制只能填埋。而中国政府在扶持废弃工厂、废弃回收业以及废旧材料监管上都没有显示出足够的担当。        


废品回收业的社会作用在中国被严重忽视,中国庞大一个废品回收业倒下也没有受到社会足够的关注和引发公众的思考。虽然没有直接的数据能指明废品回收业对中国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毕竟环境污染统计是个庞大的工程。但中国居民可以观察到,在中国废品回收业倒下后,中国的环境是否变得越来越差,媒体曝光的雾霾、地表沉降、水污染是从何时大幅出现的?



建立建全废品回收机制以及公开污染数据        


中国环境污染到底有多严重,这个连业内的媒体记者也无法获知,中国政府部门公布的数据少之又少,并且缺乏对数据的监管,无法确定官方的数字能否反映当下的问题。中国的媒体记者缺少环境污染的一些数据,难以向公众做出真正的环境污染报道,引起全民社会的关注。在这一方面,政府需要尽快完善公众对环境污染程度的知情权调整。        


同时中国也应该建立建全废品回收机制,不仅仅是在处理一些废报纸、矿泉水瓶、钢铁,更应该辐射到电子、生活垃圾、废弃家电等多个领域。中国政府应该大力扶持或者牵头一些社会资本关注废品回收行业。据业内《中国塑料机械网》的调查显示,中国对二手生活废弃品的回收率只徘徊在百分之20左右(建筑垃圾仅5%),利用率就更低。如此低的回收率不仅给居民生活带来了不便,也造成了环境污染。        


现当今发达国家废品回收率大概在50%以上,日德国家高达60%。就目前来看,至少中国的废品回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在回收的过程中不仅能减免政府对环境治理的开销也能创造一笔额外的利润。        


政府不能对类似于废品回收这类有益于社会(环保)等企业放其在市场中自生自灭,这种带有公益性的产业应该接受到来自政府社会的扶持,而中国政府恰恰走反了方向,一些地方更热衷于有污染性的企业入驻。目前废品回收行业面临人工成本、低价高等制约发展的问题,政府应该帮助公益性的行业解决社会造成的问题,比如帮助废品商建筑一些暂时废弃储藏点,或者以低于市场行情价格出租给这些行业人士。政府也可以拉动一些社会资金入驻给回收产业,让废品回收形成规模,更有效率更加专业。      


环境污染是中国政府当前需要严肃面对的问题,中国老百姓值得为量子卫星骄傲,中国老百姓也非常看到中国取得进步和发展。但中国政府应该多兼顾国家利益和国民利益,两者不应该倾斜对待。环境污染与中国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而中国政府在整治和投入方面远低于国际标准,希望以上这些能引起关注和重视,保卫家园,人人有责!